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日本“动手”!啥情况?岸田文雄最新表态......

每经编辑:杜宇
当地时间6月20日,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半年度货币报告显示,日本在外汇干预方面是透明的;将日本增加到外汇“监测名单”。这直接引发市场的高度关注,市场猜测,美国或许对日本当局直接干预外汇市场的行动已经不满。
据券商中国,日本财务省副大臣神田真人6月21日回应称,美国的汇率报告并没有把日本的行动视为是有问题的,干预汇市并不意味着改变汇率的潜在趋势。
据悉,美国财政部于2016年4月首次设立“汇率操纵监测名单”,目前认定的标准主要有以下三条:
一是、该经济体与美国贸易顺差超过150亿美元;
二是、该经济体全球经常账户盈余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3%;
三是、该经济体持续单边干预汇率市场,持续净外币购买量超过该国GDP的2%。
满足其中两个标准的经济体,通常会被列入美国财政部的“汇率操纵监测名单”。
如果全部满足上述三项标准的国家,将会被美国归类为需要“加强分析”的经济体之列,相当于被列入“汇率操纵国”,可能将面临相关制裁。
美国财政部在最新发布的半年度货币报告中,未将任何国家标记为“汇率操纵国”。
在最新的报告中,美国财政部将矛头对准了日本庞大的双边贸易和经常账户盈余,并没有对日本当局干预日元汇率的行动提出警告。
美国财政部在最新发布的半年度外汇交易报告中写道:“财政部的期望是,在大型、自由交易的外汇市场上,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经过适当的事先磋商,才能进行干预。日本在外汇业务方面是透明的。”
日元暴跌
据央视新闻,日本广播协会当地时间6月21日上午报道,在当天的东京外汇市场上,日元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159日元兑1美元水平。报道称,受到美联储降息推迟的预期影响,日元出现贬值。
图片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今年4月29日,在国际外汇市场上,日元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160日元兑1美元,这是1990年4月至今首次触及该水平。
截至目前,日元已连续7日下跌,创下自3月以来的最长连跌纪录,日元兑美元汇率年内累计跌幅已超12%,成为表现最差的主要货币之一。
这也直接加大了日本当局出手干预的风险。神田真人重申,如发现外汇波动过度,将根据需要采取适当行动。
关于日元大幅贬值的原因,市场人士认为,日美两国利差持续走扩,是导致日元汇率承压的关键因素。美联储将利率长时间内维持在5.25%—5.50%,处于20年来最高水平,而日本的短期利率仅为0.1%。
以Shinichiro Kadota为首的巴克莱策略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只要美日利差超过某个阈值,即使利差有所收窄,套利交易引发的日元抛售也有可能不会减少。策略师预计,到今年年底,美元兑日元汇率将在160左右交投。
今年6月初,日本财务大臣铃木俊一(Shunichi Suzuki)公开表示,虽然官员们将继续密切监视汇率的变动趋势,但干预行动应当是有限的。这一表态反映了日本当局在应对汇率问题时更为审慎和节制的态度。
尽管经历了大幅贬值,当前日元仍在遭遇猛烈抛售潮。
日本财务省的对外及对内证券买卖合同等情况(按指定报告机构统计)显示,今年5月,日本国内的投资信托委托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海外投资净买入金额达1.3719万亿日元,刷新了单月最高纪录。
数据显示,今年1~5月,日本国内投资信托管理公司等的海外投资净买入超过5.6万亿日元,已超过2023年全年。如果保持这个速度,2024年全年将净买入13万亿日元,创出全年最高纪录。
岸田文雄:日本将推进形成成长型经济
图片
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记者会,就本届国会所达成内容和今后施政目标等进行解答。
岸田文雄表示,将进行政治改革,尽快具体化包括强化政策活动费的透明性等内容。此外,有关能登半岛地震的灾后重建工作将持续开展,政府将派出常驻派遣队进行支援,同时强化防灾体制。
岸田文雄表示,目前日本经济正处于关键阶段,将推进形成成长型经济,今年秋季将大力推动民众工资形成实际上涨。今年春季工资调整已经完成上涨,其成果将逐渐显现。今后将加大对于中小企业的支援
此外,将实行两段化政策应对高物价。第一阶段将尽快实施高时效性的能源价格补助,第二阶段包括对低收入人群进行资金补助,以及根据地区实际情况进行更细致的物价对策。
日元疲软 日本央行加息压力增大
据经济参考报,日本央行6月14日在货币政策会议结束后宣布,将政策利率目标维持在0到0.1%之间不变。
日本央行在公告中表示,目前继续执行3月确定的长期国债购买方针。其后,为使金融市场的长期利率形成机制更加自由化,央行将减少国债购买,并在7月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决定未来一到两年间具体的减少购债计划。
日本央行目前每月的购债规模约为6万亿日元(约合380亿美元)。过去十年,为了实现通胀目标,大规模的债券购买成为宽松货币政策的标志。
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6月14日在记者会上说:“国债购买不会只减少一点点,会有相应的规模。”日本央行将就缩减计划咨询市场参与者。
植田和男18日在谈及利率政策时表示,日本央行“根据数据可能在7月份加息”,显示出对通胀动态的密切关注及适时调整政策的准备。他重申,只有当基础通胀在坚实基础上加速向目标前进时,才会考虑提高短期政策利率。有分析指出,在日元持续贬值的背景下,通胀上行受到推动,日本央行再度加息的压力正在加大。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央行持有约600万亿日元的债券,占未偿政府债务的一半以上。多年来,日本央行的大规模国债购买计划有助于将长期债券收益率保持在最低水平,但庞大的规模导致其受到扭曲市场的批评。
植田和男承认,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将债券持有规模降至“理想”水平,国债购买削减计划将有助于消除政策不确定性。他说,即使日本央行开始削减国债购买规模,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仍将存在。
日本央行已结束负利率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恢复使用短期利率指导货币政策的传统。日本央行3月将政策利率从负0.1%提高到0至0.1%范围内,同时决定结束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并承诺将继续通过购买国债等手段保持宽松货币环境。
据新华社,日本媒体和专家普遍认为,日元贬值趋势恐将持续,令日本经济承受明显压力,不利于日本走出通缩,同时给日本零售业、能源、航空等行业带来压力,加重依赖进口原材料的企业负担。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券商中国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