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马路牙子边,挤满了午睡的新中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