东西问|马来西亚“狮痴”萧斐弘有何舞狮情怀?

全文2266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马来西亚“狮王”萧斐弘接受中新社专访,分享马来西亚舞狮的发展历程和文化内涵。

02舞狮在马来西亚社会得到广泛认可,成为跨族裔的文化财富,萧斐弘认为舞狮的吸引力在于形神结合。

03除了传统舞狮,马来西亚舞狮界还在形式上不断创新,如高桩舞狮,已被列入马来西亚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04马来西亚政府日益重视舞狮,教育与体育机构与舞狮界合作,将舞狮精神写入学校课本。

05萧斐弘表示,中国与马来西亚舞狮界应在传承舞狮文化、向世界推广舞狮文化上携手合作。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中新社吉隆坡6月21日电 题:马来西亚“狮痴”萧斐弘有何舞狮情怀?
  中新社记者 陈悦
图片
  舞狮早年随华侨漂洋过海来到马来西亚,如今已成为广受当地各阶层、各族裔欢迎的民俗。有“马来西亚狮王”之称的萧斐弘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谈及舞狮在马来西亚走过的发展历程,舞狮为何能得到马来西亚社会的广泛接受,及其眼中舞狮所蕴含的文化传统与精神内涵。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您曾数十次获得马来西亚及世界性舞狮比赛冠军,被誉为马来西亚“狮王”。在您看来,舞狮运动目前在马来西亚发展如何?
萧斐弘:我年近70岁。60多年前,当时的生活没什么其他娱乐,所能接触的都是一些中华民族传统草根文化,包括舞狮在内的中华戏曲、中华功夫等传统文化为马来西亚华侨华人提供了最多的休闲娱乐。
  我初次接触舞狮是在华侨华人的春节。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觉得舞狮“很威武”,立刻被打动。年龄稍长后,我就投入到舞狮工作,并从此沉迷其中,有幸与马来西亚舞狮文化共同走过50多个春秋。因此,相比所谓的“狮王”称呼,我更愿意被称为“狮痴”。
  舞狮很早就随着华侨下南洋,在马来西亚落地,并一直在民间传承。在早期,舞狮局限在华人社会中,且主要是在春节等节庆上扮演“烘托气氛”的角色。进入20世纪70年代,舞狮在马来西亚社会逐渐走出原有的“圈子”,开始全面发展。
  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很多华人社团和华人文化工作者开始有意识地积极发展与推广华人文化。舞狮作为华人文化的重要内容,迎来大发展的时代。尤其是当时华社创办了很多舞狮比赛,这无疑成为舞狮在马来西亚发展的一大动力。舞狮比赛的普遍举行,不但吸引更多青年投入到舞狮中,也推动舞狮界开始订立相关条例、规则,令舞狮在马更加规范发展。
  随着舞狮在马来西亚的发展和普及,舞狮的文化价值和观赏性也受到华人之外的马来西亚各民族的普遍肯定。不少马来西亚其他族裔民众,也开始在重大活动和节庆仪式上请来舞狮助兴,还有很多其他族裔民众投入到舞狮运动中。我的弟子中有华人,也有马来人、印度裔及世界其他国家的人。
  马来西亚政府也日益重视舞狮。马来西亚教育与体育机构均与舞狮界开展合作,教育机构甚至还把舞狮精神写入学校课本。
  可以说,舞狮在马来西亚社会已得到较为广泛的认可,成为跨族裔的文化财富。
图片
萧斐弘向学员传授舞狮技艺。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在您看来,舞狮为什么能在马来西亚获得广泛欢迎?
萧斐弘:在我看来,舞狮讲究形神结合,方能真正打动观者。
  所谓“形”,首先就是狮头的外观。好的狮头,生动传神,很好传达出百兽之王的威武。
  其次,就是舞狮的外在技艺,舞狮者通过自己的表演,表现出“喜、醉、怒、睡、醒、静、动、惊、疑、怕”等雄狮百态,并注入表演者的感情。
  所以,舞狮仅从视觉效果而言,外观和技艺展现就能“吸睛”,让他们沉浸其中,喜爱非常。
  所谓“神”,在我看来,则是舞狮技艺所蕴含的文化内涵。我认为,要成为一个好的舞狮表演者,需要具备“八德”,即“忠、正、毅、勇、智、诚、和、礼”。比如“忠”,就是热爱国家。舞狮活动,只有在太平岁月、繁华盛世才能兴盛。因此,每一个舞狮者一定都发自内心期盼国家繁荣强大、团结安定、社会和谐,这同时也是“八德”的和。又如“勇”,就是坦然面对挫折的勇气;“毅”是保持恒心和毅力;“正”是分辨是非,学习狮艺者,不但要具备这些基本心态,还应该把它外化为生活之道。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在推广舞狮的同时,就注重向马来西亚其他族裔宣传舞狮的文化内涵和精神理念。时至今日,舞狮在马来西亚被认可,高桩舞狮还被列入马来西亚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既是对舞狮观赏性的认可,也是对舞狮文化内涵和道德价值的认可。
  而且,舞狮所体现的这些文化内涵,是具备普世性的,因而不仅在马来西亚社会,在世界范围内都被越来越多人认可。我有一位来自西班牙的弟子,在马来西亚学习狮艺后回到西班牙继续推广,获得当地民众欢迎。当地很多机构还专门邀请他去主讲“狮艺八德”。
图片
萧斐弘向学员传授技艺。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马来西亚舞狮界在传承舞狮传统文化的同时,又有哪些创新与发展?
萧斐弘:舞狮无疑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我们在发展舞狮时,既不可能忘记其来源,也会坚守舞狮的文化来源和精神情怀。马来西亚舞狮界还很重视对传统舞狮的整理和规范,做好传承工作。以我个人而言,我创作了一套规范的醒狮鼓谱、舞狮功架口诀,并撰写了狮艺书籍《狮论》一书用于教学。
  另一方面,在坚守传统的同时,舞狮也要与时俱进,在形式上不断创新。毕竟,保存传统若变成“保守”传统,任何文化都得不到发展。
  高桩舞狮是马来西亚舞狮界对舞狮的一大创新,现已被列入马来西亚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马来西亚早期的舞狮,同样也是传统的平地舞狮;后来,随着舞狮比赛的普遍举行,表演者就融入越来越多的创新,先是开始使用器材,再发展到高桩舞狮。高桩舞狮的发展,也经历了一个反复探索的过程,最初的桩是矮桩,大概只有1米左右高;后来,桩越来越高,甚而高至6米多。但过高的桩不便于观众欣赏,对表演者也存在风险。经过探索,我们最终确定了高度较为适中的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前往世界各地参加国际比赛,汲取中国和其他国家舞狮同好的意见,最终在将高桩舞狮进一步完善的同时,也将它推向世界。
图片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一商场内举行高桩舞狮迎新春。赵胜玉 摄
  此外,马来西亚的舞狮过去主要用南狮,狮背比较长,不易于表演者发挥。我们在实践中将狮背改短,从而加强了舞狮的观赏性。
中新社记者:在您看来,中国与马来西亚舞狮界未来在传承舞狮文化,向世界推广舞狮文化上有哪些可以携手合作的地方?
萧斐弘:中国在舞狮技艺和舞狮推广上具有更丰富的经验和更大的成果,这是值得马来西亚舞狮界借鉴的。
  我从20世纪90年代起,就多次赴中国进行交流,与中国同好的互动十分频密,合作十分密切。
  我想,两国舞狮界都应有共同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去发展舞狮、向全世界推广舞狮,自然在未来会有更广阔的合作空间。(完)
受访者简介:
图片
  萧斐弘现任马来西亚弘德体育会狮艺总监,祖籍广东潮州,从小练习舞狮,后来创立了万胜行龙狮艺术制作坊,狮头产品供不应求,并获马来西亚国家工匠大师奖。萧斐弘更广为人知的称号是“马来西亚狮王”,他带领舞狮队屡屡在国际舞狮大赛中获奖,将马来西亚舞狮推向国际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