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难题,两千年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