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面临的“心腹大患”,一个接一个出现在俄罗斯后方

全文1607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达吉斯坦共和国近日爆发恐怖袭击,6名恐怖分子被击毙,当地15名警察牺牲,数十人受伤。

02乌克兰纳粹分子被指控策划并煽动此次恐怖袭击,但具体证据仍需进一步调查。

03与此同时,俄罗斯莫斯科中央内部的分裂势力也值得普京警惕,去年瓦格纳事件反映了政治精英内部的不同认知。

04此外,俄罗斯经济上的隐患也不可小视,被排除在世界科技革命大门之外,经济增长长期停滞。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时隔3个月,俄罗斯大后方一夜生变,普京的心腹大患,一个接一个出现。
位于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达吉斯坦共和国,日前爆发恐怖袭击事件,首府马哈奇卡拉市以及第二大城市杰尔宾特市的3座教堂和1座交警检查站遇袭。截至目前,6名恐怖分子已经被击毙,当地15名警察牺牲,数十人受伤。
图片
【普京刚从越南回来,国内就发生了这么大的意外】
达吉斯坦共和国总统梅利科夫宣布该地区哀悼三天,取消一切娱乐活动。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向普京表示哀悼,并强烈谴责恐怖袭击。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表示,达吉斯坦的恐怖袭击是“外部势力”策划并煽动的,目的是“分裂俄罗斯人民”,“乌克兰纳粹分子”会对一切负责。美国及其卫星国无法接受他们的“基辅傀儡”在前线的失败,因此变成了“国家恐怖主义的支持者”。
图片
【截至目前,6名恐怖分子已经被击毙】
当然,凡事要讲究证据,这件事到底是否跟“外部势力”有关,还需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曾经作为普京心腹大患的北高加索分裂主义势力,如今已经隐隐有了卷土重来的迹象。
2009年4月,也就是第二次车臣战争结束后9年,俄军全部撤出了车臣地区,北高加索地区进入到了为期8年的反恐行动阶段。2017年12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宣布“彻底击败”了北高加索地区的恐怖分子;2021年1月,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宣布“彻底剿灭”了当地的地下武装分子。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沉寂多年的北高加索的分裂势力,在“伊斯兰国”的支持下,从今年春天开始再度活跃。3月初,6名武装分子在北高加索的印古什地区与当地安全部门爆发激烈交火,当地进入反恐紧急状态。根据俄方后来的通报,这6名武装分子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有着密切的关系。
图片
【莫斯科音乐厅恐袭,4名恐怖分子对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
紧接着就是我们熟知的莫斯科音乐厅恐袭,4名恐怖分子对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造成144人死亡,超过500人受伤。这是2004年别斯兰人质危机以来,俄罗斯发生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虽然“伊斯兰国”宣布对此事负责,但俄罗斯方面一口咬定此事与乌克兰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恐袭发生前半个月,美国和伊朗就曾通过不同渠道得知了相关情报,并向俄罗斯发出恐袭的警告。但根据普京的说法,西方国家的有关警告都是“彻底的讹诈”,是为了“恐吓并破坏俄罗斯的社会稳定”。
而就在音乐厅恐袭发生后的一周后,达吉斯坦又爆发了恐袭事件,在24小时的交火过后,3名武装分子被活捉。根据审问的结果,这些人原本打算在当地的水坝上安装炸弹。
图片
【在24小时的交火过后,3名武装分子被活捉】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北高加索地区的分裂主义活动,以及伴随而来的恐怖袭击,恐怕只是一个开始。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俄罗斯内外部的各种矛盾和隐患,可能还会一个接着一个地爆发。
相比地方上的分裂,莫斯科中央内部的分裂,其实更值得普京警惕。去年爆发的瓦格纳事件,不是一次孤立的、偶然的事件,它反映了俄罗斯政治精英内部对这场战争,以及如今俄罗斯社会的不同认知,是普京所代表的俄罗斯温和保守派,与极端保守派、自由派等其他势力的矛盾集中体现。
图片
【去年爆发的瓦格纳事件,不是一次孤立的、偶然的事件】
普里戈任本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后支持他的那些势力。去年普京顶住了压力,坚持保住了国防部,普里戈任坠机身亡。而一年后,普京也做出了让步,把绍伊古调离国防部,并对绍伊古在军中的团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整顿——绍伊古安插的4名副防长,现在已经全部离任。
与此同时,经济上的隐患也不可小视。虽然俄罗斯扛过了制裁,经济在短期内展现了不错的韧性,但从长远来看,俄罗斯已经被排除在世界科技革命的大门之外,经济增长的长期停滞是大概率事件——那些吹嘘“俄罗斯越打越有钱”的人,恐怕无法体会到俄罗斯普通民众对本国物价飞涨、工资却一点没涨到底是感受。
不久前美国对俄采取新一轮金融制裁后,莫斯科交易所宣布暂停美元和欧元交易,俄罗斯人开始在货币兑换所门口排队抢美元,美元兑卢布的黑市汇率甚至达到了1比200,比银行汇率高出1倍多——用脚投票的道理,放在哪儿都一样。
还是那句话,短期内的所谓“好消息”,不能掩盖长期的矛盾。2017年,俄罗斯曾信誓旦旦地宣布“彻底消灭了北高加索的恐怖分子”。结果7年后,俄乌冲突的长期化,不仅让这种虚假的胜利不攻自破,也让其他矛盾一个接一个地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