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金云:走马墨西哥

缘起
为啥要跨越半个地球去墨西哥?
前些年,我担任了一家公司的顾问,这家公司收购了一家美国公司,而美国公司又在墨西哥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就这样,开会的时候反复被念叨,啥时候去咱墨西哥公司看看呀?要去墨西哥,除了办理墨西哥本国签证以外,只要你拥有美国签证、英国签证、日本签证或申根签证等,并从这些国家中转,就可以顺利入境墨西哥。于是,我们小分队手持美国签证,先飞到洛杉矶中转,休整一晚之后,第二天飞抵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我们返程两周后开通了中墨直航)。
一、断裂的文明
古老的美洲文明
墨西哥城,这座西半球最古老的城市,高楼鳞次栉比、城市车水马龙、街道水泄不通,处处体现出现代文明带来的秩序与繁华;但仍然保有不少古印第安人的文化遗迹:比如大神庙遗址上七层金字塔塔基的大石块,宪法广场上那些浑身插满巨大羽毛、念着咒语、靠喷水熏烟来做法驱邪的巫师们。
图片
印加、玛雅、阿兹特克三大美洲古文明,后面两个均发源于墨西哥。在厚重的历史长河中,墨西哥曾孕育了奥尔梅克文明(公元前12世纪-前7世纪)、特奥蒂瓦坎文明(1世纪-7世纪)、托尔特克文明(8世纪-12世纪)、阿兹特克文明(14世纪-16世纪),以及最著名的玛雅文明(公元前15世纪-16世纪)。
1.公元前12世纪-前7世纪,“印第安文明之母”的奥尔梅克文明。这是中美洲古印第安文明萌芽阶段的文明。这一时期人们种植玉米、南瓜、豆类,在房屋建造、天文历法、文字创造、雕刻艺术、豹神崇拜、球戏仪式等许多方面,对中美洲后来的诸多文明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据传,奥尔梅克人擅长用石头建造巨大的宫殿和金字塔,并在石头上进行精美的雕刻。1938年发现的“奥尔梅克巨石头像”是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人需要从几百里外把几十吨巨石运来,难度之大无法想象。
2.公元1世纪-7世纪,特奥蒂瓦坎文明。特奥蒂瓦坎文明繁荣兴盛时,特奥蒂瓦坎全城有20万人口,规模可以和中国当时的长安相比。现如今在墨西哥城城郊的太阳金字塔就是特奥蒂瓦坎遗址中最引人注目的建筑之一,是整个古城的标志性建筑,高约65.5米,也是墨西哥和全世界最高的古建筑之一。
3.公元14世纪-16世纪,阿兹特克文明,1521年为西班牙人所毁灭。阿兹特克文明吸收了特奥蒂瓦坎文化、玛雅文化等各种文化成就,农业发达,金属冶炼和制作技艺精良,建筑宏伟,使用象形文字,有精确的历法系统且崇奉多神教。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太阳神为了拯救四处流浪的阿兹特克人,托梦给他们,只要见到鹰叼着蛇站在仙人掌上,就在那地方定居下来。结果他们找到了现今墨西哥城那个地方,建立了水上城市。这也是墨西哥国旗上图案的由来。
但阿兹特克帝国的首府特诺奇蒂特兰,这座湖中之城,已被埋藏在今天的墨西哥城地下。1519年被西班牙殖民者攻陷后,城市被付之一炬,西班牙人填湖造城,导致今天的墨西哥城绝大部分市区都建立在不稳定的回填土之上,对地震之类的天灾特别没有抵抗力。
4.公元前15世纪-16世纪,玛雅文明,历史悠久,绵延至今。玛雅文明在公元前400年建立了早期奴隶制国家,公元3-9世纪为繁盛期,15世纪衰落,此后长期湮没在热带丛林中。目前仍有700多万玛雅人生活在墨西哥、危地马拉、伯利兹、洪都拉斯、太平洋的东部群岛等国家和地区。他们身材矮小、皮肤黝黑、头大脖子短,很多人至今仍然能说玛雅语系的语言,但是玛雅文化的精华如象形文字、天文、历法等知识却已消失殆尽。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密林中的奇琴伊察古城,是古玛雅文化和托尔特克文化的遗址,保存了较全面的玛雅人祭祀等宗教活动遗迹。
令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个画面:一是库库尔坎金字塔绝妙的“光影蛇形”景观:每年春分和秋分两天的日落时分,北面一组台阶的边墙会在阳光照射下形成弯弯曲曲的七段等腰三角形,连同底部雕刻的蛇头,宛若一条巨蛇从塔顶向大地游动,象征着羽蛇神在春分时苏醒,爬出庙宇。每次这个幻象持续整整3小时22分钟,分秒不差,展现了玛雅人高超的建筑几何技艺。
另一个是一个祭祀活动的球场。球场大概70米长、16米宽,四周围着岩石垒起的高墙,墙上刻着曾在这里拼命厮杀的勇士。在祭祀活动中,玛雅勇士们要把一个重达4-6斤的橡胶球,投入到高度七八米、固定在墙上的一个石环洞中。他们拼命厮杀,却不能用手脚、只能用膝盖、大腿、肩肘或臀部触球……最后,投中球取得胜利的勇士将被挖心祭天,再被砍下头颅,尸身被投进金字塔,而这,是对勇士的最高奖赏!
“羽蛇神”=西班牙人?
1519年,西班牙航海家科尔特斯带着对黄金的狂热向往,来到了墨西哥这片沃土。
阿兹特克神话中有一位白脸大胡子长着羽毛的蛇神,在众神争斗之下被赶出墨西哥,临走时发誓有朝一日要从东边搭船回来。而恰好科尔特斯是白人,留着大胡子,正是从东边乘船而来,1519年又恰巧是传说中蛇神归来的那一年。阿兹特克人以为他们的神依照诺言又回到了他们身边,于是设宴庆祝,没想到三千年墨西哥文明却被这些“神”给毁了。
科尔特斯先利用阿兹特克帝国的内部矛盾,在威逼利诱之下有些城邦向其投诚。最终,1520年,阿兹特克帝国的首都沦陷、国王被杀,传说西班牙以区区600人完成了对墨西哥几百万人的征服。
从此以后,西班牙对墨西哥开始了长达300年的传教与文化影响。
首先是语言,西班牙语被设为统一的官方语言,直到今天。其次是宗教,西班牙人推崇和传播天主教活动,明令禁止当地人的习俗,如祭祀、拜祭台等活动,至今墨西哥九成天主教徒。
我们在墨西哥城看到,被摧毁的大神庙,只剩下七层金字塔塔基,而断瓦残垣的另一侧,是全美洲最大的天主教教堂,始建于1573年。象征着美洲古老文明、主司祭祀的巨大金字塔轰然倒塌之后,西班牙人又用这金字塔的一砖一瓦,耗时250年建成了他们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天主教堂。一个文明对另外一个文明的征服,往往意味着要去彻底抹掉原有文明留下的所有踪迹,哪怕是一砖一瓦,都要将其转换成为新兴文明的基石。
因为一个神话传说,墨西哥古老的美洲文明被断送,这一输,引来300年西方文明的盛行。如今,墨西哥仍保留着大量富有殖民风情的建筑。比如我们此行去考察的瓜纳华托小镇,五彩斑斓的墙漆颜色,风格绚烂奔放,巴洛克式风格,就非常的“西班牙”,一点都不“墨西哥”。瓜纳华托是墨西哥最具殖民文化特点的打卡必到城市之一。
西班牙用300年时间已经深刻地影响了墨西哥,让墨西哥无论从城市风格还是文明特征,都具备了奔放、多元的特点。墨西哥人热情、好客、热爱消费、注重生活品质,这都与西班牙文明的影响息息相关。
令人难忘的一次晚宴上,接待我们的瓜纳华托州政府官员,个个亲和力十足,和我们相谈甚欢,在干了大半瓶龙舌兰之后,就开始用西班牙语唱起歌来,节奏欢快,可惜一个词也听不懂!我方迅速派出当家花旦给他们唱越剧!当晚你来我往,中西文化交融,现场气氛热烈奔放,轻松惬意。
墨西哥,美国的附庸?
古老的美洲文明完全销声匿迹了吗?好像也没有。天主教大教堂旁边的广场上,念着咒语帮人们驱邪的巫师,到底是信仰上帝还是更信赖羽蛇神,如今的墨西哥人好像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1810年,墨西哥人民觉醒,先后在伊达尔戈和何塞·莫雷洛斯的领导下发动了推翻西班牙统治、要求民族独立的起义。当时的西班牙受到法国拿破仑的入侵,处于内外交困的局面,无暇顾及美洲飞地。1821年9月,墨西哥宣告独立。
1821年独立的墨西哥合众国,面积达492万平方公里,北部设置了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得克萨斯3个省份。19世纪30年代,墨西哥北部人口仅占墨西哥的1.5%(约10万人);此时美国人大量移民,想要“鸠占鹊巢”,因此引发了美墨战争。墨西哥且战且输且让地,两国1847年开始谈判,两国签订了《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条约规定墨西哥割让230万平方公里领土给美国作为停战的条件,占当时墨西哥领土总面积近半。
图片
在墨西哥的进口中,中国的供应链一直非常重要。并且,墨西哥的出口也高度依赖于来自中国的附加值。今天的墨西哥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更加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它与美国和中国都保持着良好的经济和外交的往来。用墨西哥当地接待我们的政府官员的话来说,“美国是墨西哥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墨西哥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美两个国家对他们都非常重要,我们都十分欢迎!”
二、美墨恩怨
1848年美墨战争的结局是,墨西哥不仅认输,还丢掉了北方大片领土。现属于美国领土的加利福尼亚、内华达、犹他、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德克萨斯以及科罗拉多的一部分,这6个半州原本都是墨西哥的领土。墨西哥割舍掉的那大片领土,成为美墨两国的缓冲区。大量墨西哥人偷渡到美国,工作、定居,美墨两国因此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二者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墨西哥对美国经济有着高度的依赖,其GDP增长曲线都与美国高度趋同。
目前墨西哥是全球第十二大经济体、拉美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中等偏上,是世界第七大乘用车生产国和第四大汽车零部件生产国。2022年墨西哥GDP达到1.5万亿美元,相当于加州GDP的42%和德州的63%,以及中国GDP的9%。
墨西哥到底安全吗?
墨西哥全称墨西哥合众国,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印第安语,也有部分人会说英语。在这个90%为印欧混血人种、92%以上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的国家,最让人疑惑的是治安问题。
然而无论是墨西哥地方政府的官员,已经在墨落脚的中资企业高管,还是当地其他的华人朋友,似乎他们对于“黑帮”和“毒品”这两件已在中国老百姓脑海里打下深深烙印的事情,通通不以为然。
这并不是说黑帮和毒品不存在,而是它们存在的方式与我们的理解大相径庭。
墨西哥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每年有超过3500万人吸毒,这就为墨西哥的毒品生产和贩运提供了巨大的需求和利润空间。在美墨边境,偷渡与贩毒,同样猖獗。
2021年,美墨之间已经形成了高达800亿美元的毒品市场,美国国内96%的大麻、87%的可卡因和90%的海洛因都来自墨西哥。毒品成品的销售利润近乎是原材料价格的50倍。在获得高昂利润之后,墨西哥毒枭们购买美式装备武装自己,墨西哥最大贩毒集团巅峰时兵力高达13万。2006年墨西哥政府发起“缉毒战争”,结果是“毒品卡特尔”越打越强,而政府却越打越弱。
图片
作为游客,我们在墨西哥坎昆也曾夜逛酒吧街,那条街上除了劲歌热舞、龙舌兰白兰地、啤酒派对,其实也到处充斥着大麻的气息。可想而知,毒品和黑帮一定会深度捆绑。但是,为什么我们在墨西哥却觉得安全不是个问题呢?
首先,黑帮在墨西哥确实存在,并且以几大家族的形式存在,他们已经渗透到了经济的各个角落,通过掌控国家部分经济命脉和一些企业来实现黑帮的可持续发展。
其二,黑帮成员也有他们所谓的“道”,即通行的法则。我们甚至听当地老百姓讲过,有些事情如果去找警察,或者寻求司法的帮助,可能效率很低,还不如寻找黑帮来帮忙、主持公道,也许效率更高,解决得更快。墨西哥还有一个公认的全国最安全的小镇——梅里达。据说这片净土是黑帮约定俗成的谁都不许侵占的区域,没有贩毒、没有枪战,甚至听说所有黑帮老大都把家眷安置在那里,一片祥和宁静……
第三,警察会找黑帮的麻烦吗?据说,也不会……黑帮与政府警察之间已形成一种高度的默契,各有各的管理边界。对警察来讲,只要黑帮没有危害社会安全,没有寻衅滋事,开枪杀害无辜的路人,警察也没有理由去抓他。而对黑帮来讲,不到万不得已,他也犯不着去招惹警察。我们在墨西哥城也看到了在街头巡逻的警察荷枪实弹,据当地朋友介绍说,那是他们在宣誓他们所管辖的区域。
贩毒头目华金·古兹曼,作为世界上势力最强大的毒贩,三次被捕,两次越狱。第一次越狱藏身于一台洗衣车内,被工作人员推出了监狱;第二次越狱通过地下隧道,据说他的部下花费1年时间,耗资5000万美元挖了一条10米深的隧道,直通他牢房的厕所。他第三次被捕,只能被送到美国去了……
我们在墨西哥考察期间对当地治安状况的感受,与在墨西哥工作生活多年的华人的讲述基本一致,他们在墨西哥多年来也并没有感觉到黑帮的存在给他们的安全带来任何威胁。
美墨的相爱相杀
美墨现今边界线长达3169公里,确立于1848年美墨战争之后,是全世界最繁忙的边界,每年约有250万人以合法方式通过两国边界。而非法移民的数量则难以计数,仅2023年9月,美墨边境巡逻队就逮捕了超过20万非法移民,这个数量创了2023年的月度新高。
“(墨西哥移民)把问题都带了过来。他们带来了毒品,带来了犯罪,他们是强奸犯。”2015年6月,特朗普在宣布参加总统选举时的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到他的“筑墙计划”,在他当上美国总统后果然兑现承诺,4年任期建成了732.2公里的边境墙。讽刺的是,拜登继任总统后的第二天就签署命令,停止了特朗普边境墙的建设。
时间拨回美墨战争之后,那时候美墨边境上的“非法移民”还是“合法”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墨边境的两国人民可以自由往来,自由移民。甚至美国政府还一度鼓励墨西哥人到美国的工厂去打工赚钱。
20世纪初,随着美国初步实现工业化,农业、畜牧业和矿业飞速发展,东南部的经济出现了严重的劳动力紧缺,为了补充廉价劳动力,工厂主们开始主动招揽墨西哥移民。从1910年到1920年,墨西哥移民人数从2万飙升至20万,在这些廉价劳动力的推动下,美国的经济迅速发展。此后的数十年里,美国前后经历了四次移民浪潮,直到1986年里根政府颁布《移民改革与控制法》,使大约300万非法移民获得了美国合法身份,其中约230万人是墨西哥人。
墨西哥人偷渡到美国往往从事低端的服务业,端盘子洗碗或者进工厂打工。很多美国汽车企业选择在德克萨斯建厂,其目的都是为了便宜的墨西哥劳动力。美国政客们为了获得失业工人的选票,要求遣返非法移民,可是美国老百姓以及雇主们却喜欢用这些“老墨”,所以非法移民问题绝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特朗普花费150亿美元修建的边境墙,没能阻挡墨西哥人的脚步。《德克萨斯月刊》2021年4月的报道中说,在边境地区出现了专门针对特朗普边境墙的攀爬工具,只需要5美元就能轻松翻过去。不仅如此,一些毒贩集团还会在边境地区挖很长的小隧道,不仅向美国运送毒品、从美国购买枪支弹药,还有很多非法移民,也会借由隧道偷渡到美国去。
入伙
2023年,美国从墨西哥的贸易进口额高达4750亿美元,取代中国成为了美国第一大进口国,美国北边邻居加拿大也后来居上,仅排在墨西哥后面成为第二,而中国则跌落至第三位。
图片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边嫌弃南边邻居的大量非法移民,一边又在拉拢南北两个邻居“入伙”,谈判若干年后诞生了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成立北美自由贸易区,以此来对抗当时日益强大的欧洲和日本。而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将其升级为《美墨加三国协议》(USMCA)。
通过《美墨加三国协议》和单边贸易限制措施,美国正在减少对来自中国进口商品的依赖,这样的贸易转移可能成为墨西哥填补美国供应链缺口的历史机会。不过,美国如果希望用墨西哥代替中国,那么就会要求墨西哥也减少对中国的供应链依赖。在USMCA协议中,虽然在墨西哥生产的大部分产品出口到美国是零关税,但仍被要求以满足协议规定的原产地规则为条件。比如,汽车整车或零部件的75%需在北美三国完成制造,才能获得免关税待遇的资格。墨西哥能做到吗?
墨西哥之所以能够成为当下的投资热土,尤其是已吸引大量中国资本去投资,很大程度有两个动机:一是看中了以墨西哥为代表的拉丁美洲本土市场未来庞大的发展机遇,二是借助墨西哥的“美墨加三国协议”为跳板,让中国的产品出口到美国。
三、墨西哥得利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总统老布什拉着南北两个邻居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成立了北美自由贸易区。在那之后的1996至2001年间,墨西哥经历了第二次经济腾飞(第一次是二战后),以近4.5%的年均增长率飞速增长,出口年均增速更是高达13%。
直到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开始与墨西哥竞争美国市场,导致在此后的18年间,墨西哥年均经济增长率降至2%左右,始终陷在中等收入陷阱中无法自拔。加入WTO后的中国,经济再次腾飞,中国占美国进口份额也日益攀升,从8%一路上升到2010年的20%,一直保持到2018年。
《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升级成为《美墨加三国协议》后,中国占美国的出口份额已从21%下降到14%,而墨西哥成为美国进口国的“榜一大哥”,占比16%了!且上升势头正盛!
墨西哥夹在中美中间,坐收“渔利”。
第三次“腾飞”
在过去的三年间,墨西哥从全球GDP排名15上升到2023年的第12名,首次成为世界第12大经济体;从2018年到2023年,墨西哥保持着年均8%的增长率;2023年国内生产总值1.79万亿美元,接近中国江苏省的经济水平,不可小觑。
2022年,墨西哥第一、二、三产业分别占GDP的4.10%、32.23%和58.72%。
墨西哥是玉米、番茄、甘薯、烟草的原产地,农业出口优势明显,龙舌兰出口量世界第一。2019年墨西哥跃居全球第十大农业出口国,农产品出口创汇收入已超过石油、旅游及侨汇。我们此行也在墨西哥品尝到了不同品种的龙舌兰酒,还学到了其传统喝法——一口龙舌兰酒下肚,立即喝一口番茄汁,一小把盐再加一口柠檬汁,这种混搭风据说就是龙舌兰酒的正宗套餐,说是可以用酸咸风味去平衡龙舌兰酒的辛辣。
同时,墨西哥还拥有比较完整且多样化的工业体系,轻重工业部门齐全,能源工业比较发达。由于背靠美国,墨西哥的制造业一直是其产业支柱,75%以上的出口收入和约1/4的GDP总值源自制造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包括汽车制造、电子产品、家电制造、医疗器械、航空航天和石油化工。
墨西哥的服务业伴随制造业的发展而成长,曾在2021年上榜全球第二大旅游目的国,当年仅次于法国,那年共接待了3190万名国际游客,比2020年增加了31%。
这次墨西哥之旅我们共走访了5座城市,由于日程安排得极其紧凑,我们在墨西哥出入境以及境内共乘坐了5次不同航空公司的航班,充分体验到墨西哥航空运输业的成熟发达。我们所到的每个机场都繁忙有序,商旅人士熙熙攘攘,只有一趟航班因为天气原因晚点了1个多小时,整体效率和服务完全比肩发达国家。
出海的先行者
拥有相对完善的工业基础、制造业发达尤其是汽车制造业历史悠久的墨西哥,正在成为中国企业出海的热门选项,吸引了大量中资涌入墨西哥。
江淮汽车就是这样一个“先行者”。早在2012年,江淮就进入了墨西哥市场,2017年与墨西哥当地经销商巨人汽车达成合作,通过组装生产的模式投放产品。在拥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后又在墨西哥自建生产线,目前已有5条产线投入运营。以离岸组装模式进入市场的江淮,规避了20%的整车进口关税,成功张贴上了“HECHO EN MEXICO(墨西哥制造)”的标签。
无独有偶,坐落于墨西哥新莱昂州蒙特雷市的北美华富山工业园也是较早布局中国制造业全球化的服务平台。其诞生于2015年,由中国的华立集团、富通集团和墨西哥当地具有丰富社会资源的桑托斯家族三方联合创立,目前已有30多家中国企业入驻,其中近一半为浙江企业。华富山工业园的成长和发展,代表了一批先知先觉的中国企业,到墨西哥开疆拓土、成立工业园,为大量出海到墨西哥的中国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诸如购地建厂、委托建厂、租赁厂房、投资选址、设备安装、采购物流以及相关配套服务等。这些连接当地资源的渠道和服务,本身就是商机。
蒙特雷市被认为是墨西哥最美国化的城市,是墨西哥工业资本与一些大型工业总部所在地。其距离美国德克萨斯州拉雷多市约200公里,这使得它成为了连接北美和拉丁美洲的重要桥梁。蒙特雷也是墨西哥犯罪率最低的城市,社会治安良好。
如果说蒙特雷是墨西哥最具工业化的城市,那么瓜达拉哈拉就是兼具工业与文化、在墨西哥仅次于首都墨西哥城的第二大城市。我们在瓜城拜访了出身于中国宁波却早早着眼于全球的海天机械公司,其在2019年于墨西哥布局建厂。海天早在1996年就通过出口进入土耳其市场,先后在越南、印度、墨西哥、土耳其、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设海外子公司,海外收入持续提升,毛利率高于国内。2016-2022年海天海外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48.45%。
招商引资
说起来墨西哥考察的初衷,是我担任独董的那家跨国公司收购的美国公司——派斯林(Paslin)。派斯林被中资企业收购后,主营业务转型为工业自动化系统集成,专注焊接机器人领域,2022年12月派斯林在墨西哥科阿韦拉州萨尔蒂约市的工厂落地建成。此行我们专门抽出半天时间从蒙特雷辗转到萨尔蒂约,参观走访了派斯林。派斯林驻墨西哥总经理、美国人Shane格外地尽心尽力,竟然安排了6位演讲者给我们做分享!有的还是一群人上来,挨个儿介绍身份,好家伙,这是整个儿地方招商团队都来了!
他们从墨西哥整体的工业布局和营商环境讲起,重点介绍了科阿韦拉州和萨尔蒂约市的工业、资源、贸易、物流和劳工情况,介绍中的大部分招商引资条件跟中国都非常相似,但是其中有一条让我们非常惊讶,他们竟然规定将投资金额按一定比例——甚至有的企业会高达50%——来返还,返还的资金专款专用,用于墨西哥员工的培训。比如,对在墨招聘的墨西哥员工送到中国进行培训,由此产生的差旅费、培训费等都由这笔专款来报销。这反映出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深层次理念:他们表面上招商引资引进的是资本,实际上更看重资本背后可增值的人员能力的提升,希望借此来提升墨西哥本国的人力资源水平,进而提高整个国家的竞争力。
墨西哥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不仅盛情难却,似乎还争先恐后、存在着激烈的内部竞争,每个州都使出浑身解数,希望将外资引到自己的地盘上来。当地招商局局长携同事给我们介绍瓜州的工业资源和招商引资政策,与我们进行了更加深入的对谈,从各个角度探讨合作的可能性。他们的宣传视频都是中文配音和字幕,足见用心!
柳暗花明又一村
此行我们在墨西哥城还参访了华为驻墨西哥办公室。作为最早出海拉美的中国企业之一,华为与当地的合作和融入都已相当充分,他们在墨西哥的业务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增长,且一如既往地看好拉丁美洲的市场。
这或许从另一个侧面向我们证明:中国企业出海到墨西哥,无须把出海墨西哥当作与美国贸易的跳板;事实上,拉丁美洲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也有着相当可观的本土市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