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汽人事换防大局已定,陈虹交给王晓秋的担子有多重?

图片
6月21日晚,“上海发布”官方公布了《上海市市管干部任职前公示》,其中现任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的王晓秋以及现任上海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的贾健旭二人均出现在了公示名单上,二者均拟任市管企业正职。
这意味着此前有媒体爆料的上汽集团人士大换防已初步获得官方证实,根据爆料,上汽集团现任董事长陈虹即将正式退休,王晓秋将接任上汽集团董事长一职,而贾健旭则接任王晓秋此前的上汽集团总裁一职。
此外,贾健旭目前担任的上汽大众总经理一职,将由现任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徐平接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此次上汽集团的人事变动都以一个“稳”字为先,从一把手依次向下递延的人事任命均与此前外界猜测吻合。然而,这一稳步换防的领导班子,却要带领上汽迎来一个无比艰难的挑战期。
一代汽车人谢幕
图片
从一汽、北汽到东风,如今又轮到了上汽,中国汽车企业中的几艘“航空母舰”在近两年集中迎来一把手换防。这些卸任的一把手们年龄相仿,均见证了中国汽车工业腾飞的“最好年代”,也在大环境的成就与个人的努力下完成了极其精彩的职业生涯。
1961年出生的陈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上汽人”,自1984年从同济大学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这位高学历的技术型领导便在上汽集团内部就值,从上海汽车拖拉机工业联营公司轿车项目组联络员一路晋升至助理、厂长。在上汽大众任职期间,他参与了上海桑塔纳轿车项目的技术引进和国产化工作,并在其中积累了大量经验。
2004年,陈虹升任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并于三年后升任上汽集团副董事长;2014年正式担任上汽集团董事长一职。
2020年,本应来到退休年龄的陈虹因优异表现而被董事会一致投票通过续任三年,任期直到2024年6月30日。这也意味着陈虹在上汽集团董事长职位上做满了整整10年。
图片
而继任者王晓秋生于1964年,如今也已年满60岁。作为同样经验丰富的“老上汽人”,王晓秋职业生涯中的关键锚点发生在2003年,那一年上汽集团正式启动自主品牌项目,而王晓秋正是首任负责人。
因此,从履历上来看,王晓秋接任陈虹也是上汽自主品牌的一次机遇,尽管在强大的集团优势和当初敢为人先的精神下,上汽自主品牌曾在2018年前后经历过短暂的高光时刻,但在后续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却未能保持优势,在当下自主品牌的龙争虎斗中,上汽集团的表现并未达到预期。
接替王晓秋担任集团总裁的贾健旭,则从“领导层年轻化”上带给外界不少期待。出生于1978年的他具备明显的年龄优势,曾在上汽集团海外市场的开拓中扮演关键角色。从2023年2月开始,贾健旭担任上汽大众总经理一职,并凭借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手段成功将大众ID.系列打造成为市面上为数不多的热销合资纯电车型。
上汽驶向何方?
在陈虹掌舵的十年时间里,上汽集团经历了一步一登高,直至巅峰的辉煌时刻,也在车市存量竞争与新能源崛起的背景下不可避免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甚至可以说,如今的上汽集团,才是真正到了“最紧迫的关头”。
图片
2023年4月,上汽集团发布“新能源汽车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提出了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350万辆的目标。更重要的是,自主品牌在新能源汽车整体销量中的占比将达到70%。
然而,尽管荣威在前不久隆重发布了DMH混动系统且产品竞争力可圈可点,但后续产品布局和优势技术落地速度必须快一点、再快一点,才有希望与比亚迪吉利等自主品牌佼佼者分蛋糕,跻身第一梯队。
图片
让这层挑战更上一层楼的是,原本在近几年专注海外市场,并且成绩相当不错的名爵品牌,成为了近期欧盟对中国新能源车加税的最大受害者。由于上汽在欧洲市场销量遥遥领先,且不愿配合提供其电芯等核心技术的详细信息等因素,上汽集团被欧盟课以重税,38.1%的加税幅度为上汽在欧洲等重点市场的开疆拓土平添了重重阻碍。
这两方面的难题均要留给曾在上汽集团乘用车事业和欧洲市场拓展中有着重要表现的王晓秋和贾健旭来解决。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与外资合作方携手推动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两大合资品牌的转型,任务不可谓不艰巨。
但古语有言:事在人为。如今在市场上的汽车企业,又有几个没有面临着与上汽相似的处境?相比之下,上汽不缺资金、技术、人才,缺的或许只是决心和机遇。期待这个以“稳“开头的全新领导班子,能够在接下来给外界带来更多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