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董事长的芯片局:号称要投资400亿,后因66万元工程欠款被诉破产

全文3787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95后董事长张嘉梁创立的梧升半导体公司因无法支付66万元工程款和28万元员工工资,被债权人起诉破产清算。

02公司曾宣称投资近400亿元,获得350亩规划土地,但最终因资金问题陷入困境。

03由于无法支付南京鑫越半导体公司的设计费,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于2023年11月宣告南京鑫越破产。

04除此之外,梧升电子公司的创始人张嘉梁因欠他人600万元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5月20日,根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的消息,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本周公开对上海梧升半导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梧升半导体公司)的强制清算案件,强制清算申请即日起生效。
从成立到破产,这家注册资本百亿元的公司仅仅用了不到三年。
这家由95后董事长领衔的神秘公司及其关联方两年间先后宣称对外近400亿投资,在省会城市获得350亩规划土地,最终却因无法支付66万元工程款和28万元员工工资,被债权人起诉破产清算收场。
如此荒诞的剧情是如何发生的?
“中字头”股东,两次宣布总额近400亿元投资
工商资料信息显示,梧升半导体公司成立于2021年7月,公司注册资金100亿元,公司大股东为上海梧升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梧升电子公司),持有公司77.362%的股份,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22.638%的股份。
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在香港成立,公司原名中福尚统控股有限公司,在登记信息上显示就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
有国企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这是一种很典型的操作手法,利用香港法律法规,再到内地获取“中字头”红利。
同样,梧升电子公司亦无国资背景,其由自然人张嘉梁和华一谦创立。
法院案卷信息显示,张嘉梁系福州市人士,1995年5月9日出生,其在操盘南京项目时年仅25岁。
据梧升电子公司2021年4月在上海举办的一场投资会上介绍,梧升电子公司是一家以集成电路设计与制造、大型工程为基础组建而成的大型企业集团。
2020年7月,据《南京日报》报道,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新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近日签署了梧升半导体IDM项目投资协议。消息称,该项目是梧升电子科技集团母公司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梧升电子与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实际上无股权关系)在半导体产业布局的关键项目。项目采用IDM运营模式,总投资规模达到30亿美元,规划月产4万片12寸晶圆,主要产品包括AMOLED面板驱动芯片、硅基OLED芯片及CIS芯片。协议三方约定,项目于当年四季度动土开工。
宣布南京投资后,2021年4月,梧升半导体公司又宣布签约落户上海,预计总投资额不低于180亿元,五年内完成整体项目的全部建设。
从工商登记资料来看,当时为了南京项目,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还成立了南京梧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梧升半导体公司当时还没有成立,直到两个总额近400亿元的重磅投资消息宣布后,才由梧升电子公司和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注册了这家注册资本达百亿元的公司。
2021年8月,梧升半导体公司宣布三星原全球常务副总裁张端端加入梧升半导体公司并担任董事。张端端自2004年起加入三星集团(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任职超过15年,是三星集团自成立以来的首位外籍女性高管。
澎湃新闻并未就这一任职信息联系到张端端本人置评。
同年10月,梧升半导体公司宣布战略投资深圳硅基OLEDIC公司芯视佳半导体,总金额5亿元,项目资金将主要用于芯视佳一期12英寸生产线建设以及硅基OLED微显示器件和微显示解决方案领域的持续研发。
南京项目因投资不到位被叫停
这样的巨型项目是如何落地的呢?
“我们和国内一家在液晶行业非常知名的咨询机构一直保持着比较好的联系,2020年时该机构推荐了这个项目,但当时半导体行业在国内已经比较敏感,各地都在搞,所以我们就要求这家咨询机构先做调研,之后出了调研报告。这个报告做得很好,我们也请了专家做了研讨。从报告上看,我们认为他们是有实力做12寸晶圆的。”一位接近南京经开区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为了这个项目,当地做了大量背景调查。包括要求对方出具验资报告,并走访了其所在办公室,“当时验资了在香港的中国半导体这家公司,公司账上确实有资金。我们还去了梧升在上海的办公室,张嘉梁介绍那整栋楼都是他的,我们参观后发现人流交错,确实有大公司的样子。”
一名经开区工作人员评价张嘉梁,“很年轻,表达能力不错,展现出气场也不错”。
“我们前前后后开了五六十次会,谈了有4个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见了对方公司很多大咖。”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其公司高管包括原台积电技术负责人、并在中芯国际任职数年的邓觉为;台湾新光集团大陆执行长方彦钦等。“邓觉为是梧升的技术负责人,台湾地区的五大财团之一的新光集团还是公司的股东,这都让我们认为项目具有很大可行性”。
对此,澎湃新闻未能联系到邓觉为本人或者新光集团方置评。
经过多轮谈判后,南京经开区与梧升电子签订了《半导体IDM项目投资协议》。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对赌协议,比如拿地要达到什么投资标准,厂房建设要达到什么标准,设备良品率要达到98%以上等等,然后补贴才会陆续给到企业”。
根据投资协议,南京方面还要求股东方包括此前曾出现的中国半导体以及新光国际。
2020年6月,南京梧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梧升)成立,股东包括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新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同年10月,张嘉梁新增为南京梧升股东。
2020年9月11日,南京梧升与中建上海设计院、世源公司(另一家设计公司)订立《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约定项目名称为南京梧升半导体IDM项目,规划用地23.3761公顷(约350.64亩),总建筑面积23.21万平方米,合同金额为1300万元,约定分6次付款,第一、二次均为15%。
2020年10月20日,中建上海设计院收到第一笔首付款97.5万元(中建上海设计院占合同金额的650万)后,开始报建。
但此后,中建从梧升方面收款变得越来越困难。
2020年12月24日,南京梧升本应再次支付给中建上海设计院126.75万元,但这次仅支付了20万元。
之后中建上海设计院开始了设计工作,期间不断发函索要设计费,到了2021年1月底,整个项目已经完成了80%的设计,之后的5月份,中建上海设计院正式通知了南京梧升项目暂停,并在8月份起诉了南京梧升。
值得注意的是,中建八局也曾签约过该项目。中建八局多次在项目招标中作为业绩介绍,2020年8月5日,中建八局总承包了半导体IDM项目南京市龙滩新城厂房建设施工工程,合同金额20亿元。
澎湃新闻未从中建八局了解到这一项目的后续进展。
南京经开区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项目后续由于资金原因,最终合同被终止,“梧升后续没有到资,包括人员配置都没有到,在多次沟通后我们就发函给了梧升,要求终止合同,梧升也回复称会配合经开区的工作,后续就要求梧升从工地退出,注销公司等,梧升也配合了,包括办公室退掉,物业费结清等”。
2020年12月,南京梧升发生多项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50000万元增加至32.85亿元,股东中国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新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张嘉梁退出,新增南京梧升创业咨询有限公司,同时法定代表人由张嘉梁变成了王峰。在2021年11月,注册资本又变更至50万元,股东只剩下南京梧升创业咨询有限公司。
2021年11月,南京梧升更名为南京鑫越极芯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鑫越”),目前公司显示的状态为注销。
2022年1月26日,上海市普陀区法院判定南京鑫越应支付106.75万元的设计费。
2023年11月,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作出(2023)苏0113破36号之三民事裁定书,宣告南京鑫越破产。
记者分别拨打了南京梧升和上海梧升电子在工商部门登记留下来的电话,记者发现该两个电话号码为多家不同公司共用,电话拨通后均显示为空号。
“项目叫停后,对这家公司就没有再关注。”南京经开区相关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
6月18日,记者致电张嘉梁控股的一家企业在工商登记留下的电话,在拨通其手机后,询问其是否是张嘉梁时,其并未否认,他告诉记者其在福建,短暂通话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因66.86万元工程欠款被申请破产
梧升半导体公司及其相关联的公司在2021年开始面临大量的诉讼。
以梧升半导体公司为例,现在可查的被诉讼官司总共是3起,一个欠房租、一个欠工程款、一个欠薪水。
2022年8月,丽宝(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起诉上海梧升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梧升电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拖欠房租和物业管理费等。
判决书显示,梧升电子公司在2021年9月1日开始向丽宝(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租赁了上海虹桥丽宝广场办公楼,彼时,梧升半导体公司刚起立,但仅仅租了两个月后,梧升电子公司就给不出房租,并在11月底就打算搬离。
2022年10月28日,上海梧升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和梧升电子公司被判向丽宝(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房租、物业费等116万元左右。
判决后,梧升电子公司也无力支付该笔费用,丽宝(上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22年12月6日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图片
另一起官司则是工程官司,也正是这起官司,梧升电子公司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信息显示,浙江中南机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也是梧升电子的破产清算人)起诉了梧升电子公司,案件在2022年6月开庭,整个诉讼标的仅为66.86万元。
图片
2023年1月9日,浦东法院发布了受理浙江中南机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申请破产清算一案的公告。
直到5月20日的消息,浦东法院在清算公告中表示,2024年2月18日,梧升电子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作出股东会决议解散梧升半导体公司。因梧升电子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梧升电子公司的管理人表示其不持有梧升半导体公司公章、证照、财务资料,无法对梧升半导体公司进行自行清算。
浦东法院认为,梧升半导体公司已被依法解散,出现了公司法规定的解散事由,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自行清算。现梧升半导体公司逾期未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梧升半导体公司股东梧升电子公司管理人亦明确表示无法对梧升半导体公司开展自行清算,在此情况下,梧升电子公司可以申请法院指定清算组对梧升半导体公司进行清算。
在这些债权公告中,还有9名员工对梧升电子公司持有债权,是因为梧升电子欠了这9人28.2万元的工资和社保。
图片
除了公司层面的欠钱,梧升电子公司的创始人张嘉梁也因为个人债务被申请执行,崇明区人民法院的执行信息显示,张嘉梁因欠他人600万元而被法院在2022年1月14日强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