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仁青:乾坤挪移水帘洞

图片
从我的家乡铁卜加往东,沿着青海湖去一个叫黑马河的地方,就会在路旁看到一座凸起的山头,当地人把这山头叫关宝东。关宝东是藏语,意思是山神的鼻梁。这座险峻的山头,的确像是一个倒下的山神高昂着自己的头,让自己的鼻梁突兀在这天地之间。大自然的奇巧,总是超乎人们的想象——在这高耸的鼻梁下,居然还有个洞穴,就像是山神的大嘴。当地传说,进入这个洞穴,就可以直达拉萨——曾经有人,把一只山羊赶进洞穴里,在山羊身上驮上了它自己随时能够吃到的草料,便让山羊沿着洞穴自顾自径直往前行走,他自己则沿着唐蕃古道也踏上了前往拉萨的路。等他一路艰辛地来到拉萨,他惊奇地发现,他的山羊,也已经通过洞穴,抵达了拉萨。那山羊看到主人,欢喜地跑到主人身边,咩咩叫着,把自己的头紧贴在主人身上,一遍遍地磨蹭着,主人更是喜出望外,一把抱住山羊高声哭泣着,泪流满面。等人和羊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主人看到山羊身上的草料,已经所剩无几了。
次洛还没上学的时候,曾经跟着他的阿爸去过一次黑马河,路过关宝东,他阿爸就给他讲了那个洞穴以及那人和山羊的故事,次洛听了这个故事,觉得神奇又好玩,便深深记住了。
那一年藏历新年,次洛从家里过年时供奉神灵的“代日卡”供桌上偷了苹果红枣等水果,也指使我同样偷了我家供桌上的水果,偷偷把这些水果种在萨日——雪豹山上,试图把雪豹山改造成花果山,为此他还偷来了他妹妹的一只玩具猴,把它也种在了雪豹山上,希望长出一群小猴子,次洛觉得,这样,雪豹山就变成名副其实的花果山啦。
过了藏历新年,马上就要开学了,家乡铁卜加依然是一片深冬的景象:四野的山峰被茫茫白雪覆盖着,呼啸的寒风没有一刻停息的意思,寒冷统领着这里的一切。次洛穿着厚厚的“擦日”羊皮袍,坐在自家家里土灶一侧,一边烤着火,一边啃着一根羊肋骨,等待着春天的到来,等待着种在雪豹山上的那些水果早点儿生根发芽,早点儿开花结果,也等待着从那只玩具猴上长出一群活泼可爱的小猴子。在他的想象里,随着春天的到来,一座花果山就要在雪豹山诞生了。
次洛沉浸在想象之中,忽然想,等花果山上种下的水果开花结果了,等一群小猴子在山上打打闹闹的时候,还应该有个水帘洞啊!这样想着,他立刻想到了关宝东上的那个岩洞。
图片
能不能把关宝东上的那个岩洞挪移到雪豹山上呢?次洛异想天开地这样想着,顷刻间热血膨胀,立刻从暖融融的土灶一侧站起来,急匆匆走出家门,冒着外面的严寒,径直朝着我家跑来。他想跟我商量一下,有没有把关宝东上的岩洞挪移到雪豹山上的可能。
次洛气喘吁吁地跑进我家,嘴里不断吐着一股股冬天才有的哈气,一见到我,就迫不及待地说出了他的想法。
他的想法,却瞬间把我打闷了。
“这个,没有这个可能!”等我把次洛的意思弄清楚后,看着他眼睛里被热情点燃起来的明亮的光芒,有些不忍地告诉他,他这个想法简直就是胡思乱想。次洛听了我的回答,大失所望,眼睛里火一样燃烧着的明亮顷刻间消失了。他说,按照他的想法,等把关宝东山上的岩洞挪移到雪豹山,他还想着再把“大河”里的河水引到雪豹山顶上,让“大河”从岩洞的顶端流下来,形成水帘一样的瀑布,这样,雪豹山就是一座完美的花果山啦。
“你是我的唐僧喇嘛,我以为你能给我出主意想办法呢!”次洛回去的时候失望地对我说。
他的话让我低下了头,觉得很不好意思。(文/图 龙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