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说再见

早上海志愿者
当刘玉梅老师昨上午超时上完课后说,今天是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也是手机摄影班的最后一节课。也就是说,我们这个手机摄影班结业了,同学们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刘老师的辛勤教学。
手机摄影班已开了一个时期,而孤陋寡闻的我直至今年初老干部大学2023年学习成果展示交流演出中获悉,在组织的关心下,我在这一学期才参加的。而这一学期手机摄影已近尾声,主要是教视频制作。于是也和老学员们一道跟着刘老师学做视频。
老师教的很认真,同学们也很投入。无奈新老同学都是“老白”,老师是苦口婆心,一对一手把手的教,有时喉咙都扯哑了,就是在刘老师循循善诱循序渐进的教学中,同学们就渐已成长。算起来也有不小斩获。同学们的作品至少有4幅作品在上海老干部网站、上海老干部大学学报登载。而有关手机摄影班的报道在新闻晨报.周道上刊载有《如何将手机中的图片制作成小视频》等8篇之多。出的成果或许是本学期老干部大学中所有班级中最多之一?>
图片
(孙国斌↑)
面对结业,同学不舍,昨下午和晚上都在群内诉说衷情。而一些往事则时不时“转场”在眼前,有次逢初夏正是旅游季,来上课的是个位数,刘老师依然一以贯之教学,并将课件放入群内,供“浪迹天涯”的同学学习。有次采风中,刘老师过于奔波,以至于疑似“中暑”,好在同学们一阵“手忙脚乱”呵护下并无大碍。尽管属“老白”,但同学们在宦毓丽班长组织下,学的勤奋,都有长进。大家相约,在以后的团队活动中再存续情谊,有刘老师辅导,定会教学相长。而我在思量着,看来得重新报名,从头学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