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给羊投保是假的!”投资者指控众牧宝造假,记者实探:办公地被封已月余

全文3193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养羊理财平台“众牧宝”出现用户无法提现的情况,客服公告称账上已没有资金,资金去向不明,警方已经介入。

02《华夏时报》记者探访众牧宝母公司众牧科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办公室,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前后门均贴有封条。

03有投资者表示,众牧宝的产品收益高达13个点,让他们警觉的是每只羊都上了保险,但没想到保险都能作假。

04事实上,众牧宝前高层疑似与合作的牧场老板是同一个人,曾被24次限制高消费。

05专家提醒,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投资者要警惕,不要随意听信他人介绍,具备一定的投资知识。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众牧科技正门已贴上封条
近日,养羊理财平台“众牧宝”出现了用户无法提现的情况。众牧宝客服发布公告称,目前账上已没有资金,资金去向不知,警方已经介入。
6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探访了众牧宝母公司众牧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众牧科技”)官网显示的地址,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其公司前后门均贴有封条。
图片
透过门缝拍摄到的众牧科技正门里面的环境
青岛一位投资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让我放心的是每只羊都上了保险,让我警觉的是13个点的收益。但没想到他们连保险都能作假。”
物业人员也表示,一个月之前警察介入带走了一些人。这些人干的是诈骗,属于经济类案件由经侦受理,自己每天都会拍摄封条照片发送给相关部门。
此外,记者还发现,众牧宝前高层疑似与合作的牧场老板是同一个人,曾被24次限制高消费。
前后门均贴有封条
图片
办公场所悬挂的招牌
图片
众牧科技后门同样贴有封条
记者来到了众牧科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办公室,其所在楼层挂有“众牧鲜生”的招牌,不过其前后门均贴有封条,封条日期显示2024年5月18日。
图片
众牧科技公司注册地址
随后,记者又来到众牧科技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公司注册地址,该地址目前所挂招牌并非众牧科技,而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里面只有一名前台,并无人员办公。
记者致电众牧科技官网客服电话,已无法接通。
社交平台显示,有不少投资者无法提现,失去了和平台的联系,现已选择报警。
众牧宝宣称,“人人都可以是牧场主”,花1000元领养一只羊,120天后获得相应受益。
有投资者表示,2023年接触到了众牧宝,花1000元,通过众牧平台在牧场寄养了一只小羊,4个月到期后,可以要羊产品,也可以返回本金和销售分成。
来自山东青岛的小雷(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他于2021年接触到众牧宝,刚开始并不相信,就花了1000元钱认养了一只,到期后赚了120元。第二年胆子就大了起来,购买了期限最长的360天的产品。几年来他一直复购产品,直到平台爆雷前,一共赚了12000元左右。
据小雷介绍,众牧宝的产品期限分为40天、70天、90天、120天、240天和360天,40天的产品收益是7个点,360天的产品收益将近13个点。天数越长,收益越高。
他说,自己偶尔会通过平台的监控看一看小羊仔,监控里可以看到不同的牧场。平台会邀请买羊人去线下牧场参观,自己虽然没有去过线下牧场,但是见过拍的照片。
“我算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真正让我打消顾虑的是,他们给每只羊都投保了。我心想既然已经投保了,如果羊出现什么问题,至少我的本金能拿回来,就不可能亏钱。”小雷透露,“爆雷之后有人分享说他们的投保合同都是伪造的假合同,真是没想到。”
小雷说,原本只是自己在投资,后来媳妇也开始投资。“她投资这个非常疯狂,有一种类似于打折促销不买就吃亏的心理。”小雷表示。
“我们家最多的时候投资了20万元,有200多只羊。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开始有些抵触了,也非常担心,现在市面上高收益产品不多,这个产品怎么会有高达13个点的收益。我们就开始慢慢往回撤,到期了就不再买,直到现在还有70只羊没到期,20万元投资撤出了13万元,还有7万元没收回。”他说。
“这件事情可能从头到尾都是假的。我们家赔了7万元,媳妇心疼的不得了。”小雷感慨到,产品收益实在是太高了,但自己发现晚了,目前已报案。
“不明不白、利息太高的产品,今后不会再碰。”他说。
请立刻停止买羊!!
记者打开众牧APP,界面资讯显示“请立刻停止买羊!!”该公告阅读数超过一万,有三四千条评论。有投资者称,“已经中毒太深,还在天天签到”。根据众牧科技旗下公众号“众牧羊村”披露的数据,截至2024年1月份,众牧平台的注册用户突破17万人。
APP首页显示,“在这里,您可以吃到天然、健康的内蒙羊肉。动动手指,认养自己的小羊,就可以有养羊收入。”APP界面有“认养大厅”“羊村商城”“还有一起玩”等模块。例如,邀请好友可获得积分奖励。再如羊村商城是众牧的积分商城,肉丸就是众牧的积分。用户可以使用肉丸在羊村商城兑换实物商品和虚拟肉串、养羊红包等。
记者发现,其“认养”功能目前已无法使用,另有多个牧场监控视频,也无法打开。
众牧APP披露的“运营月报”停止在今年4月。月报显示,4月累计认养88117只羊,出栏85083只羊,当月羊肉产品发出3256份,收入约765万元。月报称,截至4月底,认养羊只数量最多的用户认养了1531只羊,单个用户收入最高约19万余元。
此外,记者还发现了另外一款名叫“众牧鲜生”的APP,与众牧APP一样,其版权同属于众牧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据介绍,“众牧鲜生”APP是一款购物软件,其中商品多是生鲜类,包括牛羊肉、猪肉、蛋类等十余个品类。
力农羊业法人曾是众牧宝高管?
图片
众牧科技线下办公场所
众牧科技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为羊产业搭建数字化订单农业平台”,业务涵盖智慧牧场监控业务、数字化畜牧业、订单农业系统,合作牧场羔羊采购业务覆盖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河北、青海、新疆等主要牧区。
官网介绍,其合作的牧场共有5个,分别是力农羊业、新禄牧场、苏尼特、草原部落和进利来牧场。名下品牌有草原领头羊、咩小鲜、牛前牛后,销售渠道包括京东、每日优鲜、小肥羊等。
天眼查显示,众牧科技法定代表人为成辽,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成辽、陈昶、朱道飞、雄鹰(上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共同持股。风险信息显示,今年5月,该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历史股东信息显示,吴某江和哈某良曾是众牧宝高层,前者于2015年8月退出。
记者发现,众牧宝的合作牧场“力农羊业”位于五原县。而五原县有一家名为“五原县力农饲料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股东同样叫吴某江,且天眼查显示的该企业图标与众牧科技官网显示的力农羊业图标相同。而该企业在2020年欠税总金额将近29万元,在2018年有多个司法拍卖信息,涉及法律诉讼40余条,在2018年便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而吴某江本人在2018至2021年间24次被限制高消费。
“云养殖”受年轻人欢迎
如今,运营了9年的平台突然爆雷,有网友认为并不奇怪,“几年前就有公司玩过了,没想到卷土重来”“天上不会掉馅饼,高利保本是陷阱”。
通过改造传统农牧业产业链,让投资者以“云养羊”的方式投资,在合作农场代养羊。众牧宝则是管理方,一端连接投资者,另一端连接牧场,使三方都能获得收益。投资者无需直接参与养殖过程,通过平台监控所投资羊只的生长情况,羊出栏后,投资者可以把羊兑换成羊肉或者现金收益。
近年来,“云养殖”概念迅速兴起,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关注和参与。
“风吹草低见牛羊。自己每天生活在都市里,在遥远的牧场有自己饲养的牛羊,是个非常惬意的事。”有年轻人表示。
“云养殖”的商业逻辑,是将传统的农牧业养殖模式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通过数字化手段创新养殖业的运营方式,提升效率、增加透明度、通过建立消费者信任,打开新的销售渠道。
然而,部分平台把“云养殖”作为幌子,实际上从事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违法活动,给参与者造成了经济损失。
部分项目通过夸大预期收益,利用高回报率吸引投资者,也有鼓励现有成员招募新人加入,形成层级结构,进行传销活动。这类项目通常以购买牲畜为名,通过承诺保本的高额回报吸引投资者,其回报率远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实际上,投资者并不知道所谓的牲畜是否真实存在,平台也很可能构成违法犯罪活动,一旦平台资金链断裂,承诺的回报便无法兑现。
需警惕高回报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沈哲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案件事实来看,如果受害人和众牧宝养羊理财平台之间签订的协议中写明了投资回报方式,就不属于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众牧宝养羊理财平台,是否将收到的资金用于公司、企业的设立、生产和经营,是决定其构成集资诈骗罪的重要因素。”沈哲表示。
司法实践中,行为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认定其行为属于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1)集资后携带集资款潜逃的;(2)未将集资款按约定用途使用,而是擅自挥霍、滥用,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3)使用集资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
沈哲表示,本案件属于投资失败的民商事案件,还是涉嫌集资诈骗等罪名的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对案件侦查、调查取证中的实际情况是决定案件性质的关键。
素喜智研高级研究员苏筱芮也提醒到,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对于声称高回报的项目,投资者要十分警惕,不要随意听信他人介绍。投资者自身也要具备一定的投资知识,了解平台运作模式,像公司历史、资金流向、风险控制等。正规平台不会一味宣传投资回报率,而是把投资风险标注在醒目位置。即便在投资后,投资者也应定期查看平台动态和行业新闻,一旦发现异常应立即向有关部门反映。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