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多地槟榔树染上黄化病,槟榔产量面临小幅下滑

全文1970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海南万宁、琼海、陵水等地六成槟榔林染上黄化病,部分槟榔树枯死,业内专家表示黄化病无法根治,只能在初、中期进行相关治理。

02由于黄化病感染,今年槟榔产量可能只是小幅下滑,部分种植户已放弃种植槟榔或与其他作物套种以获得收益。

03另一方面,槟榔在海南当地农业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带动当地200多万人就业,现存槟榔相关企业1.54万家。

04受槟榔社会争议影响,部分种植户对槟榔产业的未来不确定,或逐步转型发展,尝试槟榔林和榴莲套种或种植其他热带水果。

05专家建议政府牵头规范槟榔产业发展,明确槟榔属性定位,为槟榔产品监管提供法律依据。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眼下“中国槟榔之乡”海南万宁进入槟榔结果期,但大部分槟榔树又一次遭受黄化病侵袭。
新京报记者近日从多位行业人士处获悉,海南万宁、琼海、陵水等地六成槟榔林染上黄化病,部分槟榔树枯死。业内专家表示,黄化病无法根治,只能在初、中期进行相关治理,或可以延长槟榔树寿命。如果染病严重,只能砍掉重新种植。
有行业人士介绍,黄化病已在海南当地出现多年,尽管今年感染率较高,但还有部分槟榔树管理得当,可以继续正常结槟郎果,今年槟榔产量可能只是小幅下滑。还有受访者透露,近年来或受到槟榔社会争议影响,当地一些种植户放弃种植槟郎,或者和其他作物套种来获得收益。
海南槟榔再遭黄化病侵袭
近期有媒体报道,海南万宁一带槟榔林感染黄化病,成片槟榔林面临枯死。这也是海南万宁市槟榔协会会长符西强最近头疼的事,近几年他种植的100多亩槟榔树也染上黄化病,一些症状严重的槟榔树可能会枯死。
“不只是万宁,周边的琼海、陵水等地的槟榔树也成片被感染,不过没有报道的八成那么多,粗略估计是六成左右的槟榔林。”符西强说。
海南万宁一位曾从事槟榔交易的商户也透露,周边很多农户散种的槟榔也已染病,由于治理成本高,有农户放弃了养护。
农业农村部资料显示,黄化病,即槟榔长线形病毒黄化病,发病初期主要引起槟榔树冠中下层叶片黄化,后期黄化症状扩展到幼叶和上层叶片。发病严重时,新叶无法正常展开,树冠冠幅明显减小,萎缩成束顶状,丧失结果能力,最后整个树冠黄化甚至枯顶死亡。
海南省农业科学院热带果树研究所所长冯世杰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黄化病是槟榔树常见的一种病症,据了解海南目前大多数槟榔园都遭受了黄化病侵袭。黄化病不能根治,只能在染病初期和中期进行适当的科学防控管理,水肥方面精细化管控,可以延缓槟榔树10年—20年的寿命继续结果。如果槟榔树染病较为严重,只能连根砍掉,进行土壤处理后重新种植。
槟榔产量预计小幅下滑
事实上,槟榔黄化病早就是海南槟榔的隐患。据媒体报道,上世纪80年代,黄化病便已在海南发现。据上述曾从事槟榔交易的商户讲述,近几年随着槟榔市场规模扩大,收购价格水涨船高,不少农户扩种,虫害增多,疏于管理,导致黄化感染率越来越高。
为应对黄化病,符西强近年换了一次又一次的药剂喷洒,但收效甚微。冯世杰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黄化病的成因,业界普遍认为是病毒引起的。大面积感染是病毒通过水源、虫害传播等多方面造成的,单纯用药效果不大。如果是初、中期感染,对开花结果的影响不大,只要进行良好的槟榔林管理,尤其是水肥、根系管理,用一些好的营养物质、植物调节剂来促进根系恢复发展,便可以正常结果,槟榔果的质量不会受到影响。另外,要加强防病虫管理,延缓槟榔黄化病的发展。”
受黄化病影响,今年的槟榔产量会发生何种变化?符西强说,自家槟榔树感染黄化病,但大部分还能正常结槟榔果,今年产量可能会出现少量下滑。周围不少种植户已经将感染严重的槟榔树砍掉重新种植,新树要2年至3年的时间才能结槟郎果。
商户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不少槟榔树枯死,有种植户放弃管理,产量会有小幅度下降,“去年的收购价是15元/斤—16元/斤,今年的价格也不会低,可能还会略高。”
有种植户转型发展
海南槟榔还面临舆论争议与市场监管变化的影响。
槟榔因含有槟榔碱、麻黄素等物质,摄入后能使人兴奋,产生依赖性。如果人长期嚼食槟榔,可能会有口腔癌风险,这也使得槟榔引发争议。2020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修订的《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取消“食用槟榔”类别,意味着槟榔不能再作为“食品”销售。随后多地监管部门下发要求,槟榔不属于食品,不得将槟榔与食品放同一货架。
另一方面,槟榔已在海南当地农业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几位受访者均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在海南万宁、保亭、陵水等地,种植槟榔仍是当地农户重要的收入来源,这一产业带动当地200多万人就业。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现存槟榔相关企业1.54万家,细分来看,槟榔种植相关现存企业共669家,其中海南拥有656家,占比达98%。
符西强和商户均提及,尽管槟榔饱受争议,但当地几种经济作物中,槟榔的经济效应最高,还是有很多农户更愿意种植槟榔。“比如两亩地全部种槟榔树,按近几年槟榔最低收购价10元/斤来计算,两亩地的槟榔产量就可以卖到8万元以上的价钱。而且槟榔种植过程粗放,不用精细化管理,人工成本也低。”前述商户说。
不过,也有受访者提到,或许受槟榔的社会争议影响,部分种植户对槟榔产业的未来不确定或不看好,近两年在逐步转型发展。
冯世杰观察到,当地有种植户尝试槟榔林和榴莲套种,增加收益。另据媒体报道,海南省近年来发展林下经济,尝试在槟榔林中套种山竹等水果作物来发展当地农业经济。还有农户在槟榔园遭受黄化病之后,决定砍树重新种植百香果、荔枝等热带水果来创造新的增收项目。
对于槟榔产业发展,农业农村部曾在答复政协委员提案时称,国家有关部门将支持海南省借鉴烟草监管经验,从“特色产品”“嗜好品”管理角度,加快推进槟榔产业健康发展的地方立法工作,开展将槟榔作为地方特色农产品规范管理的试点,明确槟榔属性定位,为槟榔产品监管提供法律依据。
冯世杰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槟榔产业还是需要政府来牵头规范发展,目前槟榔的食品身份被取消,只是一种制品,可以作为药用来生产。如果将槟榔像烟酒一样进行管理,也许更能规范发展。
新京报记者 刘欢
编辑 李严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