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中银绒业并购资产尚无盈利能力,董事长“朋友圈”存疑

全文4627字,阅读约需1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银绒业并购资产尚无盈利能力,股价定格在0.18元,成为深交所年内首家非ST退市股。

02公司曾以高溢价并购涉足新能源领域材料端,拉动股价全年上涨217.92%,但实际进展远不及预期。

03其中,部分并购项目的转让方与董事长李向春、中银绒业其他子公司存在交集。

04然而,中银绒业高价并购中的部分转让方与董事长李向春、中银绒业其他子公司有交集。

05由于此,公司面临退市风险,股价持续下跌。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每经记者:胥帅    每经编辑:陈俊杰
股价定格在0.18元的中银绒业(SZ000982,股价0.18元,市值7.67亿元)若退市,将成为深交所年内首家非ST退市股。
与眼下不得不面临“面值退市”的无奈相比,中银绒业上一次“劫后余生”后,是以2021年屡屡高溢价并购涉足新能源领域材料端为开局,拉动股价全年上涨217.92%,或也为如今的败局埋下了伏笔。
中银绒业2021年一季度后的股价“主升浪”阶段,多个神秘股东出现在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这些股东与中银绒业并购项目的部分转让方之间,通过企业名、人名、电话、企业邮箱交织出一张纷繁复杂的关系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这张关系网指向中银绒业董事长李向春的“朋友圈”,以及部分董事、监事。
近日,记者前往四川省绵竹市、都江堰市实地调查发现,中银绒业当年高溢价并购项目的进展远远不及预期,一个号称要在绵竹市投产年产8万吨锂电池正极材料磷酸铁锂项目,至今以宗地为由未开工。地方园区管委会多次口头通知与正式文件催促其施工。另一并购项目仍然停产改造,距离其公告的二季度复产仅剩不到10天时间。
图片
2021年3月,中银绒业以4200万元增资并收购都江堰市聚恒益新材料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当时溢价收购的增值率为274.94%。图为聚恒益的厂房。 每经记者 胥帅 摄
并购项目至今未有进展
2021年11月20日,中银绒业发布公告称,以0元的价格受让成都崇欣信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欣信达)持有的四川鑫锐恒锂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锐恒)100%股权。这家企业成立时间是2021年8月25日,截至2021年10月31日的净资产为负3.96亿元。
股权转让完成后,中银绒业不仅为鑫锐恒实缴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并计划以鑫锐恒为投资主体投资建设年产8万吨锂电池正极材料磷酸铁锂项目。该项目预计投资总额为20亿元,项目建设周期为2021年11月至2025年8月。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恰好是锂电材料行业的估值顶峰,资本市场一度“涉锂即涨”,中银绒业的股价便攀升至近5年来的顶点4.17元/股。
然而时至今日,该项目仍未有进展,中银绒业给出的理由是土地未合宗。其回复交易所问询函表示,已通过公开挂牌获得德阿产业园3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共计279.02亩,但3宗土地之间有两条一直未开建的政府规划路,需要合宗。6月5日,鑫锐恒收到德阳-阿坝生态经济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区)复函,拟将鑫锐恒原3宗土地收储,并将土地整合后按规划重新供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鑫锐恒通过招拍挂取得的宗地地图显示,项目地的大概位置(德阿产业园DA-Bb-03-01号、DABa-04-01号、DA-Bb-05-01号)与盛新锂能子公司致远锂业相隔一条马路,与四川能投德阿锂业有限责任公司取地位置(绵竹市德阿工业园DA-CD-01-01号地块)临近。其中,“DA-Bb-03-01”地块与祥柳村七组相邻。记者于6月12日赶到祥柳村七组,一户村民向记者表示:“这个组就只有我们一家人,还有隔壁两口子。这边征完地,搬完了。”随后,该村民将记者带到“DA-Bb-03-01”的大致区域。从现场情况来看,除了有水渠建设的痕迹外,“DA-Bb-03-01”地块周边以农田为主,未有其他打围。
四川能投德阿锂业有限责任公司的项目部落地于此,距离约200米的地方就是公司年产3万吨锂盐项目。记者在现场看到正在进行土建主体施工、钢结构安装等。有项目部工人表示:“我们这后面还是田,这边打围的只有(川发)龙蟒和侨源气体。”
值得一提的是,四川能投德阿锂业有限责任公司取得土地的时间是2023年4月。川发龙蟒取得土地的时间是2022年,同样是磷酸铁锂,目前已经试生产。
记者随后来到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看到了一份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控制详细规划,上面并没有标注出鑫锐恒。
项目领域一样,为何其他企业已开工建设,鑫锐恒却遭遇宗地问题?对于中银绒业回复问询函的说法,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党政办负责人予以否认,其直指鑫锐恒未开工的问题在企业自身。
据介绍,鑫锐恒项目在落地之初,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多次派人与企业代表现场勘察园区可供地块的现状,鑫锐恒项目根据当时的工艺计划分4期实施项目建设。根据园区规划及土地现状,最终经双方协商并确认,在不影响项目落地建设的前提下,分3宗地进行供地。“它们20万吨(磷酸铁锂)项目,分4期实施,也是按照这个拍地。它的施工跟3块地合宗没有关系,不合宗也能动工。不合宗对施工动工没影响。”上述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党政办负责人表示,即便是当中有一条路不调规,也不影响项目推进。况且后面,园区做详规时还将那条路调规,他表示:“合宗耽误施工完全是借口。不可能(我们)招进来,不允许你动工,这个不符合逻辑。”
“电话沟通,口头上不晓得催促好多次。反复催对方动工。”在完成土拍后,园区反复催促鑫锐恒动工,而鑫锐恒表示要土地合宗后才能动工。一直到2023年7月7日,德阿生态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以管委会名义向鑫锐恒正式发函,督促其开工建设。该函内文提到:“你公司应在土地摘牌起3个月内,于2022年6月前开工建设,但至今未开工。请你公司必须于2023年7月20日前开工建设……”然而鑫锐恒的回答仍然是先要完成合宗。
记者了解到,中银绒业内部股东还就合宗一事向当地递交过举报信,投递到市长信箱,涉及土地合宗等问题。根据当地一知情人士分析,鑫锐恒的项目开工建设或存在内部股东分歧,有股东希望加快投产,有股东不希望加快投产。一个背景是鑫锐恒拿地时间为2022年,当年处于锂盐高价区间。到了2023年,锂盐环节到磷酸铁锂环节价格下降,企业投资愿望降低。
进军新材料领域不顺利
中银绒业2021年的另一大动作是布局新材料领域。
2021年3月,中银绒业还以4200万元增资并收购都江堰市聚恒益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恒益)100%的股权。当时溢价收购的增值率为274.94%。
在业绩承诺期的2021年和2022年,聚恒益的利润完成率分别为200.38%、174.19%。然而到了2023年度,这家公司实现营业利润130.96万元,净利润亏损141.60万元。
聚恒益于2023年四季度开始自主进行清洁生产改造,中银绒业将标的2023年业绩亏损原因归结为停产以及市场因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聚恒益停产前出现过环保问题。成都市都江堰生态环境局在2023年二季度的现场检查中,发现涉及新建2台石墨化炉未报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开工建设等违规行为。根据中银绒业2023年年报内容,聚恒益于2023年12月19日停产,预计停产4~6个月,计划于2024年二季度恢复正常生产。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截至2024年6月13日,聚恒益仍然在现场施工。尽管外墙主体钢架已经能看见,但外墙仍未封闭,里面水泥柱仍清晰可见,也看不见生产设备。门口保安表示,这里禁止外来人进入,需要记者联系聚恒益员工。
6月13日中午12时,正是工人们的饭点时间,记者注意到,聚恒益工人通常会在附近买盒饭。卖盒饭的老板向记者表示,他听过一些工人说过里面的情况,“那里面还早……至少要把铁皮包过来(注:一种建筑流程)”。另外有工人表示:“2个月还差不多。”不过,也有工人表示不清楚具体完工时间,“也快了”。
聚恒益的复工是否与环保整改有关?成都市都江堰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向记者表示,执法部门2023年依法依规处罚了聚恒益的环保违规行为,聚恒益也进行了相应整改。不过,企业复工生产时间是由企业自主决定。
高价并购存在一些疑点
综合来看,中银绒业谋划的新能源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一直到中银绒业濒临退市悬崖,上述并购资产仍然没有表现出预想的盈利能力。
此外,中银绒业那时选择的标的,要么净资产为负,比如鑫锐恒、锂古新能源、河南万贯实业有限公司(2021年净资产为负)。要么如聚恒益,所有者权益不超过1000万元。除了聚恒益在并购当年能维持不超过5000万元的营业收入,其他资产基本不贡献净利润。
中银绒业在周期高点切入新赛道,周期低点无法实现收益,加之跨界经营能力欠缺,它的困境似乎可以理解。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结合中银绒业并购前后的股价、股东名册、转让方信息发现,中银绒业高价并购中的部分转让方与董事长李向春、中银绒业其他子公司有交集。
比如中银绒业当时收购鑫锐恒时,转让方是崇欣信达。崇欣信达对外投资的一家企业是海南沅澄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海南沅澄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另一方股东是中银绒业子公司北京君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兰投资)。
海南沅澄成立目的是受让另一锂企金鑫矿业的债权,但在受让终止后宣告解散。崇欣信达还与宁夏文镜太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镜太奇)共同投资企业。文镜太奇的邮箱与君兰投资2014年、2019年年报登记邮箱一样。文镜太奇的法定代表人是刘天一,穿透股权关系,刘天一也是北京欧瑞富砾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瑞富砾)旗下一合伙企业的合伙人。欧瑞富砾同电话、邮箱企业有北京正阳富时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后者执行事务合伙人是中海达投资有限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中海达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李向春,股东是于旭斌(全资持股欧瑞富砾)、吴瑞、陈开军。
这4个人的持股企业,或持股企业电话、邮箱,呈现出复杂的交叉关系。除了中银绒业董事长李向春之外,上述关系还涉及到中银绒业其他董事和监事。中银绒业董事徐蓉,在2007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欧瑞富砾资产管理部总监;2016年9月至2019年4月任北京和平财富企业咨询有限公司(与欧瑞富砾子公司电话一致)副总经理。中银绒业董事申晨于2016年8月至今任北京和平财富企业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最关键是,上述交叉关系不仅涉及到中银绒业并购前夕标的股东,还涉及到中银绒业的2022年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银绒业并购最为频繁阶段在2021年和2022年。2021年6月30日到2021年11月30日期间,公司股价上涨138.3%。
2021年三季度末,欧瑞富砾和刘天一共同持股的企业已是中银绒业第九大流通股东,持股数为1810万股。
而在2021年一季度末,宁夏跃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跃尚科技)成为中银绒业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8410万股),其2019年年报登记邮箱与欧瑞富砾、文镜太奇、君兰投资一致。这家企业现在的财务负责人,2019年的股东王坤,与鑫锐恒监事王坤重名。而在2022年一季报,跃尚科技又出现在中银绒业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股3092万股)中。
同样是在2022年一季报,北京晋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开投资)是中银绒业第七大流通股东(持股4518.5万股)。晋开投资的电话、邮箱与北京京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鹏投资)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两家公司一致。京鹏投资与中银绒业第一大股东具有一致的电话、邮箱及地址。晋开投资年报登记电话是一个叫范晓宇的人。6月21日,记者拨通电话采访其是否属于恒天金石(中银绒业控股股东)的人,对方先表示:有什么事?”然后获悉记者身份后以打错为由挂断电话。
北京宗鑫瑞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宗鑫瑞)、深圳市宏语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宏语)同时出现在中银绒业2022年一季度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各自持股数均超过4000万股。深圳宏语在2023年第三季度退出中银绒业前十大流通股东,宗鑫瑞也于2024年4月30日退出中银绒业前十大流通股东。
宗鑫瑞和深圳宏语的主要股东是吴瑞。宗鑫瑞投资的一家企业是宁夏尚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银绒业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监事会主席担任宁夏尚威投资法定代表人)。
宗鑫瑞通过宁夏尚威间接持股重庆路桥,重庆路桥董事长也是李向春。深圳宏语通过其他投资与重庆路桥股东有过股权联系。中银绒业曾提到吴瑞,认为其在企业咨询管理、特殊资产投资方面具有相关经验。
2022年一季报显示,跃尚科技、晋开投资、宗鑫瑞、深圳宏语这4家能关系到李向春的企业,合计持有中银绒业股权1.62亿股,持有流通股比例高达3.8%。
2024年6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刘天一和吴瑞。记者在表明身份后,刘天一表示:“你这边的采访我不接受。”吴瑞则表示:“我不太喜欢接受采访,建议你们从其他途径去调查吧。”
6月20日和6月21日,记者还多次致电崇欣信达法定代表人陆静、中银绒业年报公开电话,前者电话无人接听,后者一直提示电话忙。同时,记者也就稿件里的问题向中银绒业邮箱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