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从哈马斯到黎巴嫩真主党,以色列要调整作战重心了吗?

全文1857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政府就武器弹药问题产生分歧,内塔尼亚胡指责美国政府扣留以军所需的武器弹药。

02以色列防长加兰特访美,可能旨在解决武器弹药问题,向美国施压,尤其是向拜登以及民主党议员施压。

03由于加沙冲突的延宕,冲突已经不仅仅是军事问题,而是政治和战略问题,时间的拉长改变了相关各方的态度。

04以色列政府和军方在加沙地带的目标存在差异,政府更激进,军方更务实,以色列军方认为无法彻底消灭哈马斯。

05另一方面,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的冲突持续升级,以色列北部近十万人逃离,内塔尼亚胡要让这些以色列人回家。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直新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媒体公开了与美国的分歧,指责美国政府扣留以军所需的武器弹药,对此,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表示,内塔尼亚胡的言论令人不解,您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以色列防长加兰特访美,大概率也是为了解决武器弹药的问题,内塔尼亚胡此时公开与美国的分歧,大概率是为了向美国施压,尤其是向拜登以及民主党议员施压。美国选举也进入了关键阶段,拜登政府在巴以问题上处于犹豫不决的状态。随着加沙冲突的延宕,冲突已经不仅仅是军事问题,而是政治和战略问题,时间的拉长改变了相关各方的态度。从最初的激情以及复仇情绪中逐渐冷静下来,进入到政治盘算的阶段,现在能够看到的是,美国、以色列以及美以国内各派的目标存在着越来越大的差异,甚至是矛盾与冲突。
首先,美国和以色列国内各派对于加沙问题的目标存在很大的差异和矛盾。美国的共和党指责拜登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不够,而执政的民主党则希望保持平衡,尽快结束中东的冲突,拜登总统提出了巴以停火的方案,现在看起来,以色列并不接受拜登的方案。以色列国内也处于分化和矛盾之中,战时内阁解散了,内塔尼亚胡面临着左右两边的压力,激进派继续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内塔尼亚胡最近表示说,会继续加沙地带的行动,但是不谋求在加沙地带建立战后军事统治,而是在战后建立民事治理结构。这表明以色列不谋求长期军事占领加沙地带,但是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会停止清剿哈马斯的行动。此外,以色列政府和军方之间的目标也有不同,政府的目标更加激进,就是要清除哈马斯,而军方的观点更加务实一些,以色列军方发言人认为,“哈马斯是一个政党,是一种根植于人们之中的思想,谁认为我们可以彻底消灭它,谁就错了。”显然,军方的观点更具有长时段的视野,以色列从建国就处于敌对的环境之中,暴力没有改善以色列的周边环境。另外,以色列也占领过加沙地带,但是并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军事占领涉及到以色列的国家性的问题,是作为犹太国家还是说可以接纳阿拉伯人的国家。
其次,美国政府是希望加沙地带局势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不至于引发中东地区的大混乱,从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来看,中东地区是美国要安抚和撤出的地区,在中东地区,美国试图建立一个均势格局,依靠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和解来制衡伊朗,但是现在加沙地带的冲突让这一计划大打折扣。沙特、以色列、伊朗等国各有目标,在这次冲突中立场不一。虽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多次到中东地区斡旋,但是效果不佳,远没有当年基辛格的穿梭外交有效果,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美国政府的意志和手段是模糊的。
最后,从以色列公开美以之间的矛盾能够看到中东地区秩序矛盾的底层逻辑是文明秩序的重构,这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高超的领导力,但就当下来看,美国和以色列的领导人似乎还没有这种领导力。
图片
直新闻:内塔尼亚胡表示在加沙地带的激烈冲突即将结束,以军将调往北部,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的冲突似乎在升级,您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从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基本是“一线半”作战,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以军的主要战场是加沙地带,最近以军在拉法发动进攻,取得了进展,但是也造成了被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人道主义灾难。美国对以色列的武器弹药的限制也是拜登政府必须要做的,如果放任以色列政府的行动,美国便会失去对以色列的约束。虽然美国承诺对以色列的支持是坚定的,但是约束和管理盟国也是美国同盟战略的重要目标。
内塔尼亚胡对加沙地带战后秩序的设想表明以军的军事行动可能进入了下一个阶段,以色列军方反对建立占领当局,在加沙乃至中东建立占领秩序是困难的,也是不合算的,连美国在伊拉克都失败了,何况以色列呢?另外,以色列此前也占领过加沙,但是最后还是撤出来了。内塔尼亚胡表示不会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接管加沙地带,而是建立一个民事管理当局,换句话说,是建立一个亲以,至少是不反以的权力机构,即便如此,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战后的第一件事情是巴勒斯坦人回归,经过如此残酷的冲突之后,怎么去和解呢?
另一方面,以军在加沙地带发动进攻的同时,以色列和真主党的冲突也在持续,只是烈度不高,随着加沙地带战事减少,以军将兵力向北集结,内塔尼亚胡说,这是防御性的,但是以色列与真主党的冲突已经造成以色列北部近十万人逃离,内塔尼亚胡要让这些以色列人回家,而黎巴嫩南部也有十几万人逃离,以色列的防御性目标必然会伴随着攻击性的行动。在上个世纪,以色列也曾进攻并占领黎巴嫩部分地区,但以军撤出之后,真主党兴起,成为以色列安全不得不面对的对手。真主党的力量要强过哈马斯,以色列要重新调整“一线半”作战的重心吗?加沙地带和黎巴嫩真主党要换位了吗?
对于以色列来说,现在到了考量战争手段与政治或者战略目标之间关系的时候了,以色列现在需要的,不是战场上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而是一个稳定和安全的周边环境,而这个仅仅依靠战争并不能实现,以色列过往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作者丨孙兴杰,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