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秦创原后 三项改革成热词 它改变了什么?有多重要?

改革开放谱新篇·陕西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三项改革”
近年来,陕西充分发挥科教潜能,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持续把陕西科教优势转化为高质量发展胜势。
2021年3月,陕西省启动建设秦创原创新驱动平台,深化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秦创原”开始成为热词。
2022年3月,《陕西省深化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推广科技成果转化“三项改革”试点经验实施方案》出台,“三项改革”作为“点火器”,持续放大秦创原建设效能。
如今,“三项改革”成为推动陕西科技创新和高质量发展的又一热词,不断被高校、科研院所、医疗机构、科技金融等创新主体和新闻媒体甚至社会公众广泛提及,并得到了中央肯定,典型做法入选新一批全国干部学习培训教材,被中央科技委简报作为典型经验刊发。科技部科技成果转化促进司主要负责人来陕实地调研后表示,陕西科技成果转化“三项改革”在体制上破除了科技成果转化的瓶颈难题,举措有力、成效显著、值得肯定,鼓励陕西持续深化改革,为国家科技成果转化探索路径。
“三项改革”是哪三项?它破解了什么难题?取得了什么效果?为何能得到中央肯定?根据从陕西省科技厅了解到的情况,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对这些问题做了系统梳理。
“三项改革”针对的难题是什么?
2021年3月,陕西省启动建设秦创原创新驱动平台,这是陕西省委、省政府的一项重大决策,是打破科技优势与经济发展转化堵点的关键之举。
3年来,秦创原有效释放了陕西创新势能,成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牵引和坚实底座,成为新质生产力的增长极。这其中,有许多可以总结的经验。但最为关键的是什么?
此前面临的现实是:陕西有百余所高校、1800多家科研机构、上百万名专业技术人才,然而丰厚的科研成果却转化难。从供给端看,高校院所科技成果总量逐年增加,但与市场需求结合不够紧密;从需求端看,一些企业科技成果研发与吸纳能力不强,一些科技攻关创新产品国产替代推广应用较慢;从转化链条看,科技成果转化涉及科技、财政等多部门多领域,相关主体对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的资产属性、保值增值等看法不一,“不敢转”等顾虑尚未根本消除。
概括来说,科技成果转化存在着“不敢转”“不想转”“缺钱转”等问题。
针对这些难题,陕西的对策是:大力推广实施职务科技成果单列管理、技术转移人才评价和职称评定、横向科研项目结余经费出资科技成果转化,即所谓的“三项改革”。
破解“不敢转”
让科研人员大胆转化
“三项改革”怎样破解“不敢转”?办法是:对职务科技成果采用区别于一般国有资产的管理方式。为创新“撑腰”,让科研人员大胆转化。
根据现行规定,利用财政资金形式的职务科技成果属于国有资产,在其转化前绕不开定价环节,科技成果作价投资形成股权中由高校持有的部分也属于国有资产,国资管理部门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有强制要求,一旦成果定价低或转化失败,就可能触及国有资产流失的“红线”,导致部分高校教师和相关决策人员不敢转。
“三项改革”方案提出,对职务科技成果采用区别于一般国有资产的管理体系,以作价入股等方式转化职务科技成果形成国有资产的减值及破产清算,不纳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管理考核范围。同时,完善相关配套制度,建立健全高校领导和职能部门尽职免责、监管等制度机制,在成果转化不会造成违法违纪违规以及资产损失风险的同时保障高校合理权益。
2023年,全省高校院所技术合同成交额 316.66 亿,较 2022 年增加102.68%,“中国高校专利转让排行榜”中,陕西专利转让总数7559件、同比增长44.86%,排名全国第4。
破解“不想转”
让科研人员“名利双收”
“三项改革”怎样破解“不想转”?办法是:科技成果转化贡献可以作为职称评审的重要指标,让科研人员“名利双收”。
明确了技术转移人才参与职称评审的两条成长路径和评价标准,对面向经济主战场,开展新技术概念验证、中试熟化、产业化工作的高校教师,按照分类评审要求纳入“教学科研型”参加职称评审,重点评价其科技成果转化取得的经济、社会和生态价值;对专职服务成果转化的科技管理人员,纳入工程序列参加职称评审,重点评价其推广本单位科技成果取得经济社会效益过程中所作贡献,以能力、业绩和贡献评价人才。
例如,西安石油大学严正国科研团队长期致力于油井可视化检测设备研究,由于缺少科学引文索引(SCI)论文和国家级项目,达不到评教授的条件。三项改革实施后,该教师凭借成果转化贡献成功晋升教授职称。
破解“缺钱转”
让好成果走向市场
“三项改革”怎样破解“缺钱转”?办法是:横向科研项目经费结余可出资成果转化。为创新“搭台”,让好成果走向市场。
“三项改革”方案提出,高等院校探索科研人员将横向科研项目(横向科研项目指科研团队承接厂矿等企事业单位的科技协作、转让科技成果、科技咨询及其他涉及技术服务的项目)结余经费以现金出资方式,入股科技型企业,形成“现金入股+技术入股”的投资组合,并将这一出资方式视为职务科技成果转化行为。允许高校设立横向科研项目结余经费“资金池”,或者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双方或多方签订合作协议,投资成果转化,有效破解了转化缺资金、结余不敢投的两难状况,形成激励科研人员推动成果转化的长效机制,既放大了横向科研项目结余经费的使用效应,又给参与科技成果转化的企业吃下了“定心丸”。
例如,由于缺少合理有效的资金利用渠道,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黄廷林科研团队有部分横向科研项目结余经费长期闲置。2021年,团队科研成果在转化时,出资方希望能通过“现金入股+技术入股”的方式,实现利益捆绑,共担风险。为此,学校以双“股”齐下的形式积极推动科研成果在西咸新区落地转化。学校根据成果转化的经济和社会价值,在年终绩效考核中对学院与个人进行加分奖励。
破解“转得慢”
十条措施激发创新创业活力
其实,除了“不敢转”“不想转”“缺钱转”,还存在着“转得慢”问题。
在全面总结“三项改革”试点经验基础上,陕西聚焦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不会转、转得慢等问题,力促转成功、快转化。2022年12月,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深化科技成果转化“三项改革”十条措施》,包括“先使用后付费”“权益让渡”“先投后股”等10个方面27条,全方位推进国资监管、人才评价、科研经费管理和成果评价等领域改革与创新,努力形成科技成果转化“小切口实现大突破”示范效应,持续激发社会创新创业活力。
比如,“先使用后付费”政策,支持试点高校院所将已实施单列管理的科技成果许可给中小微企业使用,由许可双方约定采取“零门槛费+里程碑支付+收入提成”或“延期支付”等方式支付许可费。再如,针对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中高校院所留存的成果所有权处置流程烦琐、收益方式不明确等问题,提出了探索“权益让渡”转化方式,使成果完成人拥有职务科技成果的完整权益,能够自主决定如何转化。
总的来说,“三项改革”是激活创新创业活力、缩短科技成果物化周期、破解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难题的关键举措。通过不断破除制度藩篱,用改革“点火系”破障碍、闯难关、蹚新路,陕西科技创新“关键变量”正成为高质量发展“最大增量”。
“小切口大突破”
显著激发全省创新创造创业活力
截至目前,“三项改革”全省试点单位已扩大至156家,单列管理科技成果达到8.9万项,完成成果转移转化达到2.3万项,科研人员领办创办企业达到1395家,563人凭借成果转化贡献晋升职称。2023年,全省技术合同成交额达4120.99亿元,同比增长34.95%;就地转化的技术合同项数和成交额占比,分别比2022年提高了11.1和4.5个百分点。
“三项改革”极大地激发了科技人员参与科技成果转化的积极性,激活了陕西省强化创新驱动的资源和潜能。一大批科技成果被及时应用到具体产业和产业链上,显著激发了全省创新创造创业活力,形成“小切口大突破”的放大效应,在我省加快培育新质生产力、塑造高质量发展新动能的进程中持续发挥牵引、示范和带头作用。以“三项改革”为牵引,凝练形成的“一院一所一校一港一企”模式,通过不断探索试点新举措,持续完善着科技成果转化的陕西方案、陕西路径、陕西实践。
由于持续推行“三项改革”等创新举措,全省创新生态不断优化,一大批科技企业拔节生长。全省技术合同成交额连续两年增速超过30%、突破4000亿元,2023年全省科技型中小企业、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分别达到23940家、16754家,“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马虎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