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城市财政收入来源对比:这地基金收入占比近半

在前面的数据中,我们从30多个三级指标的角度,分享了玉林和深圳2024年财政预算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玉林和深圳这两座同属华南地区的城市,其财政收入来源,区别非常明显。
这让我们好奇,其他城市的情况会是怎样的?
为了更好地展示数据分布,我们选取财政收入的五大来源信息,分别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非税收入、一般公共预算转移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中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和政府性基金转移收入。
由于城市规模有大有小,采用百分比,可以忽略城市的规模和历史,能更直观地展示数据的分布情况。
我们选取了6座城市,分别是西部地区的玉林(广西)、眉山(四川),中部地区的太原(山西)和东部沿海的上海、深圳(广东)和嘉兴(浙江)。
图片
从分布看,深圳、上海、太原和玉林70%的财政收入,来源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而嘉兴和眉山,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大约各占一半。
很多人说,税收是当地最主要的财政来源。但数据显示,这句话适用于上海和深圳,但不适用于玉林、眉山等发展水平更低的城市。
包括罚没收入在内的非税收入,在选取的6座城市中,所占比重都不算高,其中眉山最高,占比达到14%。
太原约三成的财政收入,来源于一般转移支付。深圳、上海、嘉兴等地在20%以内,例外的是玉林,当地2024年预算中,有56%属于转移性支付。
除了转移支付外,政府性基金收入也是一些城市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比如嘉兴市有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来源于政府性基金收入。
何谓政府性基金收入,由本级收入和转换收入构成,其中本级收入包括了污水处理费、车辆通行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等。
以嘉兴为例,当年2024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963亿,其中540亿属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俗称卖地收入。
四川眉山2024年预算258亿元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占财政收入的比例高达47%,其中249亿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