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真情走进战士心间

带着真情走进战士心间
■信息支援部队某部某连指导员 梁南
图片
几个月前,我到某连任指导员。作为带兵人,本应主动走进班排,走到战士们身边,与大家聊聊工作、唠唠家常,但在上任之初,我却以“鸵鸟心态”把自己“藏”了起来。
其实,我并不是不愿亲近战士,而是性格内向。平日里,一有闲暇时间,我就喜欢一个人在房间看看书、写写日记。本以为这样也能够尽快适应角色、进入状态,将连队日常工作处理好,然而现实很快就给了我迎头一击。
那是我上任的第二个月,有几天,我发现一向积极肯干的中士小王在训练时总是打不起精神。了解情况后,我才得知,由于天气潮湿,小王腰上的老毛病又犯了,却不好意思向我请假。
为啥不好意思?带着疑问,我找到小王,催他赶紧到医院就诊。见我以诚相待,小王说出了心中的顾虑:“指导员,您刚来不久,我作为专业骨干要做好表率,给您留一个好印象。还有,看您每天都在房间里忙工作,我们也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事前去打扰……”
谈心中,小王告诉我,其实像他一样“不好意思”的战士还有不少,大家都说有啥事能克服就自己克服。
这让我想起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路过班排宿舍时,我恰巧听到几名战士正在谈论晚上洗澡时的事情,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然而,等我敲门而入进行追问时,他们却异口同声地说:“没啥事。”
一系列的事情,让我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方法可能出了问题。于是,我找来几名班长骨干,将自己遇到的问题开诚布公,让大家帮我分析原因,提出建议。
性子直爽的小陈率先开口:“指导员,你工作干得不错,也有很多新想法,但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有点少。”
“您此前在机关工作,可能严肃惯了,给大家的感觉是不太好亲近”“休息时间本想喊你一起打篮球,可经常看到你在忙,也就没再好意思打扰”……随后,几名骨干也纷纷说出了感受。
座谈结束,一名老班长把我拉到一边:“指导员,只要走到战士们中间,和大家打成一片,大家自然会以心换心,有啥说啥。”
回到房间,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既懊恼又惭愧。确实,担任指导员以来,工作上,我还习惯沿用机关工作思路,“原则问题”讲得多,“具体情况”说得少;生活中,我总认为“网生代”官兵需要个人空间,便由着自己偏爱独处的性格,看似给了他们自由,实则疏远了战士、孤立了自己。
那天晚上,我思考了很久,深刻认识到:身为一线带兵人,就应该主动走近战士,与战士们在一起,不能以性格为借口,经常“宅”在屋里。只有走出自我的小世界,带着真情和真心来到战士们身边,才能让他们放下戒心,真正把干部骨干当成值得信赖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我一改往日习惯,每天都到各班排转一转,特别是利用训练间隙、党团活动和开饭时间,主动靠上去和战士们聊天,关注他们的日常点滴和内心需求。我还下载了战士们喜欢的网络游戏,周末主动找他们组队打对抗赛。同时,我向大家宣布,平时除了睡觉时间,我都会敞开房门,随时欢迎大家前来。
经过努力,战士们不再对我“敬而远之”,而是渐渐敞开心扉,或分享成长或倾诉烦恼。
“查铺查哨手电太亮影响休息”“浴室的一个淋浴喷头出水量很少”“我准备报考军校,能否安排一名基础扎实的战友给我讲讲题”……连队军人大会上,战士们放下了拘谨和顾虑,畅所欲言提出意见建议。我这才知道,原来大家有那么多现实需求未得到解决。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很失职。
战士小奉平日里不爱说话,做事放不开手脚。一次,我了解到他文字基础较好,便与他分享了自己从事新闻报道的经历,并安排他担任连队报道员。在我的指导下,他撰写的稿件很快见诸报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立马不一样了。事后我想,如果我当时没有走近他,与他进行一次深聊,他肯定不会有现在的改变。
越走近战士,越被他们的质朴和真实打动;越深入战士,越与他们产生思想共鸣。都说“带兵就是带心”,没有“身入”,何来“心入”?如何带着真情走进战士心间?这是每一名基层带兵人都必须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何志、杜家辉整理)
编辑感言
“离兵”必然“离心”
■邹菲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军官走上一线带兵人岗位,他们与自己所带的战士年龄相差不大,也同为“网生代”。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同样向往“指尖上的生活”,青睐“虚拟化的表达”,注重“边界感的交往”,喜欢有自己的独处空间。正是这些特点,导致一些带兵人出现了“离兵”现象。
应该看到,这种“离兵”与以往有些不同,大多时候并非带兵人刻意为之。就像上文提到的指导员梁南,他出于性格原因,习惯独处,平时操课能与战士们有说有笑,一到休息时间就愿意“宅”在自己房间里。更为关键的是,在他内心深处,本能地认为其他官兵也喜欢这样。如此一来二去,虽不是主观故意,同样会给人以“不打不骂也不爱、不远不近也不亲”之感,久而久之,变成了战士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离兵”必然“离心”。对这种“离兵”现象我们要保持警惕,并加以及时纠治。
身为带兵人,须干带兵事。一旦走上带兵人岗位,就被天然地赋予更多的责任,一定要把“带”的学问研究透、掌握好,不能以“不会”“不想”“不喜欢”等为借口,拒绝与战士们玩在一起、打成一片。记得一名模范指导员说过,有的带兵人对玩扑克、打游戏、踢足球等战士们喜欢的体育娱乐活动并不擅长,甚至不感兴趣,但如果想带好兵、想成为一名优秀带兵人,就一定要参与其中,即使水平很差也没关系,因为这体现的是带兵人的态度。
带兵人引领别人,也塑造自己。进入新时代,我军官兵成分结构、外部社会环境等面临许多新情况新变化,一线带兵人既要根据每一茬官兵的特点,确定不同的教育管理方法,也要着眼自身岗位需求,努力提高带兵技能,不断突破自我、挑战自我、完善自我,把知兵爱兵落到实处,以换位思考的共鸣、设身处地的共情、同频同向的共振,成为战士熟悉的贴心人、最可信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