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海运价与空运价差缩至两年来最小,跨境电商该如何选择?

全文2480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全球海运和空运价格差距缩小至近两年最低水平,目前海运费仅为空运费的六分之一。

02空运价格波动主要受到跨境电商需求激增影响,尤其是全托管/半托管模式盛行。

03由于红海危机和客运航班调整,海运市场出现涨价潮,推动空运价格进一步上涨。

04然而,海运价格全面上涨并未惠及全球空运市场,部分航线甚至出现同比下降。

05跨境电商商家需关注成本、时效可控,寻求综合性整体解决方案,以应对海运、空运价格波动带来的挑战。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全球贸易海运和空运的价格差距已缩小到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市场情报公司Rotate数据,全球范围内,当前海运费只有空运费的六分之一,是自2022年第三季度全球港口拥堵、“一箱难求”以来,空运价格最接近海运价格的时候。历史上看,空运价格通常是海运的12~15倍。
空运价格的上涨,一方面来源于海运承压的“溢出效应”。由于红海危机演变出了非季节性的运力短缺,本已承压的海运价格飙升。货运数据公司WorldACD称,随着某些关键市场的港口拥堵、船只运力不足,越来越多的货主开始选择航空货运。
另一方面,跨境电商货运需求的高涨,也支撑着居高不下的空运价格。
跨境电商敦煌网集团物流供应链副总裁刘朔湖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空运价格波动主要受到跨境电商本身发展带来的供需变化影响。
“以中美航线为例,普通货物的年均增速基本是5%左右,但跨境电商整体出口增速水平在30%以上,特别是当下全托管/半托管模式盛行,电商平台包裹数量猛增,远超目前货机运力供给增加的速度。”他称,航空业短时间内无法靠增加货机来满足运力,同时国际客机腹舱运力供给较2019年大幅下降,这都助力推高了空运价格。
图片
海运和空运之间的传导关系
根据Rotate追踪的数据,过去12个月,全球空运和海运价格之差出现剧烈波动。去年第三季度,电子商务需求激增,海运市场趋于平静,两者价格差飙升至超过20倍。今年年初,红海危机导致海运费飙升,两者价格之比又回落至5~10倍之间。
近两个月,由于运力整体状态紧绷,本应是淡季的海运市场却出现了涨价潮,使空/海运价格之比维持在低位。根据全球数字货运平台Freightos,截至6月21日,从东亚至美国西海岸和东海岸航线的海上货运集装箱价格分别攀升至6840美元/40英尺集装箱(FEU)和8113美元/FEU,比5月底的价格分别飙升了约36%和21%。
刘朔湖解释称,红海局势持续紧张引发了全球港口拥堵,大量集装箱船绕航,运输距离和运输时间加长,集装箱及船舶周转率下滑,海运运力损失不少。
例如,航运巨头马士基估计,本季度整个行业的可用海运运力减少了15%至20%。航运情报公司Sea Intelligence的分析则显示,海运转运时间延长加上其他延误,导致4月份的船期可靠性同比下降了12%。在美国,船只在预定时间内抵达西海岸的比例不到50%,按时抵达东海岸的比例不到40%。
全球货运市场情报与分析公司赛尼塔(Xeneta)的研究发现,海运干扰将亚欧航线的飞机载运率推高了近10个百分点,达到80%以上,从而形成了卖方市场。今年5月,由于红海航线持续中断,中东和中亚至欧洲航线的航空货运即期运价上涨了110%,达到每公斤3.21美元,成为5月份运价同比涨幅最高的航线。东南亚和中国至北美的即期运价分别上涨了65%和43%,达到每公斤4.64美元和4.88美元,而中国至欧洲的即期运价也录得两位数增长,同比上涨了34%,达到每公斤4.14美元。
“印度、孟加拉国和迪拜的海空转运已成为减少非洲至欧洲航运延误的一种流行方式,这些国家的吨位和运价是去年水平的两倍半,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运价的增长。”Xeneta称。
但海运价格的全面上涨并未“均匀地”惠及全球空运市场。Xeneta数据显示,从北美和欧洲到中国的空运现货价格分别同比下降了32%和23%,为每公斤1.61美元和1.65美元。跨大西洋市场也受到了影响,该走廊的前程和后程运价均出现下跌。暑期客运带来的腹舱运力增加导致航空货运即期运价下跌。
不过,整体来看,5月份全球空运需求仍同比增长12%,Xeneta预计,2024年全球航空货运市场的货运量有望实现两位数百分比的增长。该公司首席空运官范德沃(Niall van de Wouw)说,今年以来,连续6个月“非同寻常”的地区性货运需求上涨提高了预期,“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三次是规律,在航空货运领域,有一种不可否认的模式正在形成。”
不过,Xeneta表示,海运向空运大规模转移的可能性不大。与红海危机或疫情暴发时相比,这一轮的价格飙升很可能是由于托运人在海运旺季之前提前进口货物,以消除供应链中断加剧带来的影响。
跨境电商需求推高空运价格
除红海危机的传导效应外,空运价格的上涨也受到跨境电商需求激增的刺激。
例如,据市场研究机构称,电商平台占据了从中国飞往美国的航班上约30%至40%的舱位容量(即根据长期合同预留的货舱部分)。许多依赖空运的企业提前发货,以确保能为自己的货物预订到越来越少的舱位。WorldACD的报告显示,从越南飞往欧洲的按需航空货运报价已连续七周超过去年同期水平的两倍。
Xeneta也称,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中国至拉美贸易需求的急剧增加给可用运力带来了压力。5月份,这一航线的航空货运即期价格是2019年同期价格的两倍多。从中国到巴西的运价比从中国到美国的运价每公斤还要高出1.6美元。
国际航空货运协会(TIACA)总干事休斯(Glyn Hughes)在5月底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说:“据统计,目前全球约有20%的(空运)货运量来自电子商务。在跨太平洋地区,这一比例在60%~70%之间,有时甚至更高。更令人震惊的是,我们还仅仅处于增长的起点。电子商务平台已经预见到,他们在今年第三季度的运力需求将比现在有相当大的增长,他们正在开拓新的市场。”
休斯补充称,随着客运航空公司正在为夏季旅游旺季灵活调配机队,全货运航空公司可能会将飞机从利润较低的跨大西洋市场调往亚洲市场。
价格的提升也给跨境电商带来了挑战。刘朔湖称:“从消费者角度看,他们并不关心中间环节发生了什么,只需要如约收到自己的包裹。而且这个时间一定是越快越好,而且一旦有过好的体验,就回不去了。因此,对国内商家来说,稳定时效和高效履约是生意命脉。稳定的时效不仅有效提升复购率降低退货率,还能保证卖家整体供应链的节奏,保障现金流。”
然而,原本物流就占据跨境电商整体交易成本的20%~30%,在当下海运、空运价格波动剧烈的情况下,如何维持成本、时效的可控?刘朔湖表示:“这种不确定性正在倒逼商家从过去选择较为单一的海运头程或者简单的空运小包方案,转向寻求综合性的整体解决方案。”
刘朔湖举例称,商家可以针对货物的不同属性、不同重量、不同紧急程度,海陆空结合,选择合适的物流方式,而不是依赖于单一路径和单一供应商,“比如,以中欧班列替代部分海运线路。同时与多家物流公司合作,分散风险。”
“此外,也要关注各国政策变化。比如提前布局东南亚供应链降低税负,从跨境直邮转为海外仓履约模式避免美国小额豁免政策取消带来的冲击等。还有各国政府提供的补贴和优惠政策,特别是我国各个地区为促进跨境贸易所制定的各项优惠政策。”刘朔湖提醒。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