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江成“黄”河 象鼻山封园

全文2249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广西桂林近日遭遇强降雨,迎来超30年一遇洪水,导致象鼻山封园、多地景区关闭。

02新娘廖女士在婚礼当天因暴雨被困溶江,幸运地搭上消防车换乘小船回家。

03桂林市蓝天救援队参与救援工作,转移300名居民,包括两名孕妇、两名病重老人和一个未满一岁的小孩。

04除此之外,广东、福建、江西等地也遭遇暴雨,防汛形势严峻复杂。

05暴雨将向北移动,6月21日至24日,江南南部、华南等地降雨减弱,主雨带将北抬至贵州、江汉、江淮、江南北部一带。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桂林市蓝天救援队对受困居民进行救援工作。 受访者供图
图片
  举办婚礼的廖女士路遇大水,正巧碰上一辆消防车,被顺路带到了溶江。 受访者供图
  先搭了一段消防队的“顺风车”,再换乘小船,由丈夫和父亲推着回家……身着婚纱的桂林新娘廖女士从来没想过,这是自己婚礼的特别开场。
  连日来,广西桂林遭遇强降雨,迎来超30年一遇洪水。暴雨让廖女士的婚车无法涉水前进,也打乱了许多游客的出行计划。积水倒灌桂林火车站,多趟列车一度停摆;象鼻山的“鼻子”被洪水淹没,雨后漓江成“黄”河,多地景区关闭。
  被暴雨围剿的,还有广东、福建、江西等地,防汛形势严峻复杂。
坐船举行婚礼  
  经铁路部门清淤消杀、检修复旧等紧急处置,桂林火车站于6月21日6时恢复办理旅客乘降。
  游客蒋女士依然难以忘怀两天前的经历。19日下午,她刚刚抵达桂林就决定立即返程。“我下午3点左右准备入住酒店的时候,水已经漫到小腿了,我不早点走都回不去了”。当天20时许,如蒋女士所预料的一样,积水倒灌桂林火车站,多趟列车停摆。铁路部门组织旅客暂时改由桂林北站办理乘降业务。有些旅客无法出行,选择拿着行李“游”了出来;还有人在车站外订了酒店,决定等水退了再出发。
  来自桂林兴安县的新娘廖女士没有等待这场大水退去,而是坐消防车,再换乘小船,出现在19日的婚礼现场。她告诉南都记者,当天9时许,她在兴安县城化完妆准备前往溶江镇结婚,路上遇到大水,正巧碰上一辆消防车,便被顺路带到了溶江。
 “坐了大概二三十分钟,30公里路。”
  廖女士到达溶江镇开发区附近后,丈夫与父亲又借来一只小船,将她送到婆家。“他们推了大概三四十分钟,当时水都漫过半个人了。”在历经三个小时的“风雨路”后,身着白色婚纱的廖女士终于抵达了婆家。最终,婚礼在13时许开始,大部分宾客也赴水而来,为两位新人送上祝贺。“我们邀请消防员来吃酒席,但他们忙着抢修(没有过来)。”
  “桂林消防”官方账号也记录了这一故事。“当时我们在兴安县城接到需要转移群众的警情,正好发现有一辆婚车在涉水路段过不去,于是我们询问了新人的目的地,发现是去溶江,我们就将她们带上了车。”
  在消防车接送廖女士的同时,桂林蓝天救援队正乘着救生艇赶赴各大受灾地区。
  桂林市蓝天救援队队长韦桂峰向南都记者介绍,其队伍于19日8时到达受灾比较严重的灵山县三街镇,后面去了叠彩区虞山桥、七星区七星公园等地。“我们转移了大概300名居民,包括两名孕妇,两名病重的老人,一个未满一岁的小孩。”20日下午,这支救援队正要转移一个中专的数百名学生,“他们大概十五六岁”。  
  桂林多地景区关闭  
  “有广东的游客问,明天来桂林旅游方不方便,我的建议是过几天再来!”20日,不少桂林导游在直播间说道。观众纷纷提问“最近还能来旅游吗?”还有人留言“象鼻山的鼻子都‘没’了!”
  受上游持续强降雨影响,桂林漓江全线水位出现持续上涨。20日凌晨,漓江桂林水文站出现148.84米的洪峰水位,超出警戒水位近2.5米,为超30年一遇洪水。
  当日,桂林市象山景区管理处发布通知称,为确保游客安全,象鼻山、伏波山景区将继续实行封园管理,暂停对外开放,不接待游客。
  南都记者拨通了漓江景区的联系电话。工作人员告知:“现在漓江水位还没退。我们每个小时都会接到水利部门发来的水情信息,都在关注着。”其表示,漓江景区内的几条水上游览线路都已提前停运,可对订票的游客全额退款。
  “实际上漓江的水位还没有到警戒线的时候,我们认为游船在江上开航就已经存在安全隐患了,所以决定停航。”漓江景区工作人员对南都记者说,18日起,几条水上游览线路都已暂停营运,因此不存在游客遇险的情况。
  面对来势汹汹的大雨,桂林的龙脊梯田景区采取了分段闭园、入园的管理办法。  
南方遭遇强降雨  
  连日来,广西、广东、福建、江西多地都遭遇暴雨,汛情不断。
  据中国气象网,6月12日20时至19日15时,广西强降雨中心主要出现在桂林、贺州、柳州三市,桂林市兴安、永福、灵川三县反复出现特大暴雨,有7个乡镇累计雨量超过700毫米。此次过程,24小时降雨量桂林市有38个气象观测站打破建站以来历史纪录,被视为“今年以来广西‘龙舟水’最强降雨时段”。
  广东则在4月4日入汛以来达到了三个“历史最多”:全省平均降水量历史同期最多;梅州市平均降水量历史同期最多;平远、蕉岭两县降水量历史同期最多。
  梅州暴雨洪涝影响较严重的有平远县差干、上举、泗水镇;蕉岭广福、南礤、新铺镇;梅县区松源、桃尧镇,进出道路受阻。在梅州蕉岭新铺镇福岭村的河源蓝天救援队队长雷波告诉南都记者,“现在水深差不多四五米,有两层楼高”,救援队对新铺镇六个村的村民进行了转移,“现场电线比较多,可能造成危险,路也很难走”。
  同时段,福建也在经历强降雨。
  自16日以来,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遭遇强降雨,部分乡镇出现积水内涝,多处房屋倒塌。受上杭县暴雨影响,17日凌晨,当地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客家第一祠”之誉的官田李氏大宗祠发生坍塌。上杭县文体旅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坍塌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在江西,因暴雨侵袭,部分地区出现山体塌方、农作物被淹、房屋进水、供电设施倒伏、道路破损等灾害情况。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19日披露,截至当日15时30分,11日开始的洪涝灾害已造成该省67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6.6亿元,灾情还在进一步统计核查中。  
 暴雨又要北上  
  广西壮族自治区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农孟松分析,6月中旬以来,副热带高压持续稳定在华南沿海,低涡切变线长时间在桂北滞留,与西南季风共同作用,冷暖气流长时间在广西上空交汇。该过程期间,桂东北降雨具有显著对流特点,对流系统移动缓慢并出现了“列车效应”,导致桂东北极端强降雨。
  广东气象部门解释,今年是厄尔尼诺事件次年,且印度洋海温异常偏暖,两者叠加导致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偏西偏强,华南地区上空位于副高西侧,有利于西太平洋水汽和孟加拉湾北部水汽持续向华南地区输送,高原槽和南支槽活跃,导致华南强降水过程频繁且降水持续时间偏长。
  眼下,暴雨又要北上。
  天气预报显示,6月21日至24日,江南南部、华南等地降雨减弱,进入强降雨间歇期,主雨带将北抬至贵州、江汉、江淮、江南北部一带。  
  统筹:南都记者 向雪妮 韦娟明
  采写:南都记者 周敏萱 侯婧婧 实习生 李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