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奥运,不止塞纳河的粪便

全文4425字,阅读约需13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巴黎奥运村将不安装空调,每个房间只安排一个落地风扇,两人合住需共用风扇,引发运动员担忧舒适度。

02由于高温天气,法国巴黎奥运面临严重污染问题,塞纳河水质大肠杆菌浓度严重超标,威胁水上运动员的生命安全。

03巴黎奥运场地选址受到关注,圣但尼省作为比赛场地所在地,犯罪率水平是全法平均水平的两倍,社会问题凸显。

04与此同时,法国社会对奥运会的筹备过程表示不满,44%的巴黎人认为举办奥运会是坏事,52%的巴黎人考虑在奥运期间离开城市。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莫奈
编辑 | 阿树
即将在七月前往法国参加奥运会的1万多名运动员,面临的第一个考验是:接受没有空调的运动员宿舍。
因为巴黎想举办“环保奥运”,为了实现碳排放量减少一半以上的目标,组委会宣布奥运村里将不会安装空调,每个房间里只安排一个落地风扇,如果两人合住,那他们还得共用这台风扇。
近年来,法国的夏天气温频频打破历史纪录,光是去年,就有五千多名法国人直接或间接死于高温。今年的情况可能更糟。近期,有权威机构联合气象学家、生理学家和奥运选手等发布名为《火环》的报告,警告这有史以来最热的奥运,可能会威胁运动员的生命。
事实上,巴黎奥运的争议还不止于此。备受瞩目的,还有污染严重的塞纳河,粪便大肠杆菌浓度严重超标,这对水上运动员也是严峻的考验。
图片
2023年,塞纳河上漂浮着垃圾
这是奥运会时隔100年重回巴黎,但备受瞩目的却是种种争议:奥运村设施薄弱、塞纳河水质堪忧,拥堵的交通、不容乐观的治安,以及潜在的罢工风险。巴黎人对此深有体会,纷纷在社交媒体发泄不满,不仅发起“去塞纳河排便”的运动,以讽刺马克龙的下河游泳计划,还竞相发布巴黎“无处不在”的旅游诈骗、扒手和酒店疯涨的消息,以劝退想来巴黎的游客。有博主还称,奥运期间,巴黎将是人间地狱。
显然,当地人已对奥运失去了兴趣。Odoxa一项民调显示,52%的巴黎人考虑在奥运期间离开这座城市。与此同时,罢工的苗头也早已显露,此前,地铁工人、警察、医护和其他公职人员等,相继传出有意举行罢工的消息。
百年之后,奥运能否给法兰西带来荣光,还不好说,但社会矛盾的加速和激化,却是不争的事实。
01
不装空调,只能自带
为了保障运动员的休息,美国、英国、加拿大、希腊、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表示,到时候将计划携带便携式空调入住,以应对宿舍的“空调慌”。
原先,巴黎奥运会的初衷是实现“自然降温”,组委会的计划是从塞纳河里取用水源,经地下深处,河水通过制冷系统降温成冷水,再经过地板里的管道输送冷水到整栋大楼,实现降温的目的。
相关官员强调,运动员不需要空调。通过这样的冷却系统,配合关掉室内百叶窗的措施,房间里的温度将比室外低至少6摄氏度。
不过,这个计划引来了很多运动员的强烈反对——“关心环境,却没有关心运动员的舒适度。”奥运会的备战选手对所谓的“自然降温”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装置的实际效果有限,“很难稳定控制室温”。
高温袭击巴黎已经不是新鲜事。2023年夏天,法国就经历了四次热浪,超过5000人因高温丧命。《柳叶刀》的一项分析显示,在频频到来的高温里,巴黎依然是死亡风险最高的欧洲城市。
图片
2023年的法国里昂街头,当时气温接近 40 摄氏度
极端天气下,“自然降温”系统很难有实际效果。事实上,运动员更需要在适合他们作息的环境里休息,毕竟奥运会是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次比赛。
来自美国的30岁击剑运动员凯特·霍姆斯就抱怨道,“舒适的气温很重要,我习惯了睡觉时开很冷的空调”,她参加了两届奥运会,这是她第三次参赛,也许还是最后一次。
此前,她曾经去到过世界上不同国家参加比赛,有着还不错的适应能力,但是,每个运动员都希望在奥运会里表现得出类拔萃。霍姆斯说,“我很支持环保,但前提是能让运动员发挥出最佳水准。”
而且,巴黎奥运会此举,也忽略了国家间的贫富差距带来的不平等,这意味着,有的国家可以自备空调,而有些运动员只能接受“自然降温”。乌干达奥委会的主席就直截了当地告诉媒体,“我们没有那么多资金准备空调”。
图片
巴黎郊外的奥运运动员村
不久前,巴黎奥运村向媒体开放了运动员居住的样板间,根据照片显示,两人间的宿舍里唯一的清凉设备只是一台电风扇。
外界估计,等到运动员正式入驻,便携式空调也会大量出现,很难说这是“环保”还是“更耗能”的选择。这些突然到来的移动空调,会增加楼栋的电力压力,还会带来跳闸、停电等问题。
02
细菌超标,还能下水吗?
在整个奥运会的筹备期间,争议问题还不止高温这一项,法国屡屡为人诟病的卫生问题也再度提起——塞纳河的污染。
塞纳河将在此次奥运会上担当主角,这条全长780公里、流经巴黎市中心的法国第二大河流,串起了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卢浮宫等法国文化名片,也是很多电影镜头下的唯美幕布。
但是,法国人民却不相信它能用来游泳。
塞纳河上长期充斥着各种塑料泡沫和生活垃圾,由于流经多个区域,河流吸纳了工业区的工业废水、居民楼里的生活废水、还有农田里的农业残留物。自上世纪开始,法国就投入重金整治塞纳河,但效果不佳。
图片
塞纳河岸边的塑料垃圾
12年前,塞纳河上的游泳活动就被下令取消。原定于去年8月20日举行的奥运会铁人三项测试赛中的游泳比赛,被迫取消。原因在于,比赛前,巴黎的暴雨导致下水道污水溢出,河水的水质不达标。
当地水质检测公司表示,塞纳河最大的污染源就是雨天;因为下水道系统老旧,降雨量一旦过大,雨水就会连同污水,溢出管道,涌入塞纳河。已经有游泳选手担心,比赛时,运动员会因不干净的水质生病。
巴西马拉松游泳奥运金牌选手古尼雅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严肃地表示,“塞纳河不是用来游泳的”,她称并不想否定其历史地位,但是“选手的健康更重要”。
在塞纳河里畅游想起来浪漫,实践起来充满勇气。毕竟细菌超标的情况让人咋舌。2023年9月到2024年3月期间,海洋保护组织冲浪手基金会(Surfrider Foundation)在塞纳河上的比赛区域,进行了14次水质检测,仅有一份样本在污染指标上勉强达标。其余的13份样本,在大肠杆菌和肠球菌浓度上,都是国际铁人三项和公开水域游泳联合会最低标准的两倍。
图片
2023年8月18日,在巴黎举行的奥运会世界铁人三项男子测试赛
这两种细菌,主要来自粪便。
到了近期,水质还是没有好转。6月16日,有分析报告指出,由于过于肮脏,塞纳河依然不适合举行铁人三项和公开水域游泳比赛。
不过,巴黎市政府觉得自己治理得当,河水已经干净。巴黎市长伊达尔戈还邀请总统马克龙和国际奥委会主席,相约6月23日去塞纳河游泳,并称这是奥运会前的历史性下水。
马克龙应允前往,只是日期保密,“我会去的,但不会告诉你具体日期,不然你们都会冒险去那里。”
与此同时,巴黎人却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名为“Je Chie Dans LaSeine Le 23 Juin”(让我们6月23日去塞纳河排便)的运动,相关话题标签和海报广为流传,有人还建了网站,可计算不同区域的粪便到达市中心(总统和市长游泳地)所需的时间,以方便大家准确排便。
图片
塞纳河畔坐着的巴黎市民与游客
不过,目前并无报道是否有人真的付诸了行动,这场运动更多是对巴黎市政府的讽刺和质疑。
最新消息是,因欧洲议会选举马克龙惨败,下河喝粪便大肠杆菌的尴尬,现在也得以避免了。败给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后,马克龙解散了国民议会,并宣布提前进行新的选举。巴黎市长认为,要先集中精力完成议会选举,再来谈游泳的事。
至于塞纳河的水质治理成果检验,也许要放到比赛当天了。
03
奥运中心,高犯罪率地区
水上项目的比赛场地质量尚且未定,在比赛场地以外,法国的深层次社会问题也逐渐显现。
此次奥运场地选址,比如奥运村以及大部分比赛场地的所在地——塞纳·圣但尼省,也备受关注。这里向来是犯罪案件的聚集地,历史名声不佳,因此遭致颇多质疑。
圣但尼省位于巴黎东北部,属于巴黎近郊省份,是著名的老工业区。但是和市区的繁华不同,这里是另一个世界,聚集了160万人口,三分之一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是法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新闻里,圣但尼省经常出现的消息是枪击案、抢劫案,大量非裔、阿拉伯裔移民与罗姆人(即吉普赛人)聚居于此,满眼可见的是政府兴建的廉租房以及贫民窟。
图片
圣但尼省是一个多民族郊区,其中大部分人口属于“无证移民”
2005年,巴黎周边数个郊区发生骚乱,其中圣但尼省的情况尤为严重,接近70辆汽车被焚烧,有骚乱者向警察与消防员开枪,当时情况混乱,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犯罪猖獗,是外人对此地的第一印象。如今,圣但尼省的犯罪率水平也是全法平均水平的两倍。
今年奥运会田径赛事和闭幕式的场馆,在圣但尼省的地标,法兰西体育场。这里同样是负面新闻频发。2023年10月,蒙古国奥运代表团负责人夫妇乘坐专车前往下榻酒店,途径法兰西体育场附近的朗迪隧道时,遭遇了抢劫,其中一名窃贼砸碎车窗,抢走了后座上的手袋,里面有价值近60万欧元的珠宝。
这次奥运会,法国政府希望借此重塑圣但尼省的形象。据统计,巴黎奥运会基础设施建设费约45亿欧元,其中80%投资集中在圣但尼省。
作为奥运赛事投资里的关键项目,奥运村和水上运动中心的设施都建造于此,圣但尼省也迎来了一场全面的社区重建,地区内很多基础设施进行了大规模的翻新整修。
图片
巴黎市政厅前的移民
历史学家、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研究主任伊莎贝尔·巴库什表示,政府希望通过奥运会的举办,弥合首都以及较贫穷边境城镇之间的深层鸿沟,“巴黎和郊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巴黎还一直被城墙和护城河包围,因此,这种隔阂非常明显。”
但犯罪和治安绝非圣但尼省所独有,而是一个根植于法国的深层社会问题,恐怖主义的威胁,可能是更致命的。
04
祛魅的奥运
今年2月份,一名在巴黎市政厅工作的工程师向警方报警,他放在火车行李架上的包被偷了,他自称,包里装有“巴黎奥运安保方案”的重要电脑资料。
法国警方高度重视,随后调取监控,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原来,这名23岁男子是一名惯犯,专偷公共交通上的乘客,去年至今已多次因盗窃被捕。
进行了一番内部调查后,巴黎检察官办公室发表声明,失窃U盘包含有关奥运会期间巴黎道路交通的记录,但不是“敏感的安全数据”。
即使是虚惊一场,外界对法国的安保工作依然不信任,除了法国本地的治安情况让人担心以外,围绕整个欧洲的恐怖主义威胁也是重要原因。
图片
卢浮宫前巡逻的警卫
巴黎军区司令克里斯托夫·阿巴德曾经向媒体表示,本次奥运会面临的主要安全威胁包括“恐怖主义威胁、无人机、抗议活动和网络攻击”。
在塞纳河上举办的奥运开幕式,便因此备受关注。按照奥组委的计划,参加开幕式的运动员,将乘坐船只,沿着塞纳河,由东向西航行,路线总长六公里,途经多个地标景点。本来,沿途观众预计能达到60万,但后来,为了安全考虑,规模减少了一半,只有30万名观众。
从奥运历史上来看,整个开幕式地点安排在户外,且没有备选方案,这还是首次。外界担心,如果小规模袭击事件发生,公共交通和能源等领域的安全措施也需要做到最佳。
然而,对于巴黎来说,交通、医疗、环卫甚至警察,都时不时透露罢工的意向,也让外界对奥运会将如何顺利举办充满了疑虑。据法新社报道,此前,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已经对奥运期间的奖金问题感到不满,提出罢工的威胁。7-8月正值度假高峰,警察、政府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以及原本就一度瘫痪的环卫系统,也透露了相同的心声。好在,如今不少行业的奖金已经到位。
图片
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已经对奥运期间的奖金问题感到不满,提出罢工的威胁
然而,这一系列的混乱之下,巴黎人对自己的城市已经忍无可忍。一项民意调查显示,44%的巴黎人认为,举办奥运会是件“坏事”。52%的巴黎人考虑在奥运期间离开这座城市。
奥运还没来,公共交通就已经变贵了,而且如今交通故障和拥堵越来越糟糕,也让人难以忍受。65岁的巴黎市民伊芙琳告诉媒体:“无法停车、去哪里都不方便,什么都做不了。伊达尔戈夫人毁了巴黎,我不想看奥运会。”
图片
巴黎北站
奥运会的到来,不但没有重现旧日的光景,反而给当地民众、比赛选手带来了不少抱怨、吐槽,甚至牵连出法国社会原有的社会问题。可见,申办奥运会不再是热门话题,反而成了烫手山芋。
2024年奥运会申办的过程中,原有的候选城市包括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但是首都的“反奥群体”签名一度征集到30万,由于民情汹涌,市政府作出了退选的决定。
此外,奥运会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会后往往会带来经济衰退的现象,对比申办奥运时的雄心勃勃和激情洋溢,奥运会结束后骤减的投资和消费收入,以及大量体育设施的高昂维护成本,这也是讨论多年的“奥运经济低谷效应”。
纷纷扰扰至此,巴黎奥运,还值得人们期待吗?
-END-
值班主编 | 黄茗婷
排版 | 诺言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