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电视综艺IP长寿等于常青吗?

全文3437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你好,星期六》、《王牌对王牌》、《极限挑战》和《奔跑吧》四档国民电视综艺节目在卫视黄金时期诞生,成为各自领域的代表作品。

02尽管四档节目依然处于电视综艺头部地位,但播放量与口碑逐渐衰减,面临内容模式化等问题。

03为了吸引观众注意力,这些节目纷纷寻求创新,如湖南卫视《歌手2024》以直播形式回归,提升全国大屏开机率。

04然而,随着观众审美进步和娱乐方式多样化,电视综艺市场面临更大挑战,需要不断求变和创新。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图片
  《你好,星期六》邀请了不少流量艺人,比如檀健次、王鹤棣、李雪琴等。
图片
李晨是《奔跑吧》的常驻嘉宾。
图片
  《王牌对王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角色。
  娱乐厂牌观察④
  电视综艺,曾有过一段黄金时期。2012年起,各大卫视制作了许多综艺节目,一些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一些广受欢迎,留存至今,成为电视综艺的长寿综N代。本期娱乐厂牌观察,聚焦《你好,星期六》《王牌对王牌》《极限挑战》和《奔跑吧》四档电视综艺节目,探讨国民电视综艺的现状。
 01
  卫视王牌生于黄金时期
  2012年到2013年,《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等综艺播出,一经播出便红遍大江南北,正式开启了几大卫视真人秀制作的热潮。本文所提及的四档国民电视综艺中,有三档节目便是诞生于这几年的黄金时期。
  2014年,浙江卫视引进韩国SBS电视台综艺节目《Running Man》,制作了大型户外竞技真人秀节目《奔跑吧兄弟》(后改名为《奔跑吧》),请来邓超、Angelababy、李晨、陈赫、郑恺、王宝强、王祖蓝七位艺人担任常驻嘉宾,节目迅速走红,成为当时最热真人秀。央视索福瑞数据显示,除第一期节目外,后14期节目收视率均位列CSM50城市网第一。
  2015年,东方卫视制作了大型励志体验节目《极限挑战》,严敏担任总导演,六位嘉宾组成极限男人帮。节目的戏剧化设置通过“三精”和“三傻”的嘉宾组合发挥出了最大的综艺效果,吸纳了一大批忠实观众。《极限挑战》前两季节目不仅收视率总是名列同时段节目的第一位,也在豆瓣评分人数超过10万人的统计中分别拿下了高达9.3分和9.4分的好口碑。
  2016年,在电视综艺发展的高潮时期,浙江卫视制作了一档室内真人秀《王牌对王牌》,由吴彤担任总制片人,王祖蓝、白百何担任常驻队长。虽然《王牌对王牌》的第一季第一期节目便刷新了卫视综艺首播的收视纪录,但后来白百何受伤,谢娜临时补位队长,整季节目总体的反响并没有太热烈,直到第三季沈腾和贾玲两位国民笑星的加入,才让这档节目逐渐成为卫视综艺的代表作品之一。
  《你好,星期六》的诞生,相比其他三档节目要更加特别。这档室内综艺节目首播于2022年1月1日,“前身”是全国人民皆知的《快乐大本营》。2021年10月9日,湖南卫视宣布,《快乐大本营》升级改版、更新换代,《你好,星期六》即是“快本”改头换面归来的新节目,由当家主持何炅坐镇,搭配不同新面孔组成新的主持团。
  或生于卫视综艺当打之年,或继承了经典IP,虽然节目冠以自身的“名号”各有不同,但这四档节目的内容设置大多都以游戏为主的轻松内容,相对于其他类型化的节目来说观看门槛更低,老少咸宜,这也助力它们成为各个卫视的王牌IP,甚至是国民电视综艺节目的代表。
  即使不将《快乐大本营》的历史算进时长,四档节目中也不乏综N代老前辈,《王牌对王牌》第八季于今年年初收官,走到第十季的《极限挑战》正在播出,同样在播的《奔跑吧第八季》实则是该IP的第十二季节目。但长寿与常青一定能画上等号吗?或许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02
  成绩仍是头部 但热度与口碑衰减
  不可否认的是,在至今仍在制作和播出的电视综艺中,这四档节目依然处于头部地位。
  从播放成绩来看,它们的收视率和网络播放量在同期竞争中表现突出。根据中国视听大数据(CVB)统计的2023年地方卫视晚间时段首播文艺节目单频道收视率TOP30信息,《奔跑吧第七季》《王牌对王牌第八季》《极限挑战第九季》和《你好,星期六》的收视率分别位列第1、2、4和7位。细分到播出时段来看,四档节目均是同时期同时段的收视第一名。
  网络播放量的成绩同样名列前茅。云合数据2023电视综艺有效播放霸屏榜显示,《奔跑吧第七季》《王牌对王牌第八季》《你好,星期六》和《极限挑战第九季》占据了前四位。
  此外,四档国民综艺IP的招商数据在电视综艺中也属于是稳定发挥型选手,在各卫视招商会上,它们常冠有“王牌”“爆款”“重磅”等修饰语。例如,《奔跑吧第八季》的赞助商最多,共有六家不同“金主”为其买单。
  但与此同时,看似优异的表现背后也有隐患。一来是播放量正在走低。从云合数据年榜显示的网络播放量来看,三档季播节目都呈现了浮动下降的趋势。
  以《极限挑战》为例,第六季至第九季节目的正片有效播放量从10亿多下降到了4亿多。而下降幅度更为明显的是《王牌对王牌》,第五季至第八季的正片有效播放量由25亿多降至不到12亿(注:因第八季为跨年播出,所以播放量可酌情将2024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增加进来)。相比而言,《奔跑吧》的走势较为和缓,2023年与2020年比较仅下降不到2亿。
  二则是大众口碑与关注度不如以往。豆瓣评分提供了可以参考的数据信息。《奔跑吧》系列在第一季之后,直到去年才重新迈入7分门槛,但评分人数已经减少到不及往年的四分之一;在总导演严敏出走后,前两季成为高分经典的《极限挑战》在第五季豆瓣评分跌破5分,近年的两季节目也在及格线徘徊,评分人数不到一万;《王牌对王牌》的走势则是以第四季和第五季为转折点,呈现先升后降的趋势,第七、八两季都没能及格,最新一季评分人数仅7000余人;《你好,星期六》播出两年,评分仍只有6分。
  分数的下降意味着口碑的下滑,而播放量与评分人数的减少实则是曾经那批忠实观众正在不断流失。纵向对比来看,这四档节目面临的局面也没有想象中乐观。
03
  内容模式化从捧人到靠人带?
  曾经热播的综艺大家不爱看了,问题在哪?如果要用一个最简单明了的答案来回答,可能是:腻了。内容的套路化和模式化大概是最受诟病的缺点之一。几档节目以其轻松愉快的特性成为了观众的电子榨菜,可是没有人希望顿顿都吃榨菜。
  《王牌对王牌》和《你好,星期六》都是棚内综艺,内容上基本由表演+互动游戏两部分组成,有“传声筒”和“123看这边”这样的经典游戏存在,但每期节目的环节设计几乎都大同小异,只能靠不同的嘉宾阵容来减少同质化。
  作为户外综艺,《奔跑吧》和《极限挑战》虽然在每一期的主题和内容设置上会凸显少许差异性,但一来是常驻阵容的固定化,二来是在进行了近十年的制作之后,很多内容会呈现一种换汤不换药的模式化包装,也很难给人新鲜感。
  因此,在内容难以创新的情况下,常驻阵容对于国民级综艺来说显得更为重要。强调常驻阵容的一体化是这四档节目的共性,从《快乐大本营》的“快乐家族”到《你  好,星期六》的“好六团”,《奔跑吧》有“奔跑兄弟团”,《极限挑战》从“极限男人帮”到“极限男团”,《王牌对王牌》则是“王牌家族”,这些概念都在强化一体性。在这个整体之内,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角色,来让这个团体产生足够的化学反应。
  《极限挑战》的“三傻”和“三精”制造了许多戏剧化的效果,《王牌对王牌》离不开沈腾和贾玲的加持……阵容越有趣,节目才会越好看,许多节目都曾受益于此。
  但话说回来,国民电视综艺IP之所以被行业和大众当成“好资源”,有一定程度的原因是能够最快地帮艺人打开知名度,换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捧人”。
  许多当红艺人的综艺首秀都是《快乐大本营》。《奔跑吧兄弟》和《极限挑战》,在早期也发挥了“捧人”的作用。例如,《奔跑吧兄弟》为Angelababy和迪丽热巴打开全国知名度,而《极限挑战》直接为王迅提高了大众认知度。
  今时不同往日,这些节目的嘉宾阵容经历了一次次的改变。在改变中,一个明显转向是,它们的“捧人”作用降低了,甚至于从“用谁谁红”变成“谁红用谁”,四档节目近几年的阵容中,不乏白鹿、范丞丞、龚俊、华晨宇、黄明昊、檀健次、王鹤棣等流量艺人,养成系偶像组合时代少年团的丁程鑫、宋亚轩、张真源和严浩翔四名成员也分别在节目中担任常驻嘉宾,节目官博评论区经常被粉丝控评包围。
  从制造星光变成借助星光,需要嘉宾粉丝来完成各项数据流量指标,这实际上也是节目本身的内容影响力在下降的表现。
 04
  电视综艺渐显颓态
  前文提到,有三档节目生于卫视综艺的黄金时期。而今它们所面临的不上不下的尴尬局面,本质上是电视综艺由盛转衰的必经之路。
  一份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4年中国智能电视交互新趋势报告》显示,自2016年以来,我国的电视开机率由70%断崖式下降到2022年的不到30%。尽管电视机的普及率越来越高,但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了。
  原因之一是网络综艺的冲击。电视综艺没落的这几年,也是网络综艺迅猛崛起的几年。因为观众审美的进步,大众对于综艺的期待和需求存在分野,已经很难去做出一档人人都爱看的综艺节目。这些年来,类型化的综艺节目也比合家欢式综艺更容易出现精品和爆款,小众的垂直的节目往往能吸纳更为忠实的受众群体。无论是内容题材还是呈现和时长,网络综艺都拥有更大的探索空间。
  另一方面,大众对于综艺的需求也有所减少。长视频平台的迅速发展提供了丰富大量的网生内容供大众自由选择,短视频平台和社交媒体占据了大众的碎片化时间,线下玩乐的多样化也让更多人愿意关上电视机走出家门,娱乐方式增多,大家并不像以前那样拘泥于一台电视机。
  如何找回观众的注意力,其实是所有电视综艺的挑战。
  只打安全牌一定走不远,求变和创新是内容行业的永恒主题。今年5月,湖南卫视《歌手2024》回归,用直播形式让歌手同台竞技,让温吞许久的电视综艺市场再起波澜。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蔡怀军曾公开表示,第二期节目的直播数据上涨了五倍,并且拉动了全国大屏的开机率。案例虽然局限在音综,但也彰显了好内容对于观众的吸引力。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有前期积累的基础,国民电视综艺们还有进步和提升的机会。但希望这些承载了过去欢笑的节目不要变成温水里的青蛙,毕竟长寿和常青之间从来没有等号。
  采写:南都记者 余晓宇 实习生 宋卓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