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卖酒年入不足亿元,却宣称每年控量三千吨——到底多少人愿为听花酒买单?

全文3450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听花酒公司ST春天宣称每年控量三千吨,但四年连亏合计超过11亿元,其中最近三年亏损9亿元。

02公司提出调价、控量和出口三大策略,开启新一波动作,然而市场对其高价酒的销售前景持怀疑态度。

03由于受到媒体报道及相关部门处罚影响,酒水快消业务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04ST春天尚未回复上交所关于听花酒的销售情况、客户信息等问询函,引发外界关注。

05听花酒精品装系列产品终端定价高达5万多元人民币一瓶,公司称要保障出口,但尚无建设好相应的海外经销网络。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堪称“横空出世”的听花酒,一面世就将目光投向金字塔尖,推出58600元/瓶的精品听花、5860元/瓶的听花标准装。遭“3·15”晚会点名一个多月后,销售听花酒的ST春天(600381,即青海春天)全资子公司成都听花盛世贸易有限公司,以违法宣传认罚180万元翻篇。听花酒线下销售门店重新开张,同时,提出调价、控量和出口三大策略,开启新一波动作。
然而,抱着“天价”酒的公司却遭遇着巨大亏损,四年连亏合计超过11亿元,其中最近三年亏损9亿元。疑惑不免而生:标价高昂的听花酒,到底有多少人愿意为其买单?听花酒计划年投放最高3000吨并意图开拓海外市场,又是否在讲新故事?
“3·15”晚会点名后讲投放量故事?
5月初,听花酒操盘企业ST春天在官网一口气连发三个通知,提出对听花酒实行配额制、调整经销商结算价,以及听花酒精品系列产品主要供出口三大措施,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公司宣布,将结合听花酒生产企业产量计划,以及品牌的市场推广节奏和销售情况,从5月9日起对听花产品实施配额供货制,每年投放市场听花产品总量不超过3000吨。其中,计划内、计划外分别不超过1000吨和2000吨。计划内保证经销商年度购进量配额,计划外针对企业申购、特殊渠道产品定制等。同时,调整听花酒标准装经销商结算价,由原结算价调整至3989元/瓶。
吸引眼球的还有,公司称单瓶售价58600元的听花酒精品装系列产品,受到国内外超高端客户的青睐,因其工艺繁复且原料酒标准要求极高,产量一直受到较大限制,因此决定暂停在中国内地销售,集中保障出口供应。
不看不知道,一看可能吓一跳。
不提所谓控量、集中保障出口供应的真实性和调整经销商结算价的意义大小,听花产品计划内、计划外的投放量如果100%能转化为销量,倘若按照听花系列产品一瓶750ml,以及全部以标准装经销商结算价3989元/瓶计算,计划内1000吨投放量若全部转化为销量(简单按照1吨等于1千升换算),ST春天酒水业务营收最高可达50多亿元。
如若计划外投放量也完全转化为销量,合计3000吨对应的是近160亿元的营收。
如果按照一瓶500ml计算,这个金额还会更高。
毕竟,2023年白酒A股上市企业中,营收排名第七的顺鑫农业只有105.93亿元,营收金额排名再往前的均是200亿元以上的区域老大和全国龙头酒企。
事实上,近几年重点转向酒业务的ST春天业绩并不太理想。
2020—2023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24亿元、1.28亿元、1.60亿元和2.14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分别是-3.20亿元、-2.49亿元、-2.88亿元和-2.68亿元。
而且,ST春天还“因最近连续3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均为负值,且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23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带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类型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今年5月初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一年到底能卖多少听花酒?
ST春天有三大主营产品,一是中成药,二是冬虫夏草,三是酒水,前两者组成公司大健康业务板块,以酒水为基础的是公司酒水快消品业务板块。
ST春天2023年报显示:“公司与宜宾听花开展战略合作,共同开展研发工作。公司独家代理宜宾听花生产的‘听花’‘读花’系列产品的销售,销售采取自营加经销商为主、电商销售为辅的模式。”
此外,酒水快消品业务板块“主要为白酒的风味口感与健康化研究、成果转化和酱香风格、浓香风格系列高端白酒的销售。公司为更好地适应市场需求和品牌建设的要求,报告期内对品牌进行了梳理和调整,完成了两个系列产品的升级、定型和发布,酱香PLUS系列白酒包括53度标准装和精品装,容量均为750ml/瓶;浓香PLUS系列白酒包括52度标准装和精品装,其中标准装为500ml/瓶,精品装为750ml/瓶。
“上述两个系列产品,以‘双激活’健康酿酒理论为指导,以醇熟老酒为主要原料,运用‘定向成分编辑’工艺体系,对老酒进行再酿造,开创减害增益工艺白酒,实现产品口感升级和饮用价值的创新。
“报告期内,上述两个系列产品完成了酒体的升级、定型和发布工作。公司通过增加市场营销投入,加强产品创新价值的推广,充分保障经销商利益,拓宽产品销售渠道、在目标市场组织品鉴会等方式开展经营,进一步提升了消费者对产品价值的认知和认可,但受上述产品定型时间晚于预期、原定经营计划受到一定影响,该板块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1.42%。”
ST春天官网2021年2月7日的刊文《听花酒业:关注国民健康需求 开启白酒制化增益时代》中,配有三种听花酒产品的照片,瓶身、外包装都显示名为听花,容量均为750毫升,具体分别为酱香风格酒(53度)、浓香风格酒(52度)、嫩香风格酒(53度)。
还有,公司官网2024年2月5日的刊文《听花酒体定型发布会成功举行》中称,“听花酒于2020年底上市,经过3年的市场测试、科学研发、技术升级与产品迭代得以定型”“听花酒在国内外行业界首创了‘双激活’健康酿酒理论”。
以此来看,公司2023年年报中所称的酱香PLUS系列、浓香PLUS系列均应为听花系列产品。
尴尬的是,ST春天2023年酒水营收为8294.76万元,低于中成药业务的8490.58万元,冬虫夏草业务同比几乎翻番后为3893.12万元,而2020年酒水营收不足1700万元,2021年为接近2540万元,2022年是9364多万元。
而且,公司酒水一年的销量到底是多少,尤其是听花产品,并不为人知。虽然酒水营收高于冬虫夏草,公司2023年报中仅披露了冬虫夏草的产销量及存货情况。2020—2022年,公司的年报也均未披露酒水产销存情况。
白酒A股企业年报都披露了产销量及存货。
2023年营收接近50亿元的水井坊,全年酒销量为11201.23吨(年报为千升,为统一单位,简单按照1千升等于1吨换算为吨),以酒业务营收48.76亿元可测算出每吨平均出厂售价约为43.53万元;倘若均为500毫升一瓶,单瓶出厂均价217元左右。
再看酱酒龙头贵州茅台,去年酒销量73274.04吨,结合酒营收1472.19亿元,可以测算出每吨平均出厂售价约为200.92万元;如果都是500毫升一瓶(简单按照1吨等于1千升换算),单瓶出厂均价在1004元左右。
上述大致测算出的水井坊、贵州茅台单瓶出厂均价,与其产品市场定位、市场售价,也比较吻合。
这意味着,倘若定位超高端的听花酒确实受市场欢迎,出厂售价即便与贵州茅台相当,一年哪怕卖1000吨,营收都能达到20亿元以上。
去年营收不到26亿元的金徽酒,甚至按照不同价位披露了2023年酒的产销量及存货。
上交所也想知道酒卖得如何
ST春天的酒水相关销量情况,上交所也想知道。
2023年年报披露后,ST春天收到了上交所的年报监管问询函,要求公司“分业务列示(2023年)销售收入前20名客户情况”,包括销售金额、商品名称、商品数量等。
也就是说,2023年买走听花酒最多的前20名客户,以及相对应的销量,很可能将被公布。
5月30日,上交所向公司发出《关于2023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下称《问询函》),指向了公司的应收账款、预付款、酒水快消业务发展等问题,其中关于听花酒的问题更是被重点问询。
《问询函》指出,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医药行业和酒水业务,去年两项业务共实现营业收入2.07亿元,医药行业保持增长,酒水业务同比下降,“因受到媒体报道及相关部门处罚影响,酒水快消业务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问询函》因此要求青海春天补充披露一系列信息,其中有一条格外引人注意,即“分业务列示(2023年)销售收入前20名客户情况,包括销售金额、结算方式、回款时间、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商品名称、商品数量、发货地址、收货地址、交易对方名称、是否本年新增客户、注册时间、注册资本、实际控制人、与公司开始合作时间、主要业务联系人等”。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公司说明因广告宣传误导消费者被媒体集中报道后,目前酒水业务的线下经营情况,包括目前尚未营业的门店数量、正常营业的门店数量,以及3月和4月销售数量、销售金额、同比、环比情况。
不过,ST春天并未即时回复问询函。6月14日,公司发布关于延期回复的公告,称公司收到《问询函》后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公司财务部门和担任公司2023年度审计工作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项目人员对有关事项进行落实。由于《问询函》涉及的内容较多,公司为确保回复内容的准确和完整,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延期5个交易日内回复《问询函》。
截至6月21日收盘,ST春天尚未公告回复上述《问询函》。
那么,听花酒原结算价多少?“每年投放市场听花产品总量不超过3000吨”,对听花酒实施配额供货制是否符合实际?超过2023年实际销售数量的部分如何销售出去?对听花酒实行配额制是审慎决策还是营销噱头?
还有,公司白酒的出口规模是多大,主要销往哪些地区,消费群体是怎样的?公司宣称听花酒精品装系列产品集中保障出口,准备销往哪些地区,消费对象是哪些,销售目标又是怎样的?听花酒精品装系列产品终端定价高达5万多元人民币一瓶,公司称要保障出口,有无建设好相应的海外经销网络,同时如何占领海外非华人消费者的消费心智,令其购买并不熟悉、习惯的中国白酒?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记者曾于5月28日致函ST春天,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当然,外界或许更愿意关注的是,ST春天的听花酒故事还能讲多久?
记者 何玉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