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文学 | 花儿与远方(散文·上)

    汽车在乡间道路飞驰,一路卷起泥土的芬芳。而我的思绪,早已飞向了远方——社头小学。那里有我七彩的童年,是我儿时知识启蒙的殿堂。一别,已是30个春秋。
    这些年,我常常梦回校园,追溯脑海深处早已泛黄的记忆。白墙、蓝瓦、黄椽、泥地,红色的月季、长满绿草的运动场……那份简洁与宁静已凝成岁月的沉香。梦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问,还能回得去吗?
    今天,我来了,回到这所哺育我的母校。噢,已全然不是记忆中的画面。四排三层楼的校舍不规则罗列,白色瓷砖墙面、绿色琉璃瓦屋顶和两百米跑道的正规运动场……是时间肆无忌惮地改变了一切,我是真的回不去了。若是那片栀子花还在,现在必是怒放了,那花香是会醉人的。只有那棵老槐树还在,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了太多的沧桑。是我惊扰了它的梦了吗?你听,每一片叶子都回荡着孩子们的欢笑。
    见到孩子们花儿一样的笑脸,我才走出恍惚的幻境。我们局组建了“审计爸妈团”,此行的目的是对口帮扶江苏常州市金坛区指前镇社头小学的留守儿童。除了给他们物质上的帮助以外,更多的是与他们进行交流互动,让他们感受父母般的关爱。作为“审计爸妈团”的一员,我将牵手一名留守儿童。今日起,又多了一个孩子,男孩还是女孩?我不禁有些期待。
    学校在会议室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少先队志愿者为“审计爸妈团”成员佩戴红领巾。那些鲜艳的红领巾,触动了我儿时的记忆。
    儿时留下的记忆并不多,少先队入队仪式深深地烙在我心底。留下记忆的原因不是初戴红领巾的欣喜,不是成为少先队员的自豪,而是辅导员的一双大球鞋。
    小时候家境贫寒,穿的衣服、鞋子都很破旧。我是第一批加入少先队的。在集体佩戴红领巾的大会上,我的凉鞋坏了,左脚的鞋面和鞋底完全断裂。本应是一个自豪和喜悦的时刻,而之于我,只剩满心的窘迫。感觉台下的500多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我的鞋子看,我踩着鞋底,羞得满脸通红,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轻轻一动,所有人都会看见我的烂鞋子。当时真想有一个地洞钻进去,好让谁也看不到我。
    细心的辅导员觉察到了我的无助,他迅速脱下球鞋,赤着脚跑到台前,蹲下身子,帮我换上了他的球鞋。那双鞋很大,我的两只脚像是站在两条大船上,可我看见了同学们羡慕的目光。辅导员轻拍我的肩膀,亲切地说:“你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了,要勇敢地面对生活的困难,只要努力学习,永不放弃,一定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那一刻的我,正如久旱的土地遇到了突降的甘霖,也是冰天雪地里触到了一抹暖阳,幼小的心灵升起了太阳。也许今天的一切美好,都是那时埋下的种子所成长。
    思绪拉回现实,我接过一纸校方递来的文件,黑色的中文符号欢快地跃入眼帘。而符号的含义却无比辛酸,似一块块巨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他是一个不满10岁的男孩,父母离异,母亲出走了,父亲也跟着消失,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而爷爷不幸身患癌症。
    我想起了多年前遇见的、一个与男孩年龄相仿的小女孩。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我在家门口的面馆就餐。一位约莫30岁出头的中年男子左手牵着一个穿着蓝裙、背着粉红色的书包的小女孩走了进来。男子右手拎着一个塑料袋,穿着一身印有某某电器的卡其色工作服,穿着黄球鞋,全身上下都是泥点。也许男子是刚从建筑工地下班,接了放学的孩子,甚至没有来得及洗净脸上的泥浆。
    “老板,一碗光面,多加两块钱面条。”男子点单很熟练,看来是这家店的常客。要这么多面,他们是要一起吃吗?孩子也只吃光面,营养跟得上吗?生出疑问的同时,我心底竟涌出一份酸楚。
    男子把塑料袋放在桌上,从中取出了一杯牛奶,一个汉堡和一根油炸鸡腿,摆在了小女孩的面前。服务员把光面也端上来了,热气腾腾的满满一大碗,上面漂着两条碧绿的青菜。男子小心地把青菜夹到盆子边上,如拨弄珍贵的翡翠。他将面条撂起,晃了晃,大口地吃了起来。“鸡腿真好吃。”小女孩啃着鸡腿,开心地对男子说。看着小女孩,男子哼着歌,满足地微笑。“爸爸,你也咬一口。”小女孩把鸡腿递到爸爸嘴边。“妞妞真乖,爸爸不喜欢吃,你吃吧。”男子的眼里闪着幸福的光彩,他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揉进沙子了?不争气的眼泪就要蹦出眼眶,我赶紧抽了两张餐巾纸,悄悄地擦拭。眼前的温馨感染了我。因为有爱,苦难之海再深,也无法阻挡父女到达幸福的彼岸。
    正沉浸在回忆中,同事推了推我,到了和孩子牵手结对的环节了。我牵手的是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穿着黄白相间的花短袖,稚气的脸上有些慌乱。我把一个崭新的书包送给他。清澈的眼眸告诉我,他很喜欢,可却不敢接受。我蹲下身子,拉着他的小手说:“我们交个朋友吧。”他点点头,一脸灿烂的阳光。“收下好朋友的礼物吧,六一快乐!”我也跟着笑了。“谢,谢谢,谢谢叔叔。”他第一次和我说话,有些腼腆。
    他带着我参观校园时,仍然有些紧张,两只小手一直向前微微抬起,似乎想抓住远方的什么。言语中,也一直在回避着什么,说到家里的人时,都以家长笼统替代。我的心隐隐作痛,父母不在身边是他极力掩饰的伤痕。
    男孩缺失的不仅仅是物质,更多的是父母的爱。我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那份在一般孩子眼中理所当然甚至心生厌倦的爱,对他来说是那样遥不可及。究竟是怎样的一堵墙,堵住了那双攫取欢乐的小手,堵住了眺望远方的眸子,堵住了对爱的深切的渴望,使那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过早地蒙上了世俗的尘埃。
    也许,男孩还不愿意让我走进他的家中,那个本该是温暖与自豪的地方。但我们已经相约,在阳光明媚的早晨,一起牵手去图书馆阅读,那个他曾经在门前驻足和仰望了许久的知识殿堂。
    只要有爱,就有阳光,就有温暖,阴霾定会散去,希望就在远方。每一个远方都是一首隽永的诗,希望男孩的诗中,都是暖暖的文字,都是向上的力量。
流动在端午的暖
    捧一把湘风楚韵,和几缕夏日热情,青枝绿叶包裹,楚辞汉歌煲蒸。端午临近,家家户户粽叶飘香。
    儿时,母亲会用丝线编一个网袋,放一个咸鸭蛋,挂在我胸前。那时家里很穷,虽然很想吃,可我总是不舍。咸鸭蛋已经不是普通食物,而是凝结着母爱的宝石。
    他呢?那个父母不在身边的男孩,是否也能有如我一样的回忆?回忆里的故事又是怎样的色彩?也会如我一样温暖吗?一股怜爱之情从心底涌动,如来自地心的涌泉,炽热而奔腾。“审计爸妈团”的成员不谋而合,粽子的香已拽着大家的心飞向社头小学。我们提着嘉兴粽子,带上高邮咸鸭蛋,匆匆踏上前往社头村的道路。
    午后,阳光如天穹倾泻的飞瀑,洗净了万物。我们亦洗尽铅华,带着一身真诚与爱心,去温暖那些缺少阳光润泽的心灵。“审计爸妈团”12个成员,将走进6个留守儿童的家,为6个混沌的记忆点亮色彩。
    (未完待续)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