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育:医学为本,美学为翼,保障医美安全性

“所谓医美,第一是医学,第二才是美容,要用医学的角度去看待、解决美容的问题。所以,医生要具备两大功能:第一个是学术,掌握医学前沿知识是我们的立身之本;第二个是美,包括美容和美学,医生先要提高自己的审美,这样才能够帮助求美者获得美。”6月20日,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常委、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主任吴文育教授做客《人民名医》直播,分享医院皮肤学科医美分支创新探索与临床科学抗衰经验。
图片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主任吴文育教授(左)做客《人民名医》直播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您从事皮肤科工作多年以来,感觉到皮肤科最显著的变化有哪些方面?
吴文育:近些年皮肤科的发展非常迅速。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诊断方面,现在皮肤镜的运用非常多,比如聚焦显微镜、皮肤B超等都为皮肤病的诊断提供了助力。二是药物方面,研发出了生物制剂、靶向药物等,使银屑病、特应性皮炎等的治疗更精准。三是技术、设备方面,20世纪90年代我国只有二氧化碳激光,现在光、声、电各种品类的机器有几百种。肉毒毒素、透明质酸等也遍地开花。这些新的药物、新的器械、新的材料,都给予皮肤科非常好的支撑,实现了快速发展。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追求医美的过程中,如何保证技术及操作的安全性?
吴文育:医美的安全性是大家关注比较多的。因为医美跟治病不同,一定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再进行。我认为保障安全最重要、最核心的是三点:正规的医院、正规的医生、正规的设备或材料。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有时为了治疗效果存在超适应症使用药品、器械的现象,您怎么看?
吴文育:一个产品在报备的时候可能只有一种适应症,因为它只做了这么一个临床研究。举个例子,比如注射肉毒毒素,最早的适应症只是眉间纹,后来逐渐获批额纹、鱼尾纹等适应症。但实际上,在仅有眉间纹适应症获批时,很多医生已经用它做额纹和鱼尾纹的注射,这在当时就属于超适应症,而在今天它们已在适应症范围内。
为什么会超适应症使用?因为已有循证依据显示,这个产品是可以用在这些部位的,是安全有效的,但是医生一定要告知患者超适应症使用的情况,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目前临床上有哪些办法可以帮助求美者实现安全变美的愿望?
吴文育:治疗选择非常多,除了手术医美,现在大家更关注不需要动刀的轻医美。其中,有两大类技术受关注,一类是光声电技术,通过激光、超声、射频技术,去色斑、去红血丝、让皮肤毛孔变细等。另一类是注射美容,肉毒毒素、透明质酸、再生材料,也能解决很多皮肤问题,包括减轻皱纹、填充容量缺失、改善面部轮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