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航空密集开飞欧洲,中欧航线恢复为何“一边倒”

全文1799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吉祥航空将于7月1日和7月3日新开两条到欧洲的洲际航线,上海-曼彻斯特和上海-布鲁塞尔,使其在欧洲的航点增加到5个,远程洲际航线达到6条。

02除赫尔辛基外,吉祥航空的米兰、雅典、曼彻斯特和布鲁塞尔4个欧洲航点都是在疫情后新开的。

03目前,吉祥航空的国际航线航班量已经超过了2019年同期,其中欧洲新开航点是重要的助力。

04然而,传统的欧洲航司到中国的航班还未完全恢复到疫情前,恢复进度远低于国内航司。

05专家指出,中方航司在中欧航线上的恢复率高于欧洲航司,与其无须绕开俄罗斯领空飞行有关。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7月1日和7月3日,大本营在上海的吉祥航空(603885.SH),将接连新开两条到欧洲的洲际航线,上海-曼彻斯特和上海-布鲁塞尔,不仅首次进军西欧传统航空市场,也令其在欧洲的航点增加到5个,远程洲际航线达到6条。
值得注意的是,除赫尔辛基外,吉祥的米兰、雅典、曼彻斯特和布鲁塞尔5个欧洲航点中,有4个是在疫情后新开的。
在疫情后以航线恢复为主的国际航线市场上,以吉祥航空为代表的国内航司们,已经开始加大马力新开航线,抢占欧洲市场的“地盘”,而传统的欧洲航司到中国的航班,却还未完全恢复到疫情前。
图片
吉祥航空密集飞欧洲背后
上海-曼彻斯特和上海-布鲁塞尔开航初期均为每周三班,由吉祥航空的波音787梦想飞机执飞。吉祥航空商务部总经理成玺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根据目前的销售情况,上海-布鲁塞尔首航航班的客座率已经接近满载。
就在今年4月,吉祥航空刚刚新开上海-雅典直航,当时也是首个上海到希腊的定期客运航班。
成玺告诉记者,在吉祥已经开通的洲际航线上,有大约3成是中转乘客,从国内外各地经过上海飞往国外,其中也包括一些来自日本、东南亚国家的乘客。这一方面与上述国家到欧洲的航班尚未完全恢复不无关系,也与吉祥加大了对中转旅客的吸引有关。目前,吉祥的航线网络可以承载国内国际近30个城市经上海往返欧洲,不仅行李直达,还提供免费中转休息室或中转住宿。
图片
“目前吉祥的国际航线航班量已经超过了2019年同期,其中欧洲新开航点是重要的助力,”成玺告诉记者,今年年底,吉祥航空订购的10架波音787梦想飞机预计全部到货,执飞更多的洲际航线,才能更好提升宽体飞机的运营效率。
这样的国际航线恢复速度,要比民航局定下的目标快得多,而吉祥航空并非唯一一家。
在今年年初的民航工作会议上,民航局对今年国际航线的恢复定下的目标是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80%,但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已经开启的新航季中,不少航司的国际航线恢复进度已经超过了民航局制定的目标。
比如中国国航(601111.SH)方面就透露,三季度以后公司的国际航线有望恢复到2019年的90%,中国东航(600115.SH)的国际航班恢复则已经恢复到了2019年的90%左右。
中外航司航班恢复两重天
中欧航线是国内航司恢复和新开国际航线的重点市场。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7月29日起,国航将新开成都天府—米兰航线,令公司的意大利航线增至每周往返62班。目前,欧洲航线上的最大承运人国航,中欧航线的航班量已经恢复到疫情同期的120%。
今年9月26日,东航也将新开上海-意大利威尼斯航线,这条到欧洲的航线也是疫情前没有的。此外,东航旗下的上航还将在7月6日新开上海-法国马赛。
东航曾在今年3月的业绩会上透露,公司欧洲航线的恢复已接近疫情同期的150%,其中结构有一些变化,比如俄罗斯航班大幅增加,也新开了一些航线,此外还加大了第六航权的中转,比如从欧洲到澳洲之间,包括日韩到东南亚到澳洲到欧洲之间,这种利用第六航权的中转有非常大幅度的提升。
南航的中欧航线也已恢复到疫情同期的115%左右,并在6月20日新开扬州-伦敦盖特维克航线。相比之下,外航的航班恢复率还不到疫情同期的50%。
根据航班管家的最新统计数据,截至今年6月的中欧航线上,国内航司的恢复率达到107.9%,国外航司则只有46.4%。
在目前的中欧航线上,中方航司的份额也已占据了“压倒性”优势,这种优势比中美航线以及所有国际航线市场的中外航司市场份额对比都要明显。
今年6月,中方承运人在中欧航线上的航班量份额占72.4%,外航的份额只有27.6%。
而在疫情前,中外承运人在中欧航线上的航班量份额差别不大,中方为52.98%,外航为47.02%。
对此,多家欧洲航司的管理层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透露,全球航司目前都面临因零部件生产和供应链问题带来的飞机交付延迟,这也影响了公司的一些国际航线的恢复速度。
而除了上述客观原因,欧洲航司在中欧航线上的恢复远低于中国航司,与其需要绕开俄罗斯领空飞行也有关。
在此之前,从欧洲等国飞往中国、日韩等国,飞越俄罗斯领空是最经济的飞行路线。
然而,自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国家就与俄罗斯互相关闭了领空,这意味着,欧洲航司要执飞中国、日韩等航线,需要绕开俄罗斯领空,不仅将增加飞行时间,也意味着增加飞行成本。
以上海至巴黎和伦敦航线为例,在地图上测距,经过俄罗斯领空的最短路线为9300公里左右,而稍微往南绕道土耳其、中亚地区往返中欧,地图测距的距离为10400公里左右。
“目前中方航司无须绕开俄罗斯飞欧洲,因此执飞中欧航线相比欧洲航司也就有了一定的成本优势,”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对记者指出,与此同时,中美航线由于航权对等要求,目前仅恢复到疫情前的两成左右,国内航司原本要飞美国的宽体机,也就更多投入到了一些航权仍有空间的欧洲、中东等市场。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