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重回西甲,星辉娱乐圆了潮汕富豪陈雁升的“足球梦”

全文2339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西班牙人俱乐部重返西甲联赛,星辉娱乐股价涨停,涨幅达19.82%。

022016年,星辉娱乐入主西班牙人,潮汕富豪陈雁升的“足球梦”注入上市公司。

03由于关注度不同,西甲联赛的赛事分成要远高于西乙联赛,预计下一赛季西班牙人俱乐部将获得不低于4370万欧元的转播权收入。

04然而,重回西甲后,星辉娱乐体育相关业务能否重新实现盈利仍属未知。

05为此,星辉娱乐曾在2023年5月抛出一份8.85亿元的定增预案,但至今未再进一步推动。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蓝鲸新闻6月24日讯(记者 王健文)西班牙人重回西甲,“足球第一股”星辉娱乐股价涨停狂欢。
6月24日早间,星辉娱乐发布公告称,旗下西班牙人俱乐部重返西甲联赛,预计下一赛季电视转播收入将显著提升,并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一定积极影响。
同日,星辉娱乐股价高开,截至收盘,公司股价收于2.66元/股,涨幅达19.82%,总市值增至约33亿元。
作为国内首家控股欧洲五大联赛俱乐部的上市公司,2016年星辉娱乐入主百年足球豪门西班牙人。潮汕富豪陈雁升的“足球梦”注入上市公司星辉娱乐,自此,西班牙人的兴盛与星辉娱乐的业绩直接挂钩。
时隔一年重返西甲,星辉娱乐能否“止血”?
时隔一年后,百年足球豪门西班牙人重返西甲联赛。
6月23日,西班牙人在升级附加赛决赛中以2:1击败皇家奥维耶多,成功取得2024-2025赛季西甲联赛参赛资格。而这也是近年来西班牙人第二次重返西甲。与球迷们的欢庆声同步,西班牙人俱乐部背后的上市公司星辉娱乐也实现了股价涨停。
星辉娱乐入主西班牙人还要追溯到2015年,彼时,“足球经济”火热,包括万达集团在内,多家公司进军体育行业,星辉娱乐也在其中。2015年至2016年,星辉娱乐累计投资1.02亿欧元(约合7.50亿元人民币),取得了西班牙人99.35%的股权。
此后,通过原有球员转会以及引入中国球员武磊,西班牙人影响力持续提升,收入也不断增长,逐渐成为星辉娱乐营收及利润的主要来源。至2019年,公司体育业务的收入达到12.12亿元,净利润达2.24亿元。同年,星辉娱乐的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94亿元,2.95亿元。
高光之后,西班牙人的成绩开始下滑。2019-2020赛季后,西班牙人成绩不佳,时隔27年再度降入西乙。虽然次年成功重返西甲,但在2022-2023赛季后,俱乐部再度滑落西乙。
频繁升降级叠加疫情等因素影响,也影响了西班牙人的业绩表现。2021年至2023年,西班牙人的收入分别为3.63亿元、7.09亿元、7.89亿元,净亏损分别为3.20亿元、1.81亿元、0.34亿元。
受此影响,星辉娱乐近年来的业绩表现也表现不佳。2021年至2023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07亿元、16.06亿元、17.33亿元,均未恢复疫情前水平,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0亿元、-3.18亿元、-0.88亿元,持续处于亏损状态。
此次重回西甲赛场,星辉娱乐对西班牙人未来的业绩表现颇为期待。由于关注度不同,西甲联赛的赛事分成要远高于西乙联赛。因此,星辉娱乐在公告中表示,晋级西甲联赛后,俱乐部下一赛季预计将取得不低于4370万欧元的转播权收入,上述成绩的取得也将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一定积极影响。
但重回西甲后,星辉娱乐体育相关业务能否重新实现盈利仍属未知。
星辉娱乐方面对蓝鲸新闻表示,足球俱乐部业务的业绩受比赛成绩、票房和会员、赞助及广告、球员转会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而俱乐部比赛成绩、球员转会交易等均存在不确定性。
从星辉娱乐此前几年的收入结构上看,在转播费分成之外,球员转会费也是公司体育相关业务的重要收入来源,由于冬窗期间并未发生球员交易收入等因素,2024年一季度,星辉娱乐足球俱乐部业绩下滑,并拖累了公司整体业绩。2024年1-3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3.02亿元,同比下滑6.00%;归母净利润-0.97亿元,同比下滑133.54%。
此外,根据星辉娱乐2021年年报,当年西班牙人重回西甲后,公司额外支出了6844.69万元的团队升级奖金成本,若今年公司仍需支付大额奖金,或将对公司的盈利能力产生影响。
潮汕富豪陈雁升的“足球梦”
在入主西班牙人之前,星辉娱乐就曾与足球结缘。
星辉娱乐的创始人陈雁升出身于广东潮汕,高中毕业后,他进入一家渔具厂做工,并在此认识了妻子陈冬琼。1995年,陈雁升、陈冬琼夫妇成立了星辉塑胶厂,靠玩具足球赚得了第一桶金。此后,公司又转向生产玩具车模。2010年,星辉娱乐(上市时公司简称“星辉车模”)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目前,陈雁升、陈冬琼夫妇持有星辉娱乐34.62%的股权,且陈氏家族还持有另一家上市公司星辉环材63.55%的股权。2022年,陈雁升曾以85亿元的资产总额,排在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677位。
星辉娱乐在上市之后不断扩充业务范围。2013年,公司将目光转向了游戏业务。年内,公司斥资1836万元收购了手游开发商畅娱天下51%的股权,并以发行股票加4.11亿元现金对价的方式,全资收购了网络游戏开发商星辉天拓,从此,游戏业务也成为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
2015年,星辉娱乐入主西班牙人俱乐部,至此,公司玩具、游戏、体育三大业务线建立完成。
持续并购扩张,也让星辉娱乐背上了沉重的流动性压力。截至2016年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4.41亿元,但同期公司的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之和高达5.24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巨大。此后,公司的流动性压力始终未能得到缓解,甚至也对家族旗下另一家公司星辉环材造成了影响。
2020年11月,陈雁升、陈冬琼夫妇及其子陈创煌、陈冬琼之兄陈粤平控制下的星辉环材递表创业板,根据招股书,2018年至2019年,星辉娱乐为资金周转,曾向星辉环材拆借共计1.26亿元资金,这一情况也遭到了交易所的多次问询。2020年开始,星辉娱乐和星辉环材间的资金拆借宣告终止。
随着星辉娱乐近年来持续亏损,公司的流动性压力进一步加大。至2023年年底,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余1.07亿元,而短期借款余额达8.8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1.40亿元。
在此背景下,为了推动玩具、游戏业务发展,并缓解流动性压力,2023年5月,星辉娱乐抛出了一份8.85亿元的定增预案。募集资金将分别用于品牌车模生产基地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潮流玩具智能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数字化运营平台建设项目、网络游戏开发及运营项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其中,有2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但此后一年,星辉娱乐未再进一步推动定增计划。今年6月,公司发布公告称,截至6月14日,该定增方案已经到期自动失效。
就定增计划未产生实质性进展的原因以及公司未来是否有进一步融资计划等问题,星辉娱乐回复蓝鲸新闻称,再融资方案的实施需综合考虑监管政策及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自身实际情况、发展规划及融资环境等因素。且未来公司将根据经营发展需要及资金需求状况,制定相应的资本市场融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