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破1500亿、超越理想,赛力斯成新造车「龙头」

全文2291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赛力斯股价单日上涨8.02%,总市值达1515亿元人民币,超越理想汽车成为中国造车新势力头把交椅。

022023年,赛力斯全年卖出10.67万辆车,其中近90%是由赛力斯和华为共同推出的新品牌「问界」贡献的。

03由于华为的加持,问界品牌在2024年第一季度实现销量和利润的双增长,营业收入为265.61亿元,同比增长421.76%。

04与此同时,赛力斯在市值上的追近,也与理想本身股价下降有关。

05目前,造车新势力中只有赛力斯和理想实现了盈亏平衡,而赛力斯的核心增长来自于问界品牌。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理想汽车,交出了中国造车新势力头把交椅的位置。
6 月 18 日收盘,A 股上市公司赛力斯股价单日上涨 8.02%,收盘报 100.35 元/股,总市值达 1515 亿元。当日,理想汽车的港股市值为 1510 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 1375 亿元),李想终究还是被那个他一直最忌惮的对手追上了。
相比在新能源赛道里耕耘了近 10 年的「蔚小理」,赛力斯从籍籍无名到市值第一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华为的加持。
2023 年,在赛力斯全年卖出的 10.67 万辆车里,有接近 90% 是由赛力斯和华为共同推出的新品牌「问界」贡献的。2024 年第一季度,问界维持了销量增长的势头,累计卖出约8.58万辆新车,赛力斯也终于实现四年来首次季度盈利。
今年 4 月,在问界新 M5 发布会的现场,赛力斯总裁何利扬在余承东介绍完产品后上台发言。面对台下陆续提前退场的人群,何利扬用一句话成功留住了他们:
「感谢伟大的华为」。
抱紧华为大腿:泼天流量+品牌势能
2019 年初,一家名叫「小康」的重庆车企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这家过往从商用车起家的车企,彼时已经完成了从商用车到乘用车的转型,并且获得了西南地区第一张新能源生产牌照。那次合作,正是围绕小康旗下的新能源品牌赛力斯展开。
同年,小康推出了赛力斯品牌的首款车型 SF5。2020 年 7 月,赛力斯 SF5 正式交付,但首发亮相并不成功。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 年赛力斯 SF5 全年仅售出 732 辆。
为了解决智能化和销售的两大关键问题,赛力斯和华为深化了合作关系。这在当时被人们调侃为「车企出卖了灵魂」:华为的角色从过往的智能化零部件供应商,变成了在产品定义、智能化生态、销售渠道、品牌营销等多个关键阶段都深入参与的核心玩家。
但抛开口水之争,销量证明了赛力斯的选择是有效的。2021 年底,赛力斯和华为合作发布了全新品牌 AITO 问界,首款车型问界 M5 半年卖出了超过 2 万台,同期的 SF5 销量只有 40 台。
2022 年,A 股上市公司「小康股份」也正式变更证券简称为「赛力斯」。
图片
问界的英文品牌名 AITO,意为「将智能带入汽车」| 鸿蒙智行
对赛力斯而言,真正的爆发来自于 2023 年 9 月问界新 M7 的发布。这款号称「花费 5 亿进行升级」的年度改款车型,上市后仅 24 天就突破了 5 万订单,远超所有人预期。华为终端 BG 董事长余承东更是将这次首销成功称为华为智选车的「起死回生」之战。
复盘问界新 M7 的成功,除开本身产品维度智能化提升和价格调整外,华为 Mate 60 系列手机发布的泼天流量,也是大卖的关键。在当时,Mate 60 系列的推出让华为的品牌号召力达到峰值,问界新 M7 的首销大火,和华为强大的品牌势能是分不开的。
此后,问界 M9 的上市,进一步证明了华为对于高端品牌的加持作用。这是目前问界品牌旗下最贵的旗舰车型,终端官方售价 46.98 万起。据华为余承东透露,自发售 5 个月后问界 M9 的订单突破 9 万台,并且均价超过了 50 万元。
在此基础上,华为也将过往在消费电子领域里积累的经验,用在了汽车的产品迭代的过程中。今年 5 月,在仅上市 8 个月后,问界就再次推出了 M7 的改款车型——在汽车领域,这样的产品迭代频率并不多见。
这一次改款的思路,正是集中在将问界 M9、M5 两款车型中用户满意度更好的外观、内饰、配置等,融入到全新推出的 M7 Ultra 中。这不仅需要对产品功能点的把握,也需要极强的生产管理能力。在问界 M7 Ultra 的发布会上,何利扬表示这款车型首月的销售目标就瞄准了 2 万台。这应该就是此前理想汽车 CEO 李想多次公开表达过要学习的「华为组织效率」加成。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全新改款的推出,不仅为 M7 在市场上再次收获了足够的关注度,而且在行业里价格战的背景下,改款车型的起售价比去年 9 月还要高了 4 万元。「越卖越贵」的策略也影响销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M7 Ultra已经收获了超 3 万订单。
得益于来自华为的品牌势能影响和效率加持,问界实现了销量和利润的双增长。2024 年第一季度,赛力斯营业收入为 265.61 亿元,同比增长 421.76%,单车毛利率提升至 21.5%,两项数据均高于理想汽车。
赛力斯vs理想:现在vs未来
赛力斯超越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
2023 年,理想汽车全年共计交付 37.6 万辆,单车均价达 37 万,并首次实现了扭亏为盈,是继特斯拉比亚迪之后全球第三家宣布实现年度盈利的新能源品牌。在美股纳斯达克市场,理想汽车的最高市值一度达到了近 3600 亿人民币。
为什么赛力斯可以在现阶段完成对理想的反超?
第一,赛力斯还在高速增长。一份网传的「中国市场新势力车型销量」显示,截止 6 月 16 日,问界 M7 和 M9 两款车型累计销量为 14.51 万辆。目前,问界品牌旗下的三款车型均还有源源不断的订单,市场整体看好 2024 年问界品牌对于赛力斯销量的贡献。
图片
余承东在赛力斯重庆工厂 | 视觉中国
第二,赛力斯在市值上的追近,也和理想本身股价下降有关。对于理想来说,首款纯电车型 MEGA 的滑铁卢影响了 2024 年整体的产品节奏。在第一季度业绩电话会上,李想宣布推出原计划今年下半年推出的 3 款纯电 SUV,导致市场对此前期待的 60-80 万年销量目标有所怀疑。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季度的财报中,无论是营收还是销量,理想汽车的数据都和问界品牌非常接近。所以,我们可以说是赛力斯追上了曾经的新势力老大,也可以说是理想在二级市场投资者中的估值回到了一个相对冷静的位置。
其他三家造车新势力的上市公司里,目前蔚来市值最高,为 89.75 亿美元(折合约 651 亿人民币);小鹏次之,为 73.03 亿美元(折合约 530 亿人民币);零跑为 342.26 亿港币(折合约 318 亿人民币)。
从经营思路来说,蔚来的换电、小鹏的智能化和零跑在欧洲市场的合作布局,是它们自己面向未来的增长思路。但很显然,目前市场对造车企业的市值判断来说,更显示的销量和盈亏平衡数据才是决定各自市值的核心。而在新势力中,盈亏平衡目前只有赛力斯和理想做到了。
对于赛力斯来说,尽管旗下还有用蓝电以及赛力斯两个自有品牌,但显示问界才是增长的核心;而对理想来说,明年的纯电战略,看起来已经不容有失。
毕竟,现在看来,卖出更多的车,可能是在下一波技术浪潮(智能驾驶和固态电池技术)来袭之前,车企们更务实的经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