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年高血压常见“低压”高,如何选择降压药?

首先要说的是,所有的降压药都是高压(收缩压)、低压(舒张压)同时降的。没有只降低压、不降高压、或者只降高压、不降低压的降压药。所以,从降压的角度说,六大类一线降压药都是可以选用的。而且很多时候,降血压是需要两种或以上药物联合应用的。
但是,收缩压升高或者舒张压升高为主的高血压,在发病机理上有不同之处;各类降压药的作用机制、作用靶点确实有所不同,在实际应用中也显示出药物在降低收缩压、舒张压上各有优势,我们就可以根据不同患者的临床特点和不同药物的作用机理来选择降压药。
图片
在降低舒张压的治疗中,β受体阻滞剂很常用。
因为这类降压药的降压机制和舒张压升高的机理比较契合。
我们说过,舒张压升高说明血管的弹性还好,但是紧张度增加了。这种紧张度的增高,就和交感神经的兴奋性增高有关,所以舒张压高低的患者还常常有心率快,常见于中青年人,肥胖、过量饮酒、紧张焦虑、睡眠不好的患者(中青年人高血压激增,“低压”高为主,危险吗?快来了解一下)。而β阻滞剂抑制心、脑、肾的β1受体,就阻断了交感神经兴奋的传递,也抑制了血管紧张素系统,这样可以减慢心率,抑制心脏收缩力,减少心脏的排血,并且使得血管扩张、阻力下降而降低血压。
图片
β阻滞剂,药名里多带“洛尔”,现在常用的有美托洛尔,就是倍他乐克,还有比索洛尔,阿罗洛尔,卡维地洛、拉贝洛尔等。这些已经是二代、三代的β阻滞剂了。
第一代β阻滞剂代表性的药物是普萘洛尔,就是心得安,现在用的比较少了。
这一代药物阻断身体里的β受体是不加选择的,比如我们心脏上主要是β1受体,气管、血管上是β2受体,可这类药物不加选择地统统阻断,心脏是抑制了,血压也会下降,可是气管舒张不行了,还会痉挛,引起哮喘发作,外周血管也会收缩,就带来了明显的副作用,应用就受到限制了。
图片
第二代就到了美托洛尔、比索洛尔、阿替洛尔等
这类药对β受体是高度选择性的,就是主要阻断心脏上的β1受体,也可以阻断中枢神经的β1受体,还有肾脏的β1受体,这样,减慢心率、降低血压的作用强了,对气管副作用小了,所以应用就广泛了。这几种洛尔里,早年用阿替洛尔做的降压研究中发现没有很好的获益,所以现在临床降压主要是用美托洛尔和比索洛尔。
图片
注意,比索洛尔本身是长效药,每天吃1次即可。可美托洛尔有两种剂型,平片需要每日2次,缓释片每天1次就可以了。
然后就发展到了第三代,阿罗洛尔、卡维地洛、拉贝洛尔等
这一代药不仅阻断β受体,还同时阻断α受体,这样对外周血管的扩张就比较好。因为血管上除了β受体,还有α受体,也会收缩血管的。同时阻断α受体,血管就不会那么收缩了,降低压的效果更好。而且对外周血管有病变的患者,比如下肢动脉粥样硬化狭窄的患者更适宜。这些药中,拉贝洛尔是可以用于妊娠妇女的。
β阻滞剂当然有副作用。减慢心率是作用,也可以成为副作用。心跳慢的患者就不合适,有二度或以上传导阻滞的患者也是禁忌。另外,虽然第二代β阻滞剂选择性好了,但是剂量大了还是会抑制β2受体,所以支气管哮喘的患者还是要慎用。
β阻滞剂对中青年人不利的地方,就是对性功能有一定影响,大约5%~10%的患者(主要是男性)会有性功能减低。
图片
再有就是长期用药后一定不能突然停药,以免症状出现“反跳”。
其他类的降压药
普利或沙坦类药物,因为可以抑制血管紧张素系统,也阻断了交感神经的作用,可以扩张血管,减少外周血管的阻力从而降低血压。
新一类的降压药沙库巴曲缬沙坦,也是可以抑制交感神经和血管紧张素系统,还有兴奋利钠肽系统的作用,降低收缩压和舒张压的作用都比较强。
普利、沙坦、沙库巴曲缬沙坦这三类药物对于有心肌肥厚、有蛋白尿、有糖尿病的高血压更为合适。
图片
钙拮抗剂,地平类的降压药要用长效制剂。因为短效药物降压过快,会反射性地引起心跳增快,对舒张压高、心跳快的患者不利。所以地平类的降压药常常是和“洛尔”搭配的。
钙拮抗剂里还有非“地平”类,比如地尔硫卓,也可以减慢心率、降低血压,适合那些血压高、心率快、又不适合用β阻滞剂的患者。
利尿剂降低收缩压的作用较强,但是可以反射性地兴奋血管紧张素系统,对糖脂代谢有不利的影响,还会升高血尿酸,所以一般是在联合用药时选用。
(原创,版权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