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太阳更圆”:为何新西兰年轻人集体前往澳大利亚发展?

报道来自:the guardian
图片
奥克兰,新西兰最大的城市。由于生活成本压力,离开新西兰的人数创下了历史新高,其中一半以上的人前往澳大利亚。
疫情过后,新西兰开放边境,人们立即开始离开。对于当时在惠灵顿担任国家广播电台记者的24岁记者柯斯蒂·弗雷姆(Kirsty Frame)来说,这种失落感一直挥之不去。
“告别晚宴一个接一个,酒水饮料一杯接一杯,我想这已经开始让我感到疲惫不堪了。”
对她而言,这座城市的美丽源于其居民。“如果说惠灵顿之所以成为宜居宜业之地是因为我的社区,而现在我感觉这里没有了,而且与我同龄的人也越来越少,那我还能做什么呢?”
她曾考虑搬到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但听说那里也感觉空荡荡的。她也曾考虑过伦敦,但英国似乎太遥远了。最终,在2023年中期,她搬到了墨尔本。
此后,离开新西兰的人流加速。如今,由于生活成本压力增加,居民就业机会有限,离开新西兰的人数创历史新高。新西兰统计局的临时数据显示,截至4月,净流失公民人数为56,500人,比之前的最高纪录增加了12,000人。
图片
新西兰人克里斯蒂·弗雷姆(Kristy Frame)因经济原因于大约12个月前移居墨尔本。摄影:Penny Stephens/《卫报》
另有数据显示,最近离开新西兰的人中有一半搬到了澳大利亚。现在,专家们担心严峻的经济形势意味着离开新西兰的人可能不会回来。
移民公司Malcolm Pacific的负责人大卫·库珀(David Cooper)表示:“我们无法与澳大利亚的工资水平竞争。有些人认为新西兰已经落后了,所以他们用脚投票。”
弗雷姆说,在新西兰,“感觉就像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而在墨尔本,她找到了一个收入更高的通信工作,还租到了租金更低的公寓。
“我在这里可以开心地生活很长一段时间。我想我会长期留在这里。”
澳大利亚的“草看起来更绿”
新西兰年轻人出国旅行的传统由来已久。据经济咨询公司Infometrics首席预测师盖雷斯·基尔南(Gareth Kiernan)称,近期出国人数激增并创下历史新高,部分原因在于疫情期间旅行限制和不确定性导致人们推迟旅行计划,积压了大量出国旅行需求。
其中就有约书亚·斯科特(Joshua Scott),他在惠灵顿经历了疫情,然后决定搬到英国。欧洲冒险和更大城市的前景吸引了他,这位29岁的年轻人去年定居在伦敦东部,并在医疗保健领域找到了一份工作。
许多新西兰人做出了类似的举动,这让他更容易适应新环境。他说:“除了在惠灵顿认识的人之外,我在这里没有真正交到新朋友。
图片
悉尼的购物者。摄影:史蒂文·萨福尔/美联社
但据库珀和基尔南称,新西兰人口外流的原因还在于澳大利亚日益增长的吸引力。基尔南表示,随着新西兰逐渐走出最近的衰退,许多公民认为澳大利亚的生活成本更低、工资更高,这可能会导致更多人永久性地移居澳大利亚。
“人们都倾向于跨越塔斯曼海峡,因为那边的草看起来更绿,”他说。
艾米丽·帕特里奇(Emily Partridge)就是最近离开新西兰寻找机会的人之一。这位26岁的年轻人在但尼丁(Dunedin)长大,当她工作的服装公司被卖给新老板时,她开始重新规划职业生涯。
“我所在的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国家,从事的是相对较小的行业,”她说,“展望未来五到十年,我不确定会有多少增长空间。”
今年年初,她决定搬到悉尼,为一家香水品牌工作。
图片
玛亚·维瑞吉
26岁的地质学家玛亚·维瑞吉(Maia Vieregg)则预计近期不会返回新西兰。她去年大学毕业,在惠灵顿或新西兰其他地方找工作时遇到了困难。在最近一次选举中,几个保守党派取代了新西兰前进步政府,她对新西兰的未来感到“既愤世嫉俗且绝望”。
她从未打算出国,但种种因素促使她考虑新的选择。今年1月,维瑞吉搬到了纽卡斯尔——悉尼以北几小时车程的地方——她在一家矿业公司找到了工作,薪水比她在国内看到的任何工作都要高得多。她发现澳大利亚的生活方式难以适应。
“与澳大利亚的物质主义相比,新西兰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地方,”她说。她计划最终回国,但预计不会很快实现。
库珀担心人才外流可能会加剧该国本已严重的技能短缺问题。
“离开新西兰的人数创历史新高,但这些人并非绝望无依。他们都是有技能的年轻人,”他说。
“这些人资质优秀,技能娴熟。很难吸引到我们需要的高技能人才来替代离开的人。”
基尔南表示赞同:“如果经济不景气、生活成本过高导致我们无法留住人才,那么我们的经济状况就非常糟糕了。”
对于许多年轻旅行者来说,生儿育女可能是促使他们回家的动力。帕特里奇预计不会返回新西兰,除非她决定要孩子,而斯科特也将在他准备好组建家庭时返回新西兰。
图片
克里斯蒂·弗雷姆
新西兰人克里斯蒂·弗雷姆(Kristy Frame)出于经济原因于大约12个月前移居墨尔本。她表示:“让我想回去的原因可能是想念家人,或者开始人生的新篇章。或者只是因为想念这个国家,想念它的狭小。”
同时,她甚至不需要回到新西兰就能感受到家的味道。
“这里有很多新西兰人,这有点荒谬,”弗雷姆说,“在这里碰到来自惠灵顿的人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代表日新说观点。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