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中国·运载千秋 |讲好“天下粮仓”,“复活”大运河文化遗产

图片
中国大运河回洛仓遗址大门前的标识石。人民网 程明辉摄
6月16日,中国大运河回洛仓遗址草色青青。这里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隋代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国家粮仓遗址。
一大早,洛阳隋唐大运河文化博物馆和回洛仓遗址两处场馆的讲解员王欣翠便赶到了回洛仓遗址,换好工装并配好了讲解设备。今天有一个省外的旅行团预约来此参观。
旅行团准时抵达,王欣翠笑盈盈地迎了上去。
“中国大运河包括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大运河三部分……它促进了中国南北物资的交流和领土的统一管辖,反映出中国人民高超的智慧、决心和勇气,以及东方文明在水利技术和管理能力方面的杰出成就。”
仓窖是回洛仓遗址的“核心看点”。整个回洛仓城面积约50个足球场大,仓窖区占比超过了一半。王欣翠介绍,根据仓窖分布规律,考古人员推算,整个仓城的仓窖数量在700座左右。
图片
道路旁用绿篱围起来的未发掘仓窖。人民网 程明辉摄
图片
通过绿篱标识可直观看出,每一个仓窖直径10米左右。人民网 程明辉摄
“根据大运河遗产保护规划,对未发掘的仓窖采取绿篱标识的方式保护展示。每一个绿篱圈下都是一个未发掘的仓窖。”引领着游客,王欣翠边走边讲,“当年每座仓窖储放粮食大约55万斤,按照700座仓窖计算,回洛仓总储粮大约3.85亿斤,称得上‘天下粮仓’,可见回洛仓城规模宏大,储量惊人。”
湛蓝的天空下,数百个绿篱圈东西成排,南北成行,布局整齐有序,场景蔚为壮观。游客们纷纷拿出手机,从各个角度拍照留影。
“为什么这里存了这么多的粮食?这些粮食又是如何运过来的呢?”拍照间隙,有游客好奇地问。
“说起这座粮仓,就不得不提隋唐大运河。隋炀帝迁都洛阳后,当时帝国的政治和军事中心在北方,附近地区所产的粮食不能满足京城所需。而这一时期南方江淮地区的经济有了较大发展,北方所需要的物资,特别是粮食,有很大一部分要依靠江淮地区供应。利用水道调运粮食等物资的漕运,是一种最为经济便捷的方式。于是,在开凿大运河的同时,回洛仓也应运而生。从此,隋唐大运河成为帝国的生命线,充盈的粮仓缔造了隋唐两朝的鼎盛与辉煌,这也充分印证了大运河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功能。”王欣翠娓娓道来。
听完王欣翠的解答后,这位游客若有所思,似乎在畅想着南下的粮船、北上的漕运,沿着这条人工水道,源源不断地将粟、黍、稻、菽运到这里的繁华场景。
在前往回洛仓遗址展厅的路上,王欣翠又给旅行团一行生动地讲述了回洛仓遗址发现、保护和发掘的历程。特别是李密带领瓦岗军攻占回洛仓,隋将王世充与李密粮衣交换的壮烈故事,似乎将游客引入了隋末群雄竞起、鼓角争鸣、抢夺粮仓的历史传奇中。
图片
仓窖呈口大底小的圆缸形,周壁和底部保留有木板和黑灰以及火烧过的“防潮层”。人民网 程明辉摄
图片
仓窖内剖面展示了整个仓窖在不同年代的淤土堆积情况,淤土可细分为近千层,反映出仓窖内淤积层为长期自然形成,无人为回填迹象。人民网 程明辉摄
不觉间,旅行团一行走进了回洛仓遗址展厅。
“2012年为配合中国大运河申遗,我们对回洛仓遗址又进行了勘探、发掘,对仓城的布局和规模有了更清晰的了解。”指着C46仓窖口,王欣翠介绍,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仓窖遗址,洛阳市建设了隋唐大运河仓窖遗址考古公园、仓窖遗址保护展示中心、隋唐大运河文化博物馆等项目,这些项目不仅对仓窖遗产进行了大篇幅展示,也成为宣传大运河遗产的重要窗口。
“回洛仓从建造至今,已历经千年之久,是大运河丰厚文化遗产中的代表。除了仓窖遗产,河道、堤防、驿站、码头、桥梁……河南大运河遗产丰富,类型多样,是大运河流经核心区最多的省份。”讲解最后,王欣翠把话题转向了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
据了解,为保护好、传承好大运河文化遗产瑰宝,近年来,河南坚持加强与国家规划有机衔接,突出通水通航、突出重大标志性项目建设,注重文化遗产保护、生态环境优化和文旅融合发展,打造了大运河璀璨文化带、绿色生态带、缤纷旅游带,让“陈列”在中原大地上的世界文化遗产“活”起来。
“关注大运河文化遗产,传承中国大运河的灿烂文化。”王欣翠真诚地说。
(责编:辛静、徐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