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门发文规范电动自行车充电收费 各地有哪些探索和经验?

全文1906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规范电动自行车充电收费行为,降低群众充电负担。

02目前部分地区充电收费行为不规范、充电费用偏高,影响群众户外充电积极性。

03各地积极探索电动自行车充电收费方式,如山东临沂兰山区新建车棚31处,安装充电桩94台;安徽马鞍山市花园社区增加充电棚,6月底完成通电。

04为提高充电设施利用率,部分地区取消充电服务费,如北京大栅栏街道试点取消充电服务费。

05各地鼓励市场竞争,不得用行政手段指定充电设施运营单位,推动充电服务收费标准合理形成。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央广网北京6月22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规范电动自行车充电收费行为的通知。通知指出,电动自行车是群众日常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引导电动自行车户外充电,是消除安全隐患、保障用电安全的重要措施。但目前部分地区充电收费行为不规范、充电费用偏高,影响了群众户外充电积极性。通知要求规范充电收费行为,引导充电服务收费标准合理形成,推动降低群众充电负担。目前,各地的电动自行车充电收费方式都有哪些探索和经验,还有哪些完善的空间?
山东临沂兰山区的凤凰城小区有2300多户居民,电动自行车上楼或者“飞线”充电的隐患是社区治理的一大难题。物业公司自筹资金25万多元,先后新建车棚31处,安装充电桩94台。
项目负责人刘庆平介绍:“现在电动车上楼(充电)基本杜绝了,在楼下基本能满足。方便业主充电,主要是安全隐患消除了。”
图片
山东临沂的一处充电车棚
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的通知提到,目前部分地区电动自行车充电收费行为不规范、充电费用偏高,影响了群众户外充电积极性。安徽宿州居民郭先生的单位和小区停车棚都有充电口,定价也不高,但他认为还有不足。他说:“计价方式感觉有点不太合理。如果电池亏电不多的情况下,一块钱就能充满。但如果选二元档的,剩下的钱就浪费了。有时候看到充满了还剩钱,心里特别不舒服。如果剩下的还能回到自己的卡里边,那是最好的。”
在北京,市民杨先生遇到过小区充电桩服务中止,充值金额消失的情况,他表示:“因为是新小区,刚装的充电桩,用了可能半个月或一个月,充电桩还立在那,但是就没有服务了,系统点不进去了,也没法退钱。”
目前,这些问题在更多的地方已经得到解决。安徽马鞍山市花园社区网格员朱孙玥介绍:“一块钱5个小时,充了多少时间,剩下的钱会退到我们手机上来。今年又增加了5个充电棚,6月底就能完成通电。”
图片
安徽马鞍山双岗小区在“老旧改”之后安装的充电桩
北京一家充电桩运营商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单次充电和账户的余额都可以线上操作退还。他说:“选择(充电)的时候,选一个三块就可以,比如说用一块二,剩一块八就给你退回了。要是退款的话都从线上,比如用了一次不用了,就点击退款,三个工作日之内,后台看到就自动给退回。”
两部门的通知提到,电动自行车户外充电设施充电费用主要包括充电电费和服务费,应当分别标示、分别计价。推动充电设施由电网直接供电,避免因转供推高充电成本。以北京为例,以往设立的电动自行车充电设施有的是民用电,也有的是商用电,成本相差约一倍,并且计费标准不区分电费和服务费,用户难以知晓费用的组成部分,个别民用电的充电设施以商用电标准收费也不容易被发现。目前,大部分设施已经统一为民用电,电费不能加价,服务费也不允许高于电费。运营商工作人员说:“现在都得按照国家标准去走,因为属于惠民工程,不能太贵,收费高了肯定不行的。”
图片
北京大栅栏社区,充电柜上标明电费和免收服务费
部分地区还在探索降低甚至取消充电服务费。北京西城区大栅栏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副科长李旭耀算了一笔账。
李旭耀说:“原来是打包收费,都是按小时收的,比如说一块钱充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特别是一块钱充两个小时的那种,一般充满电都得五六个小时,就得花大约三块钱。调整规范之后就是电费和服务费分离,电费每度0.5103元,就是5毛1,服务费不能高于电费,一般也是5毛钱。如果还取消服务费的话,充一次电也就花一度左右的电,5毛钱。”
大栅栏街道从今年5月起,针对辖区内所有由街道牵头建设的电动自行车充电设施,试点取消充电服务费。街道分析了设施运营成本,将平台费、流量费等固定成本纳入街道年度财政支出,与运营单位签订合同;将非固定、频次较低的运维成本单独列入财政支出。李旭耀表示:“在街道看来,我们交给企业的钱比企业从居民那收的钱是少的。但是经协商,企业也乐意和我们去做这个事,他们可能觉得更稳定。如果收费贵了,居民没有去他那充电,他也收不到服务费。”
图片
北京一个地铁站口设置三家运营商的充换电柜,骑手正在换取电动自行车电池
两部门的通知还提到,充电服务费实行市场调节。各地应鼓励市场竞争,不得以行政手段指定充电设施运营单位。北京东三环边的一个地铁站外,并排设置了三个不同运营商的换电柜。他们的主要用户是快递、外卖骑手,可以直接在这里更换电池,节省充电时间。骑手吴先生表示,对比电池性能,以及包月、包年的价格,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让他们有了更多选择,吴先生说:“以前是看电池(性能),现在是看这个价位。一个月差几十块钱,有的是三百元,有的是两百多元。包月也行,包年也行。”
图片
北京大栅栏街道平房区的单仓智能充电柜
各地还在结合实际情况,增设电动自行车充电设施。北京西城区大栅栏街道的平房区空间有限,充电桩和充电柜选址困难,单仓充电柜和简易充电盒可以固定在居民院落的外墙上,并配备消防安全装置,今年内计划安装850个。山东淄博张店区的张钢社区也通过社区居民出资一小部分,政府补贴一部分的方式,在楼道外安装统一的充电箱,分户设置,直接从各家的电表计价。
(记者白杰戈 王利 王丰 刘天思 赵国伟 孙玲娟 吴琳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