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离世,奶奶外婆身体不佳,谁来当孩子的监护人?法院这样做

“曾法官,我妹妹变开朗乐观了,成绩也有了提升!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我会努力当好妹妹的护花使者!”近日,小勇(化名)给广州花都法院曾法官来信写道。
原来,小勇和妹妹小萱(化名)在短短一年间经历了父母相继离世的重大变故,11岁的小萱不幸变成孤儿,而他们的奶奶、外婆年事已高且身体不佳。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谁来担任小萱的监护人?
上门审判
按照民法典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死亡后,祖父母、外祖父母是第一顺位监护人,兄、姐是第二顺位监护人。考虑奶奶、外婆年事已高且身体不佳,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勇主动挑起担子,向法院申请担任小萱的监护人,并恳请法院尽快办理,以便及早办理父母离世后保险理赔、小萱孤儿救助手续等事宜。
花都法院受理案件后,为方便小萱年迈的奶奶和外婆参加诉讼,尽快帮助小萱一家解决问题,法官决定上门巡回审判。
“今年住了四次院,八十多岁了,实在没有精力再照顾小萱了。由小勇来照顾,我没有意见。”
“我七十五了,本来想继续把孩子带到我身边照顾,但是今年身体很多毛病,没办法了。小勇愿意担起这个责任,我很放心。”
对于由小勇来担任小萱的监护人,奶奶和外婆都表示同意。说到动情处,两人纷纷落下眼泪。
小萱静静地坐在哥哥身边。法官和小萱进行了单独谈心,想听听她最真实的想法。
“我好想好想爸爸妈妈……”话未说完,小萱的泪水就止不住往外流,“我哥对我很好,我愿意跟他一起生活。”
调查清楚案情后,法官当庭作出判决,指定小勇为小萱的监护人。从立案到判决,仅耗时2个工作日。
温情辅导
案子虽然结了,担心正值青春期的小萱因家庭变故出现心理问题,法官主动联系家事心理疏导员上门回访。
“小萱不像以前那么开朗了,常常一个人闷闷不乐,晚上也总是睡不着觉。”与小萱同住的外婆表示。
经过法官和心理疏导员的开导,小萱的心理状态有所改善,也学会了如何排解情绪和寻求外援,但表示很抵触外婆严厉的教育方式。
考虑到小萱外婆教育理念陈旧、哥哥缺乏监护经验,花都法院快速启动与花都区妇联共建的“花育户晓”家庭教育指导机制,邀请家庭教育指导师与小勇、外婆共同解决小萱的家庭教育问题。
针对小萱自尊心强的特点,家庭教育指导师量身打造了教育方案,建议避免简单粗暴的命令式、打压式教育,以鼓励为主,引导她从一个个小目标做起。
同时,法官向小勇发放《履行监护职责告知书》,进一步讲清监护注意事项。“我知道法官说的监护是权利,更是责任,我会好好履职,照顾好我的妹妹。”小勇坚定地表示。
临别前,法官向小萱赠送了精美笔记本,鼓励她:“小萱,要加油哦!相信你会一路向前,乘风破浪!”小萱爱不释手。
协同共育
小萱的监护难题虽然已经解决,但她能否正常生活、好好学习,仍让法官时时放心不下。
对此,花都法院向学校发出《关爱未成年人提示函》,叮嘱学校多关心小萱,保护好小萱的个人隐私。同时,推动召开一场特殊的“家长会”,由小勇、班主任、学校教导主任和法官在学校会议室共研小萱的教育问题。
“小萱家庭的经济条件不好,学校决定免除她在校的餐费、校服费。其他资助政策我们也会努力争取,到时第一时间跟家长联系。”学校教导主任表示。
“我一直有留意小萱,目前她的情绪还可以,学习习惯比以前更好了。”班主任黄老师对小萱的事情十分上心。
“最近我每天接送小萱放学,一路上她都在跟我分享学校的事,心情很好。”小勇很感激法院做的工作。
随后,花都法院向村委会也发出了《关爱未成年人提示函》,提示村委会做好帮扶工作
“村里之前去慰问过,她符合政府救助的条件,手续正在抓紧办。村里也会持续关注,保护好她的隐私,与法院形成关护合力。法院为了我们村民前前后后跑了这么多趟,非常感谢!”村委会主任竖起了大拇指。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通讯员:花法宣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林传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