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数学单科148分,有望破格上985?

全文6003字,阅读约需1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17岁中专生姜萍因数学天赋刷屏,引发热议,其能否被名校破格录取仍在持续引发热议。

022024年“强基计划”报名人数突破92万,比去年增加4万多,多所高校在招生规模和招生专业上进行扩容。

03为解决“唯分数论”问题,多所高校在“强基计划”中增加数学“小破格”和“核心科目加权”入围方式。

04专家指出,高校在“强基计划”招生改革上的不同探索,都是为了更好解决拔尖人才选拔时的两种核心困境。

05然而,如何更好地兼顾公平性与科学性,仍是“强基计划”在未来发展中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近期,17岁中专生姜萍因其数学天赋刷屏,其能否被名校破格录取也在持续引发热议。几乎就在同时,选拔拔尖创新人才的2024年“强基计划”校考已经开始。
6月14日,距离高考结束还不到一周,顶着33℃的高温,马铭来到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参加今年的强基校测。伴随拥挤的人群进入教学楼,他看到标注着上百个考场的考场分布图,每个考场30人,竞争与往年一样激烈。
四年前,教育部宣布取消自主招生,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强基计划”由此启动。依据教育部的要求,“强基计划”根据考生高考成绩、高校综合考核结果和综合素质评价等折算综合成绩,择优录取。
在各校公布了首届强基生转段(转入研究生阶段学习)数据后,2024年“强基计划”的报考热度高涨,总报名人次突破92万,比去年增加4万多。多所高校在招生规模和招生专业上都进行了扩容。此外,在“强基计划”最关键的入围环节,新增了“数学单科赛道”—— 北京理工大学、山东大学等高校提出,考生高考数学成绩达到一定分数即可申请破格入围。
“强基计划”被视为高考通道之外的另一种多元人才选拔方式,经过四年多探索,试点高校已达到39所。与自主招生不同,“强基计划”站位更高,旨在选拔对基础学科真正有兴趣、有潜力的拔尖人才,以服务于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破解“卡脖子”难题。
在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长聘副教授阎琨看来,“强基计划”目前仍处在早期探索阶段,应让学校进行多元选拔方式的不同尝试,逐渐总结摸索出很好的经验。但她同时提醒,“强基计划”的招生一定要宁缺毋滥。“如果把志不在此的学生选拔进来,对‘强基计划’和学生而言都是不利的。”她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
从“降温”到扩容
扩容,是2024年“强基计划”招生的一大变化。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等多所名校都官宣扩招。上海交通大学招生办主任武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自2020年推出“强基计划”后,这样的变化尚属首次。
扩容的另一个表现是专业增加。今年,多所高校新增招生专业,以工科为主。上海交通大学新增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新增飞行器控制与信息工程专业,中南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新增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
在教育部2020年发布的《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中,最初给定的几个招生专业都限定在基础学科:数理化生、文(古文字)史哲。首批36所试点校开设的招生专业大多集中在以上几个学科。但政策也“留出了一个口子”:允许根据新形势要求和招生情况,适时调整招生专业。现在,一个明确的趋势是:“强基计划”招生专业已从基础学科扩展到多个理工交叉领域。
“强基计划”为何扩容?武超分析说,这可能与2023年首届转段的顺利完成有关。以上海交大为例,首批转段直博率达到98%,转段方向总体符合国家对“强基计划”的定位与期待:既有学生在基础学科继续深造,也有学生进入国家重点战略领域进行前沿研究,比如生物医药、集成电路、先进制造、新材料等。
“国家对拔尖创新人才的需求量是很大的,上海交大过去四年每年的强基招生规模一直维持在210人,占交大整个招生体量约5%,扩容后,可以充分利用学校资源培养更多基础学科和前沿学科的拔尖人才。”武超说。
北京一所“双一流”高校的招生老师也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前几年,教育部对“强基”招生计划“控制得很严”,只有极少数学校的个别专业增加了招生指标。“但今年,无论在专业还是招生规模上,都开了‘更大的口子’。”
但多位受访老师透露,新增专业的审批门槛依然很高。一方面,必须是国家战略紧缺方向。2022年,北京理工大学的“强基计划”招生专业新增智能无人系统技术;2023年,哈尔滨工业大学新增了复合材料与工程、飞行器制造工程和材料科学与工程三个专业。这些专业都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具有强交叉特点。
另一方面,申请专业必须是学校的优势学科,学科评估在A类以上。兰州大学招生办副主任陈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兰大在2023年、2024年分别新增一个“强基计划”的招生专业:草业科学与生态学,都是A+学科,前者与我国“卡脖子”的生物育种相关,后者关乎国家生态安全。
“这些新增的前沿工科专业扭转了考生和家长对‘强基计划’的看法,他们发现,这一计划不仅局限在冷门基础学科,所以从2023年开始,报考热度明显回升。”武超说。
实际上,“强基计划”五年的报考曲线波动很大。2020年是“强基元年”,自主招生取消后,“强基计划”报考人次超过133万,是当年招生总计划6090人的219倍。2021年,报名人次又增加50万以上。但到2022年,却开始“降温”,试点校从36所扩大到39所,总报名人次却明显下滑,华中科技大学、复旦大学等多所高校降幅达60%以上。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多位专家分析,“强基计划”出台后的前两年,仍处在自主招生到“强基计划”的过渡阶段,很多学生、家长乃至高中仍将其视为自主招生的替代品,是降分进名校的跳板。两年后,随着政策本身不断地成熟与明朗化、高校宣讲力度的增加,各方对政策的理解都在加深,尤其有了前两届学生的“亲测”后,考生和家长在做决策时逐步回归理性。
今年,报考人次虽然回暖,但仍没有回到2021年的巅峰时期,对此,阎琨认为,“强基计划”招生,不必担忧“遇冷”,而要警惕“过热”,因为基础学科不适合所有学生,选拔的真正目标是找到对所选专业“心中有志,眼中有光”的拔尖人才,这才是“强基计划”的重中之重。
中国人民大学本科生招生办主任熊俐嘉说,当前,人们对相关行业就业前景的预期,越来越成为影响本科专业报考意向的重要因素。“强基计划”专业主要为基础学科,虽然不属于时下热门专业,但总有一批有志于相关学科的学生,不易受市场冷热的过度影响。因此,如果在选拔环节能考查出学生的兴趣和志向,实现制度的初衷,每年的强基报考人数总体应趋于稳定。
研究也反映出这种报考人次变化背后的逻辑,一名对“强基计划”政策进行了长期跟踪访谈的高校老师观察到,前两届强基生中,报考的功利主义倾向较为突出,不少人对所选专业兴趣不大。后两届学生做决策时则会更好地考虑自身兴趣与专业的适配度。不过,她也发现,即使对后两届学生来说,“兼顾专业兴趣”还有一个大前提:“在名校和专业之间,多数学生仍会首选名校。”
武超说,从长期来看,“强基计划”的招生规模未来可能会保持“稳中有增”,“前提是培养结果符合国家期待”。他说,强基与自主招生等其他招生改革不同,尤其强调招生与培养一体化,旨在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
“存伪”与“弃真”
小寻今年顺利入围了浙大强基,却最终决定放弃面试。他来自辽宁省某重点中学的“强基班”,因为喜欢数学,报考了浙大“强基计划”的数学专业。“但作为家长,一方面,我们顾虑就业前景;另一方面,也担心他以后会学不下去。”小寻的母亲说。她还担心,一旦参加面试,就可能提前被学校锁定。
强基的录取在所有批次前。以往,“强基计划”入围路径只有两个:高考和竞赛。第一种路径是,高校按照各省招生计划的3—6倍,将通过初审的考生按高考成绩从高到低划线,确定入围名单;另一种路径是,让全国五大学科竞赛的金、银牌得主“破格”入围。考生入围后要参加校考,校考通常包含笔试和面试。最终录取方式是将考生高考成绩(不低于85%)、校考结果和综合素质评价等折算成综合成绩,从高到低顺序录取。目前,“高考+竞赛破格”的入围模式仍是主流,2024年有29所高校采用这一办法。
但小寻报考的浙大不同。2022年,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与南京大学率先采用了高考出分前校考的模式,考生在高考后一周左右就要完成初试和复试。此后,这种改革方案被简称为“复交南”模式。2023年,浙江大学等更多高校加入“复交南”阵营。今年,这一阵营里又多了两所大学:兰州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零门槛”校测的模式降低了入围门槛,所有报名者都可以直接参加初试。高校根据校测初试成绩,确定复试名单。
多位招生老师分析,未来“复交南”模式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张,但学生在报名时毫无疑问会更纠结。尤其对于清北分数线边缘的高分考生而言,高考出分后再参加校测,如果高考发挥超常,则可以弃考强基,通过正常志愿进入清北。但现在,他们无法再把强基作为“备胎”,因为高考出分前已走完复试流程。对高校来说,提前“抢人”是一种保证优质生源的有效办法。
专家指出,学生只能二选一,可以倒逼考生家长在报名“强基计划”时更加理性,多方权衡利弊,也就是说,有助于高校更精准地选拔出真正有志于基础学科研究的拔尖人才。上海交通大学招生办主任武超透露,当初,学校是在教育部的指导下进行了招考改革试点,在高考出分前完成校测环节。从试点几年结果来看,总体很成功,改革后,“强基计划”的生源质量有所提高。“很多学生笃定地想去学基础学科,对强基的认可度进一步提升。”
今年的新入局者兰州大学,加入“复交南”阵营的决定做得并不容易。“我们在全国二十多省设置了考点,招生成本大幅增加。”兰州大学招生办副主任陈刚说。但兰大有自己的迫切性。由于地理区位上的特点,兰大的招生处境比较尴尬。陈刚说,2021年,实际参加校考复试的学生仅占入围学生的64%,也就是说,近三分之一学生弃考。“弃考学生报名兰大强基,显然是抱着冲一下‘985’的心态,对基础学科的兴趣也不是很大。”
阎琨指出,高校在“强基计划”招生改革上的不同探索,都是为了更好解决拔尖人才选拔时的两种核心困境:一是错误地把没有天赋、兴趣的个体选拔出来,也就是“存伪”;另一种是“弃真”,即未能识别出真正有天赋的个体。“强基计划”选拔中,这两种情况都可能遇到。如果高校基于高考分数划定入围线的标准定得过高,或将入围比定得过低,就有更大概率犯“弃真”的错误。
前述北京“双一流”高校的招生老师透露,“强基计划”招生之初,因为缺乏经验,第一年,各校的入围比控制得都很严,她所在高校只能按招生计划的4倍确定入围范围,导致很多学校录取的人数不够,这是当年“遇冷”的一个重要原因。第二年,多所高校就将入围比提高到5—6倍。
阎琨解释,入围比高,可选学生的范围就大,有更大概率挑出一些高考分数不突出但对基础学科研究有兴趣的学生,弊端则是增加高校的招生工作强度。在她看来,如何通过优化选拔机制精准识别出符合培养定位的拔尖创新人才,是每所“强基计划”高校要仔细思考的核心问题,“每年招生季后就应做一个全校的复盘,总结经验与教训”。
在入围方面,今年的另一个积极变化是增加了数学“小破格”,多所高校规定考生数学成绩达到一定分数即可申请破格入围,这项改革被视为“数学单科新赛道”。例如,在满足高考成绩达到一本线的基础上,北京理工大学规定,数学成绩满分可破格入围;山东大学要求,高考数学148分及以上可满足第一志愿入围。
数学是“基础学科中的基础学科”,多位受访教师认为,学习任何基础理科,都需要较强的逻辑思维和计算思维,在反映学生的理科基本素养方面,数学是一门“有显示度”的学科。“教育部也在鼓励招录方式的多元探索,可以对单科成绩有一定侧重。”武超说。
除了数学“小破格”外,还有一种对单科成绩突出考生更有利的强基招录方式:“核心科目加权”入围。今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和南开大学跟进了这一模式。以南开大学为例,学生入围成绩=重要权重科目高考成绩×1.5+其他科目高考成绩之和,不同专业有不同的权重科目。“数学单科破格和加权入围,两种方式殊途同归,都是为了给单科的偏才、怪才提供一种选拔渠道,本质也是为了解决‘弃真’问题。”阎琨说。
图片
2024年6月16日,在清华大学评卷点,评卷老师通过电脑进行高考数学阅卷。摄影/本刊记者 蒋启明
近几日,17岁中专生姜萍刷屏,她来自江苏省涟水中等专业学校,学习的是服装设计,却在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预选赛中位列第12名。有网友热议,对姜萍这样的“数学天才”,是否可以借数学“小破格”的东风,通过“强基计划”进入名校,突破传统中专的升学轨迹。目前,“强基计划”面向符合全国普通高考报名条件的学生,而中专生跨界参加普通高考的前提,是先参加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以获得“高中同等学力”。但即使通过高考数学单科成绩破格入围,“强基计划”最终录取的依据中,高考总成绩仍是主导因素。
阎琨建议,“强基计划”的核心目标之一,是要求试点高校破除“唯分数论”的窠臼,探索多维评价体系和录取模式。因此,不应在高考分数等方面做过多限制,应通过制度设计使更多拔尖学生在校测中接受综合评价考核。
考什么、如何考、谁来考?
2019年11月底,在自主招生最火的北京和上海,家长们听到了一则传言:名校自主招生签约全部作废,在各大论坛上,有人言之凿凿。刚一迈入2020年,教育部就官宣“强基计划”,自招取消的“靴子”终于落地。黑龙江高考生刘毅轩听到这一消息时,已经获得北京大学降分录取的口头承诺,之后,他只能重新准备“强基计划”校测。
“强基计划”吸取了自主招生执行过程中的一些教训,最大的改变是以高考成绩为基础确定入围名单。无论高校如何改革强基的入围方式,始终没有打破的一条“红线”是高考成绩所占比例不得低于85%。“这是为了最大可能地兼顾公平性。”前述北京“双一流”高校的招生老师说。
在她看来,“强基计划”现有的选拔机制,是一种平衡了各方诉求和多种利益的折中方案。但是,强调以高考为核心的公平性,和挖掘出真正有天赋的学生的选拔目标间,还有一定差距。“这种模式下,只会在学校本科一批次录取线上下的一定范围内去选人。从这几年的招生来看,学校的分层现象比自主招生时明显,也就是说,学生只能选择与自身高考分数所处层次差不多的学校报名强基。总的来说,强基招生仍难以摆脱高分逻辑。”
为了尽可能用好15%的自主招生空间,很多高校在校考的环节上精心设计,但四年实践下来,校考在人才选拔上的实际效果仍面临很多挑战。
2020年7月30日上午9点,在夏季燥热的暑气中,刘毅轩走入北大强基的文科笔试考场。一张试卷,文史哲三科都考,持续三个小时。时隔四年,他回忆起当年的考试,还历历在目:“语文考了复杂的语言学和文学知识,比如现代汉语的舌位、在四句英文诗中选择属于爱尔兰诗人叶芝的一句;历史考了2019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哲学相对抽象,考了维特根斯坦、洛克的‘政府论’等。”他后来才意识到,很多考点就来自大学的考试内容,比如叶芝的诗句选择,是“西方文学史”课程的期末考试题。
北京一所文科名校的中文系老师参与了“强基计划”笔试的出题,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文科笔试很难形成区分度,题目出得太难,多数学生都答不出来,但过于简单,也无法起到筛选效果。“很难找到一个中间地带,而且,由大学老师出题,也不知道高中生学了什么,基本是按照自己对学术的认知来出。”
与文科的处境相比,理科笔试的区分度通常很大,在以清北为首的多所顶尖名校,校测笔试可以有效筛选掉一部分学生,但校测试题达到竞赛难度,利好竞赛生,不利于那些缺乏竞赛经验的天赋型选手。这种做法本质上仍延续了传统的“高考、竞赛二分法”,有没有竞赛基础,与学生的兴趣与潜力并不完全挂钩。
相较笔试,多位招生老师认为,面试是识别拔尖学生的更有效方式。假如有这样一道面试题:如果你能回到古代,最想回到哪个朝代,说说你的理由?
“一个学生说,最想回到清代,因为清代有康乾盛世,最不想回到积贫积弱的宋代。另一个学生说,想回到宋代,因为那时有士大夫与君主共治天下的政治局面。这两个学生中,我会选择第二个,因为他没被高中的教材所束缚,说明读了一些其他的书,也有更多自己的思考。”中国人民大学书院建设与管理中心副主任华建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他认为,所谓的学术潜力,指的是学生如果从零开始,会跑得更快,而不是看他已经跑出去50米,这没有多大意义,因此在“强基计划”校考中,知识的考查不是最重要的,更关键的是要考查学生的创新能力、合作能力、心理素养、学术志向以及价值观,“这些通过面试大体是能看出来的”。
清华大学行健书院院长李俊峰也建议,高校可以增加校考中面试权重,尤其要增加面试时间。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作为清华重要的拔尖人才培养项目,2009年成立的“钱学森力学班”最初在选拔时的面试时长就有40分钟,“可以看出学生的潜力与兴趣,大体不会看偏”。
另一个挑战是谁来面试。李俊峰说,有些长期负责招生的老师,容易形成一种固化观念,分数高就是好学生,很多教授也持同样看法,“这是不对的,面试一定要找懂教育的人”。他还看到,现实中,有些高校的笔试、面试分值几乎拉不开什么差距,相当于变相放弃了校考这15%,最后仍回到原点:只看高考分数。
阎琨指出,识别拔尖创新人才隐藏的个性化潜能,面临三个核心难点:考什么、如何考,以及谁来考。“强基计划”是对自主招生的纠偏,但在后自招时期,高校人才选拔如何更好地兼顾公平性与科学性,仍有待进一步探索。
(马铭、小寻为化名)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