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6天,更新11集,播放不过亿,《金庸武侠世界》为何大扑街

全文1492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电视剧《金庸武侠世界》上线6天,更新至第11集,累计有效播放仅8141.5万,远低于预期。

02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近期爆款剧《玫瑰的故事》累计播放已超过9.80亿,集均有效播放达3162.0万。

03专家认为,《金庸武侠世界》播放成绩不理想的原因在于其质量不达标,没有满足观众期待的故事性。

04然而,编剧和导演可能认为故事性已家喻户晓,因此在打斗、打情骂俏等方面做了很多内容。

05事实上,好的编剧和会讲故事的能力对于电视剧的成功至关重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6月22日,电视剧《金庸武侠世界》上线6天,已经更新至第11集内容。这部电视剧首播之后,观众口碑情况不容乐观。那么,剧集的播放数字情况如何呢?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显示,《金庸武侠世界》的播放成绩,也并不乐观。
图片
截至目前,该剧累计有效播放只有8141.5万,集均有效播放,则只有740.1万。这个播放成绩,放在当下的电视剧序列当中,只能算是中低成本制作的剧集,是完全配不上《金庸武侠世界》这种大制作、大明星阵容的。尤其是上线6天,累计播放竟然还不过亿,就真的令人着急了。
它山之石,对比一下。近期的爆款剧《玫瑰的故事》,累计播放已经超过9.80亿,眼看着就要破10亿了。而它的集均有效播放,则是3162.0万。也就是说,《玫瑰的故事》3集内容,就抵得上《金庸武侠世界》目前上线的所有集的播放数字了。这个差距,还是较为明显的。
图片
那么,《金庸武侠世界》为什么播放成绩不理想呢?原因只有一个,没有符合观众预期的质量。或者,我们可以草率地说,这部电视剧的质量不行。我为什么认为,后者是草率说法呢?因为质量不行的电视剧,播出数据好的,大有人在。比如说,于正的《墨雨云间》质量好吗?但它的播放成绩,就非常好。
质量好坏,和播放成绩,有一些关系,但不能直接挂钩。我认为,可以和播放成绩直接挂钩的,是一部电视剧的商业看点内容。或者,更为草率一点讲,应该是一部电视剧的故事性是否丰满。故事性好的,电视剧的播放数字往往很理想。故事性不佳的,则播放数字也不会好。
图片
我在早前的文章当中,曾分析了《金庸武侠世界》当中“侠之大者”的缺失,角色脸谱化的设定不够精准等等。其实,这还是对该剧有更高的要求。尤其是“侠之大者”,这是用精品剧的方式去苛责这部电视剧。对于很多青年们而言,看这部电视剧,也不是看什么侠之大者,而是看故事。满足侠之大者,不一定播放成绩就好,但不满足故事性原则,则播放成绩一定会差。
《金庸武侠世界》这部电视剧,在故事性上,做了太多减法。可能,编剧和导演们认为,这部电视剧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了,因此,他们不需要对故事性做更好地打造了,转而,在打斗啊、打情骂俏啊等方面,做了很多内容。可能,编剧和导演觉得,打斗和打情骂俏,更符合青年人的胃口。但是,谢绝了故事性,其实是谢绝了电视剧自身的本质娱乐属性原则。
图片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江南七怪和梅超风打斗。这样的戏,是看什么呢?《金庸武侠世界》可能觉得,是看打斗,看武打招式,看特效等等。实际上,不然。真正好看的电视剧,还是应该看故事。看“故事的不稳定原则”。这一点,我展开聊几句。
对于观众而言,需要预设一个期待值,希望谁把谁打败了。比如说,江南七怪剧作当中第一次遭遇梅超风,大家的预设期待值是,江南七怪把梅超风打败。这个预设的期待值,其实便是电视剧通过剧情的方式,给观众们铺设出来的。不懂故事性的叙事,就无法铺设这个期待值。
图片
在这个具体的打斗当中,什么是故事的不稳定原则呢?那便是,一开打,两边的局势不明显,继而,天平要倒向梅超风那边,眼看着江南七怪就要被打败了。这就是故事的不稳定原则,就是观众预期和剧作结局的可能不符。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转机,而且是一个合理的转机,梅超风竟然败北了。这么一来,故事性就产生了。
再比如说,梅超风救了蓉儿和郭靖之后,江南七怪又出现了,又和梅超风交手。这个时候,要通过故事铺垫的方式,让观众们期待梅超风能够赢。而打斗的时候,则需要打破天平的稳定性,出现故事性的另一种可能。最终,倒向观众们的期待。这种晃荡,是故事性出现的重要手法。《金庸武侠世界》似乎就不懂这个手法。
图片
要让一部电视剧出现故事性,手法有很多,并不局限于我前边讲的这些例子当中。故事跌宕起伏,电视剧才会好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其实是非常会讲故事的。而很多港剧,甚至于是更会讲故事的。所以,很多港产的金庸武侠剧、武侠片,就好看。咱们目前这部《金庸武侠世界》给人一种着急赶工期的感觉,就是不会讲故事,故事性出不来,慌里慌张的,像没头苍蝇流水账。
所以,我觉得,《金庸武侠世界》播放数字上的大扑街,还不是什么“侠之大者”缺失的问题,而是它连基础的故事性都没有构建出来的问题。一个懂行的好编剧,一个懂行的会讲故事的好编剧,是多么的重要。(文/马庆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