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起火电池厂前中国员工:很多人是“日结”,动不动就裁员没赔偿

全文2201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韩国京畿道华城市一家锂电池制造商Aricell的制造工厂于6月24日发生火灾,导致22人遇难,其中包括19名中国公民。

02阿成曾在该电池厂工作一年多,表示员工很多是从中国来的朝鲜族人,大部分都是通过“介绍所”来到这里工作,薪资按“基本工资”算。

03阿成表示,来到这里工作的中国人大多“非正职员”,还有不少人是“日当”,遇到没活了就会裁员,就裁“介绍所”过来的,不会有任何补偿。

04由于韩国务工的朝鲜族人大都有相似的经历,阿成认为这些人在韩国的工作生活并不容易。

05阿成表示,看到电池厂爆炸的新闻后,立刻给还在电池厂工作的前同事发微信,但一天后,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回复。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作者丨李秋涵
爆料投诉邮箱:all_cj@ifeng.com
6月24日,韩国京畿道华城市一电池厂发生火灾,22人遇难。中国驻韩国大使馆24日确认,其中有19名为中国公民。
根据公开信息,这次大火位于韩国首尔南部华城的锂电池制造商Aricell的一家制造工厂内,是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三层建筑,这座电池工厂储存着3.5万个锂电池成品,火灾导致很多电池发生了爆炸。
凤凰网《风暴眼》联系上此前曾在这家电池厂工作过一年多的中国员工阿成。他表示,这里员工很多是从中国来的朝鲜族人,大部分都是通过“介绍所”来到这里工作,薪资按“基本工资”算。阿成所说的“基本工资”即指韩国的最低薪资,它每年都会根据政策变化,2024年最低时薪为9860韩元,约合人民币54.33元,阿成表示,一个月到手有1万元人民币左右。
来到这里工作的中国人大多“非正职员”,还有不少人是“日当”(按天算工钱),遇到没活了就会裁员,就裁“介绍所”过来的,不会有任何补偿,“没地方说理”,阿成表示。
来到韩国务工的朝鲜族人,大都有相似的经历。通过身边老乡、朋友介绍过来,作为朝鲜族,无需考试,可以直接申请韩国H2签证,这是朝鲜族才可以办理的签证,只要抽签抽中了即可前往,能在韩国制造业、农畜业、服务业等工作,尽管大多拿韩国最低薪资,但一个月也有1万上下。
阿成是吉林人,朝鲜族,在韩国已经工作了七八年。他说,他们村里有一大半人都在韩国务工看到爆炸的新闻后,阿成立刻给还在电池厂工作的前同事发微信,但一天后,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回复。
以下是凤凰网《风暴眼》与阿成的对话,内容有删减。
凤凰网《风暴眼》:你是哪一年在这家电池厂工作的,所在的办公地距离爆炸区多远?
阿成:4年前,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叫“荣耀”的介绍所的广告,通过这个介绍所去的京畿道华城市的这家电池厂。招聘没什么要求,只要有合法签证就能去。那个地方老偏了,好像是新建的工业区,吃饭的地方特别少。每天早上8点30至9点上班,晚上8点下班左右,有时加班一天需要工作11个小时。我当时在爆炸的这栋楼的对面楼干活,中间有去这栋楼的2楼支援过。
我的工作是把一种粉放在电池里头做调试,粉不能太薄,也不能太厚,太厚容易爆炸。这个工作不累,就是粉末太脏了,虽然戴了防尘口罩,但脸上鼻子里都是灰尘,回家洗澡,水都是黑色的。
凤凰网《风暴眼》:对爆炸地这栋楼还有什么印象吗?
阿成:这栋楼一楼、二楼都是电池组装,我去过好几次,去做支援,但具体做什么我忘记了。每次到这里我都很懵,哪个是进口,哪个是出口,很容易分不清,各个部门也没有看到明确的那种标识,东西放得乱七八糟的。
我还能记得的是这里味儿有点大,像消毒水一样刺鼻,应该是电解液。上二楼后左边有一个大桌子,员工在这里干活,墙边上堆了很多电池。当时电池也不是都放一块儿的,而是这里放一点,那里放一点,再往里是一个小办公室。看新闻,有人通过办公室跳楼逃生了。这个办公室靠窗户旁边,确实可以逃生,但其实位置很隐蔽,如果你在这头或者中间干活,一着火很难出来。
而且我印象中,没有看到过消防栓,可能有,但我没有看到,我现在这家公司的我就知道在哪里有消防栓。
凤凰网《风暴眼》:同事里中国人有多少?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多?
阿成:电池厂里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当时我们班组有5个人,只有班长是韩国人,其余都是中国人,从吉林、辽宁、黑龙江去的都有。平时我们吃饭、工作都直接用汉语,在我工作的那一年多里,只见过一个俄罗斯人。其实直到现在,管理层的是韩国人,我工作的生产线上,基本上也都是中国人,韩国人少,可能还是嫌这个活儿累不愿意干。
凤凰网《风暴眼》:这里的工作强度如何,薪资待遇怎么样?
阿成:在这家电池厂,很多中国人都是“非正职”,还有人是“日当”,干一天给你一天工资。我在这里工作时间长,但还是“非正职”,不过薪资是月结。
这里很多人都是拿基本工资,也就是韩国的最低薪资,它每年都会根据政策变化,2024年最低时薪为9860韩元,约合人民币50多块,一个月到手1万上下。如果遇到加班,会另算,但时薪是一样的。这个薪资,覆盖这里的生活还是能有剩余的。我们在正往洞租的单间1500块一个月,省一些一个月能存5000多块。
但这里经常裁员,没活了就裁掉从荣耀的介绍所去的,我之前就是裁员走的,“非正职员”都没有说理的地方。
凤凰网《风暴眼》:最开始怎么想到要来韩国务工?
阿成:2012年大学毕业后,我在天津工作过3年,在一家汽车配件厂做品质管理,每个月月薪3000-4000,薪资太低了,而且特别无聊,天天听客户发牢骚。我爸爸2006年就去韩国了,在一家养老院,服侍老人。他做得久,比韩国的最低工资会高点,一个月能有1万多。之前他就在我们村务农,你也知道农民挣钱少,我们那个村,一半以上人都来韩国了,觉得这里挣钱多,现在村里基本上没人了。
凤凰网《风暴眼》:到韩国务工做过哪些工作,还顺利吗?
阿成:在这里的工作经历也不是很顺利。我来韩国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钢铁厂,有吊车把钢吊起来,你就在下面做流水线,很危险,干三个月我就不干了。后来也不适应,这个工厂干一下,那个工厂干一下,在这家电池厂里待了一年多,算是轻松的,也算是时间长的了。
凤凰网《风暴眼》:作为中国人,来到韩国的这些工作怎么找?
阿成:我们住在正往洞,这里中国人老多了,到处都是中国饭店,还有烤鱼什么的,这附近就有很多“介绍所”。每天你要想工作的话,凌晨五六点到介绍所排队,好多人在那排队,二三十号人,就在那里等着,介绍所就给那些公司打电话,说今天这里还需要5个人,那里明天需要10个人,然后直接包车把你送到那个公司去。
派人的时候,就看哪个小伙子看着干活挺好的,或者之前来干过几天了,就派你去。如果当天去排队的人太多了,也有可能白跑一趟,我就白跑过一两次。
凤凰网《风暴眼》:看到电池厂爆炸的新闻,什么感受?
看到这个新闻挺震惊的,昨天是上班的时候有人跟我提起,说什么华城市电池厂,我网上一搜,那我不是待过的工厂吗?接着我就给以前玩得好的同事发微信了,我前两年结婚的时候他还来过,我问他情况怎么样,到现在他还没有回我信息。
(文中阿成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