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后辞别两家保险公司董事长,紫光集团保险板块操盘手王慧轩出局,释放了什么信号?

全文2255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紫光集团保险板块操盘手王慧轩接连辞任幸福人寿和诚泰财险董事长职务,引发关注。

02王慧轩在保险行业有着丰富的经历,曾主导筹建两个寿险公司的省级分公司,并担任中国人寿和人保寿险省级分公司的主要领导职务。

03在王慧轩的领导下,诚泰财险和幸福人寿的业绩明显改善,但2023年分别出现2.5亿元和2.78亿元的亏损。

04然而,诚泰财险半数股权处于被质押、冻结状态,可能对公司的形象和品牌价值造成负面影响。

05紫光集团对保险板块的态度将决定幸福人寿、诚泰财险的未来命运,王慧轩的接连辞任释放了怎样的信号仍需关注。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继辞任幸福人寿董事长一职后,王慧轩又辞去了诚泰财险董事长职务。
6月21日,诚泰财险发布公告称,公司于6月12日收到王慧轩递交的辞呈,王慧轩因工作原因辞去诚泰财险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委员职务。该辞任自2024年6月13日王慧轩辞呈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王慧轩也辞任了幸福人寿董事长一职,而诚泰财险是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彼时,幸福人寿方面在公告中表示,王慧轩辞职不影响公司董事会的正常运行,其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恪尽职守、勤勉尽责,为公司规范运作和健康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对于董事长的辞任将如何影响公司经营战略等方面的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曾联系诚泰财险相关负责人采访,截至6月24日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
王慧轩辞别
出身政府机关的王慧轩在2006年9月进入保险行业,其不仅主导筹建了两个寿险公司的省级分公司,还先后担任中国人寿和人保寿险三个省级分公司的主要领导职务。2009年4月,王慧轩在中国人保寿险总公司,任执行董事、副总裁。
直到2016年7月,时任中国人保资本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裁的王慧轩辞职,加入紫光集团,任紫光集团董事、联席总裁。彼时的紫光集团并未涉足保险业,而王慧轩加入后开始为紫光集团积极布局保险产业。2017年3月,一份紫光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发起设立中青人寿的公告即流出,不过未有下文。
重新创设一家保险公司的路子走不通后,王慧轩开始“曲线救国”。2018年底,紫光集团通过定增的方式,以28亿元取得诚泰财险33%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19年6月任诚泰财险董事长。2020年7月,诚泰财险受让幸福人寿控股股东中国信达所持30%的股份,成为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同年9月,王慧轩获批担任幸福人寿董事长。
但当时的紫光集团业绩已经开始出现下滑,且偿债压力较大。变数也在这之后很快到来。2020年四季度,紫光集团的多只债券违约曝光了公司资金危机。2021年7月,紫光集团开启司法重整,而后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落马。2022年7月,重整完毕,管理层也随之“换血”。而作为重整之前紫光集团派驻在幸福人寿和诚泰财险的董事长,王慧轩的接连辞任也在意料之中。
不可否认的是,在王慧轩掌舵期间,不论是诚泰财险还是幸福人寿的业绩都明显得到了改善。先来看诚泰财险,2019年至2022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35亿元、0.2亿元、0.11亿元、0.33亿元,连续四年盈利。2023年,受投资端不振影响,又亏损2.5亿元。
幸福人寿业绩的改善更为显著。2018年该公司巨亏68亿元,几乎创下中国保险公司的亏损纪录。但在2019年王慧轩等人保系高管入主幸福人寿之后,该公司同样实现连续四年盈利。2019年至2022年,幸福人寿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0.97亿元、5.16亿元、1.71亿元。也同样是在2023年,出现了2.78亿元的亏损。
不过,亏损乃是当下中小险企的普遍状况,究其原因,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低利率环境下,投资市场的波动和不确定性对保险公司的投资收益造成了负面影响,尤其是权益类投资带来较大亏损。另外,与大型险企相比,中小险企在人才和技术方面有着明显的短板,在产品设计、风控措施和资金募集方面能力较弱,也是导致亏损的原因之一。
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原副主任李文中亦曾告诉本报记者,除了资本市场低迷,利率持续走低给保险投资收益带来的压力外,保险行业作为一个规模经济行业,当行业发展面临较大压力时,中小公司受到的影响更大。
半数股权被质押
实际上,除了大股东的问题,诚泰财险其他股东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这从该公司股权质押、冻结比例就可见一斑。
居于云南一隅的诚泰财险,目前有11家股东,有7家股东股权处于异常状态。其中,并列为第二大股东的有三家公司,这三家公司中,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昆明产业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合计持有的26.8%股权全部被质押或冻结,昆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13.4%股权中半数被质押。加之其他四家股东,诚泰财险合计有半数股权都处于被质押、被冻结的状态。
“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而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质押标的,质押率比较高,更容易获得高额低息的融资,险资股权质押融资是很多拥有险资股权民营企业的选择。”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雷博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但若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影响保险公司股权稳定性。
李文中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股权是否质押是股东的权利与决定,往往也是股东财务安排需要,一般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产生直接影响。但股权质押比例过高还是会对公司产生一些间接影响,股权冻结可能被视为公司股东财务状况不佳或存在法律纠纷的信号,或者是股东对公司经营缺乏信心的信号。这可能对公司的形象和品牌价值造成负面影响。这种负面影响可能进一步导致客户流失、合作伙伴信心下降等问题,从而损害公司的市场竞争力。
对于半数股权被质押、冻结会对公司产生哪些影响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亦曾向诚泰财险相关负责人致函采访,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
这几年,诚泰财险的股权也多次被挂牌转让,最近一次是云南冶金集团在去年12月将其所持有的诚泰财险3.18%股权挂上广东联合产权交易中心,转让底价约1.4亿元,目前该项目仍处于征集意向受让方阶段。但曾被视作“现金奶牛”的保险公司股权近两年频遭拍卖或公开挂牌转让,尽管标的增多,成交者却寥寥。在当前市场环境下,符合条件的投资人,已经是稀缺资源。
今年4月,新紫光集团在2024年度工作会议中谈及“大研发”“大制造”“大市场”以及“国际化布局”方面的布局,当时,王慧轩作为产业公司代表之一出席并发言。
蜕变之后的紫光集团对保险板块的态度,决定了幸福人寿、诚泰财险未来命运,如今,作为紫光集团保险板块操盘手的王慧轩接连辞任两家公司董事长,释放了怎样的信号,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