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刚观察 | 成都、济南、武汉、青岛,谁是下一座软件黑马之城?

全文3063字,阅读约需9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成都和济南在软件产业中表现强劲,分别位列2023年中国软件城市名城评估的第6名和第7名。

02武汉和青岛作为软件产业的新秀,2023年软件业务收入增速分别达到20.12%和22.73%。

03除此之外,重庆和天津作为软件产业的后起之秀,软件业务收入分别达到3152亿元和3119亿元,位居副省级、直辖市城市第10名和第11名。

04为了推动软件产业发展,各城市纷纷出台政策支持措施,如成都的AI产业新政和重庆的软件人才“超级工厂”计划。

05总体来说,这六座城市在软件产业中各有优势,谁能成为下一匹黑马仍需拭目以待。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软件正在成为城市新的竞技场。
2024年上半年,多地亮出新筹码。武汉东软软件园开园,加码智能汽车软件;鸿蒙落户成都,全国首个鸿蒙生态产业园正式挂牌;天津立下“信创第一城”的目标,加速打造8.67平方公里的“天津软件园”。
纵观我国的软件产业,北京已经连续两年收入超2万亿,是绝对的龙头。深圳、上海表现也亮眼,2023年软件业务年收入均在1万亿以上。第三梯队的杭州、南京、广州,一个数字经济第一城,一个是首个中国软件名城,一个发达经济城市,悬念也不大。
目前来看,城市间的竞争主要来自第7到12位的城市。这6座城市,虽业务收入体量暂时有限,却各有看点。
其中,无论是在业务收入,还是软件名城评估中,济南、成都表现都相对突出。青岛、武汉,则是去年仅有的两座业务收入增速超过20%的副省级城市,势头迅猛。重庆、天津虽不在软件名城之列,也已连续两年对全国前十名展开攻势。
前十名的宝座炙手可热。谁将登上第三梯队,成为下一匹黑马?
图片
【1】
从近两年的表现来看,成都、济南实力强劲。这两座城市在软件产业7到12名的城市中,犹如“犀牛”:体量大,地位也相对稳固。
年初,工信部公布了2023年中国软件城市名城评估结果。在14个通过年度评估的城市中,深圳、杭州、北京包揽前三。成都位于第6名、济南位于第7名,领先武汉、广州、苏州、青岛、厦门、福州、无锡。
再看2023年副省级、直辖市城市软件业务收入。济南以5315亿元位列第7名,成都以5278亿元位列第8,是7-12名中仅有的两座收入超过5000亿元大关的城市。领先第9名的青岛至少806亿元。
这个差距虽称不上断层,但已经有了明显的优势。
不怕对手实力强,就怕对手实力强还努力。成都就是在这样一个努力的“尖子生”。
今年尚未过半,成都已经吸引了国内两大巨头落户。6月,软件名企鸿蒙的生态(成都)创新中心和全国首个生态产业园落户成都锦江软件园。5月,我国车企巨头吉利也在成都高新区设立了工业软件全国总部。
按照成都官方的说法,截至2023年,已经有70多家国际IT巨头在成都落地。
除了强企招引,成都也拿出了真金白银鼓励软件发展。根据成都本月出台的AI产业新政,“首版次”软件产品可以获得最高250万元的补贴。
成都稳步前进的同时,济南正蓄力打造自己的“杀手锏”——软件产业园。
图片
济南软件看齐鲁。位于济南高新区的齐鲁软件园是国内成立最早的软件园之一,也是国家级软件产业基地。在2022年,齐鲁软件园软件业务收入达到了2850亿元,位列全国第3,在济南当年的软件业务收入中占比超过六成。
一家独大固然能为产业提供有力支撑,却不足以推动软件产业的全面发展。
2023年,济南市发布《加快软件名城提档生计三年行动(2023-2025年)》。在其打造的“七名”工程中,软件名城后紧跟着的就是软件名园。具体目标体现为:到2025年,培育省级以上软件名园5家以上。
目前,除齐鲁软件园外,济南市还有另一家省级及以上软件园:明湖国际信创产业园。名园对地方软件产业的推动作用,也可以在这家产业园上得到印证。
截至去年,明湖国际信创产业园已经吸引了中国电子、科大讯飞等领军企业落户,并签约华为“三个创新中心”。
也难怪,济南在软件产业提出“多园多基地”的产业空间布局。在“一园引领、多园协同”的布局下,济南余下的13个市级软件园,谁会成为济南软件产业的第三个筹码,同样值得期待。
【2】
如果说济南和成都是稳定输出的“犀牛”,武汉和青岛近年在软件产业的发展中则如一头“猎豹”:体量虽小,但势头凶猛。
2023年,青岛市软件业务收入为4472亿元,武汉市为3024亿元,纵向对比其它副省级、直辖市城市,这两个成绩只能位于第9和第12名。但横向对比下,可以看到这两座城市在软件产业的潜力。
对比2022年,青岛市软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2.73%,武汉市软件业务同比增速为20.12%。青岛、武汉成为2023年软件业务收入14强城市中,仅有的两所增速超过20%的城市。
时间跨度拉开。2021年至2023年,武汉市软件收入分别为2159亿元、2518.63亿元、3024亿元,增速分别为13.21%、20%、20.12%。基数不断增大,增速却不断提高,足以见得武汉的软件产业发展之迅猛。
而武汉还在加码。
5月,“国内软件第一股”的东软集团在武汉建立了第三个研发基地。东软华中地区的有关负责人接受大刚观察采访时表示,武汉研发基地在东软的发展中举足轻重,将面向中南和西南的市场。
6月,达梦数据上市,成为国产数据库第一股。
图片
其间,湖北省经信厅还发布了《湖北省工业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6)》,对年软件业务收入超过1亿元、10亿元、50亿元的企业,一次性给予100万元、200万元、300万元奖励。而武汉,被定义为湖北工业软件产业布局的核心。
我们再看另外一头“猎豹”——青岛。如果说武汉软件产业的“狂飙”在于智能汽车软件这一新的增长极,青岛就主要归功于领军企业。
2023年,青岛市企业在中国软件百强占据了4个席位。这个数量虽不算突出,质量却可圈可点。
青岛市的海尔集团技术中心在百强中排名第5位,仅次于深圳的腾讯、华为和北京的百度、中国通信,领先杭州的网易。
另一入围百强的青岛企业海信集团,居第14位。至此,在北京、深圳、杭州企业林立的前20名,青岛已经拿下了2个席位。
对比2019年的软件百强名单,彼时,海尔集团的排名在第9位,海信集团则位于全国15位。5年过去,青岛这两家软件龙头企业在竞争激烈的全国前20名中仍能更进一步,足见其实力的强劲。
如此看来,软件领军企业的增值正在推动青岛软件产业的整体发展。
【3】
上述四座城市外,在去年的软件业务14强中还有两座表现亮眼的城市:重庆和天津已经轮番当了两年的“前十守门员”。
2023年,重庆市软件业务收入3152亿元,居副省级、直辖市城市第10位,天津3119亿元,居第11位。2022年,重庆、天津的软件业务收入分别为2707.48亿、2813.08亿,分别居第11、第10位。
但在工信部公布的2023年中国软件城市名城中,并没有重庆和天津。这两座直辖市犹如两匹野蛮生长的“野马”,在探索着属于自己的路子。
今年初,天津立下了打造“信创第一城”的目标。
信创,即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关乎我国的信息安全,是我国“新基建”的重要内容。
到2023年底,天津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信创产业链布局。这在全国是鲜有的优势。
为了拿下“信创第一城”,天津还设立了100亿元规模的信创产业基金,并每年拿出10亿转向扶持资金。2023年,天津促成了与华为、百度等软件头部企业的合作,努力有了回报。
软件是一个技术高度密集的产业,除了扶持企业发展,天津也在建立自己的软件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
以南开大学为例,其软件学院已经和字节跳动等10多家企业建立了校企合作:企业根据需求向学校提出课题并提供资金,校方进行科研。学院的学生也可以到企业开展实习实训,更好地了解企业对软件人才的实际需求。
无独有偶。重庆也为培育软件人才建立了专门的体系。
去年9月,重庆提出打造软件人才“超级工厂”,并由西南大学、重庆邮电大学等15家成员单位共同牵头,培育数万人才。
以万计的软件人才供给,正在服务重庆发展软件企业的“重头”——“满天星”行动。
2022年,重庆进击软件强市的目标已经十分明确,其发布的《重庆市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满天星”行动计划(2022—2025)》中提到:到2025年软件业务总规模达到5000亿元,行业发展水平进入全国“第一梯队”。
完成这一目标的具体措施中就有一条:要新增软件企业上万家。企业汇聚着产业链上的人才、信息和资金,那重庆就主打一个软件企业“遍地开花”。
为了吸引软件企业入驻,重庆提供办公楼“拎包入住”的服务,并在租金减免、购房装修、网络通讯等方面为新入驻企业提供政策支持。
在当地的努力下,到2023年7月,重庆市新增软件企业4500余家。也是在这个时候,重庆发布了《加快培育“启明星”“北斗星”软件企业实施方案(2023—2027年)》。将软件企业培育的目标,转向具有竞争力和链群带动力的企业。
今年的第六届西洽会上,重庆市完成了“满天星”行动计划第三批重大项目专场签约。至此,重庆市已经引入了50家重点企业、超510亿元投资。重庆的软件产业迈上了新的台阶。
站在发展的不同角度来看,这六座城市各有千秋,都称得上是软件产业的黑马。但一座软件名城的成长和一个万亿级产业的迭代,不在一朝一夕。
谁能入主第三梯队,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九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