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基金经理扎堆“转型”研究员

全文1742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近两年,基金经理转岗研究员的情况在业内并不罕见,但多名基金经理同时转型做研究员较为少见。

02东吴基金旗下的两名基金经理丁戈、王瑞因业绩不佳卸任在管产品,分别转任高级行业研究员和行业研究员。

03业内人士分析,基金经理转岗做研究员的原因可能与业绩表现、职业方向选择和公司业务发展需求等因素有关。

04随着基金公司考核制度更加严格,行业人才的优胜劣汰也在加速中。

05然而,在基金经理转岗成为研究员的过程中,需要保持谨慎,防止频繁更换基金经理对产品正常运行造成影响。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每经记者:李蕾    每经编辑:彭水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近两年来,基金经理转岗研究员的情况一直都存在,也被业内戏称为基金经理“回炉重造”。不过多名基金经理纷纷转型做研究员却不多见,最近就出现了。
近日,东吴基金发布了东吴新经济混合、东吴阿尔法灵活配置混合、东吴安盈量化混合、东吴安享量化混合等多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有意思的是,根据公告,东吴基金旗下的两名基金经理丁戈、王瑞都将卸任在管的所有产品,丁戈转任该公司“高级行业研究员”,王瑞也转岗做行业研究员。
有业内人士分析,基金经理转岗做研究员显然不是常规路径,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与基金业绩表现、基金经理职业方向选择乃至公司的业务发展需求等因素相关。而随着基金公司考核制度更加严格,行业人才的优胜劣汰也在加速中。 
基金经理纷纷转岗做研究员
从一个典型的基金经理成长路径来看,一般是金融相关专业毕业——进入公募基金做研究员助理——成为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成为基金经理。
不过近年来,基金经理“反向”操作、转岗研究员的情况却屡屡出现。
6月22日,东吴基金接连发布了旗下东吴新经济混合、东吴阿尔法灵活配置混合、东吴安盈量化混合、东吴安享量化混合等多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
根据公告,东吴新经济混合、东吴阿尔法灵活配置的原基金经理丁戈离任,这也意味着丁戈卸任了在管的所有产品。更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转任去向:从6月21日转岗为东吴基金的高级行业研究员。
公开资料显示,丁戈是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曾任职中银基金研究员,2020年9月加入东吴基金任专户投资经理,2021年12月起开始管理公募基金。在担任基金经理期间,丁戈管理了两只产品(份额合并计算),东吴新经济A的任职回报为-69.16%,排名在2458只同类产品中几乎垫底;东吴阿尔法A的任职回报为-53.69%,排名也位列同类产品的后5%。
“接棒”丁戈这两只产品的都是徐慢。从履历上来看,徐慢2022年3月加入东吴基金担任高级行业研究员,这也是他第一次出任公募基金经理。而丁戈则是转岗成为高级行业研究员,两人正好对调了一下角色。
无独有偶,东吴安盈、东吴安享的原基金经理王瑞,也在同一天离任,转岗成为行业研究员。
公开资料显示,王瑞曾任职中泰证券研究员、上海华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助理,2020年8月加入东吴基金,2020年10月至2022年12月担任投资经理,2023年1月开始管理公募基金,离任前管理着东吴安盈、东吴安享两只产品。其中,东吴安盈量化A的任职回报为-14.11%,在同类产品中排在约前45%;东吴安享量化A的任职回报则为-55.45%,在2175只同类产品中排在倒数第二。
值得一提的是,接替王瑞管理这两只产品的谭菁也是一名“新手”,2021年10月加入东吴基金担任高级行业研究员,这也是她第一次担任基金经理。
两名基金经理齐齐转岗做研究员,不由得让人疑问:什么情况? 
考核制度严格,公募加速优胜劣汰
基金经理转岗成研究员,其实早已有之。
去年年底,海通资管发布公告称,旗下海通核心优势一年持有期混合型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基金经理李晨将于当年12月6日由基金经理转岗至公司权益研究部研究员。
去年8月,国元证券发布公告称,国元元赢六个月定开基金经理陈帅因公司安排原因,已于当日转任研究岗位。
再把时间向前推,2022年7月,根据人保资产发布的公告,该公司基金经理彬彬由于工作调整离任人保优势产业基金经理,转任研究员;2021年8月,鑫元基金首席固收投资官王海燕就因岗位调整离任,转任研究员工作。
事实上,过去公募基金研究员升职可以说是个“老大难”问题。虽然基金经理很多都是由研究员升任而来,反过来却并不意味着研究员都能顺利成为基金经理,尤其是在近年来大量人才涌入公募行业,但基金赚钱效应减弱,基金公司都在“降本增效”的背景下,由研究员升任基金经理的难度就更大,“坑位”也更少。
也正因如此,要从基金经理转岗成为研究员,听上去就更不合常理了。
有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过去基金经理转岗成研究员,大概率是因为业绩不佳,尤其是一些连续考核不合格、处于尾部的,“被优化都很正常,基金公司也有末位淘汰”。从前文提到的多位基金经理公开业绩来看,似乎符合这种情况的不在少数。除此之外,也不排除有部分基金经理是因为个人职业规划或者公司业务调整而转岗。
今年以来,我们也能从公告中频频看到因为业绩不佳而被迫卸任的基金经理,这在过去并不多见。一方面,这显示出基金公司的考核制度更加严格,优胜劣汰也在持续加速中;另一方面,这种做法是对基民负责任的表现,但在“接棒”基金经理的选择上也应该保持谨慎,同时还要防止频繁更换基金经理对产品正常运行造成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