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劝和巴勒斯坦的机会,哈马斯和法塔赫都没把握住?

全文1632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劝和巴勒斯坦的机会,哈马斯和法塔赫原定于这个月派代表到中国进行谈判,但因新的矛盾导致对话推迟。

02两派互相指责对方为会议推迟负责,哈马斯指责法塔赫领导人阿巴斯拒绝参加会议,法塔赫则指责哈马斯应该对前对话失败负责。

03然而,法塔赫在巴勒斯坦民众中的口碑较差,超过三分之二的巴勒斯坦受访者支持哈马斯,这使得两派和解在政治上的失衡局面难以改变。

04另一方面,巴勒斯坦权力结构可能担心重新接纳哈马斯会导致美国和以色列方面的意见,因此在内斗局面中犹豫不决。

05尽管中国在外部斡旋,但哈马斯与法塔赫之间的内部矛盾仍然难以改善,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的期望也受到影响。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哈马斯和法塔赫原定于这个月派代表到中国,就和解事宜进行谈判,但好事多磨,中国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两派却又出现了新的矛盾,导致对话不得不推迟。中国还没有说什么,哈马斯与法塔赫都第一时间发表声明,互相指责对方要为会议推迟负责。
哈马斯这边的措辞很直白,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法塔赫的领导人阿巴斯,后者现在是国际社会承认的巴勒斯坦总统,但哈马斯对他就不怎么客气了。
图片
【加沙停火刻不容缓,哈马斯与法塔赫却掉了链子】
声明中提到,本来哈马斯已经打算派代表前往北京,与巴勒斯坦的其他派系举行扩大会议,而且中方也在积极与各方接触,做最后的准备。
本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阿巴斯却在这时候搞“突然袭击”,对中国表示,他拒绝参加会议,但没有提供合适的理由,也没有提前和其他派系通气。
对于哈马斯的指责,法塔赫不置可否,只是另外发表了一篇声明,说感谢中方为推动和解进行的努力,仍然寻求在中国举行和解对话,同时指责哈马斯应该对此前对话的失败负责。
同时法塔赫也没有否认,是他们主动要求推迟谈判。
图片
【哈马斯指责法塔赫领导人无故拒绝参会】
这种情况无非有两种可能,法塔赫觉得这时候和哈马斯对话有些不合时宜,哪怕有中国居中协调也是如此;要么就是两派的矛盾依然深刻,法塔赫下意识抗拒进行更深入的对话。
我们也能看到,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对哈马斯的口吻一直很严厉,在有意无意地与加沙冲突做切割。因为法塔赫的政治纲领,就是主张和以色列对话并和解,哈马斯那边就激进得多。之前法塔赫还批评哈马斯,“不配为巴勒斯坦的民族利益发声”。
但现在的情况很清楚,无论是内部和解还是巴勒斯坦独立建国,哈马斯和法塔赫并没有办法独立完成。这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
首先,哈马斯与法塔赫的内外环境可以说是半斤八两。哈马斯在长期和以色列针锋相对,现在双方又在加沙打得不可开交。尽管以色列现在承认,哈马斯“无法被摧毁”,但对加沙的高压态势不会在短期内解除,加沙依然面临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
图片
【阿巴斯已经当了快20年的巴勒斯坦总统】
而法塔赫呢,乍一看处境比哈马斯优越不少,说好听点是与以色列“共治”约旦河西岸,说难听点就是寄人篱下,没有完整的主权,甚至财政收入能不能到手,都要看以色列的脸色,更不要说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搞的“定居点运动”,法塔赫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这种一味忍让的姿态,让法塔赫在巴勒斯坦民众里不怎么受待见。之前就有一份民调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巴勒斯坦受访者,即便加沙冲突当前,也支持哈马斯,至于阿巴斯和他领导的法塔赫,口碑则是在另一个极端,接近90%的人都想看到他“辞职”。
哈马斯与法塔赫在支持率上的天差地别,使得两派即便达成和解,政治上却是一副失衡的局面。日后巴勒斯坦要选总统,已经86岁高龄的阿巴斯,要想继续连任,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穿了,两派和解,意味着法塔赫承认哈马斯是巴勒斯坦权力结构的正当成员,所以哈马斯领导人有权参加选举。就民调结果而言,即便哈马斯领导人的支持率还没有过半,也稳稳压过阿巴斯一头。
图片
【哈马斯在加沙与以色列针锋相对】
这样一看,法塔赫这边要求推迟会议,又不肯给出其他日期,也就说得通了,可能是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冲击。另外,巴勒斯坦权力结构可能也觉得,重新接纳哈马斯,美国和以色列这边会不会有意见。
这种内斗的局面,无疑让人感到失望。要知道加沙冲突在联合国好不容易取得了进展,落实停火方案也有了初步的眉目,正是趁热打铁的时候,结果哈马斯和法塔赫又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要知道,为了促成巴勒斯坦内部和解,推动“两国方案”顺利落地,中国这段时间一直忙前忙后,连哈马斯都承认,为了确保会议顺利召开,“中国朋友”一直在与巴勒斯坦各派接触。
但现在法塔赫要求推迟会议,又不愿意提供一个具体日期,这很难不让人怀疑,法塔赫对于推动巴勒斯坦内部和解,实现“两国方案”究竟上不上心。
图片
【哈马斯领导人的支持率压过阿巴斯一头】
这也暴露出一个问题,巴勒斯坦独立建国即便还是巴勒斯坦内部的最大公约数,但不足以弥合哈马斯与法塔赫的内部矛盾。即便中国在外部斡旋,短时间内也很难改善哈马斯与法塔赫对彼此的成见。但是放眼国际社会,除了中国以外,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斡旋人选。
要是两派内斗的优先级,已经压过了巴以冲突,那叫国际社会怎么对巴勒斯坦有所指望。这段时间,中国和全球南方国家对巴勒斯坦的支持力度有目共睹。哈马斯与法塔赫要是因为争权夺利错失良机,这个历史责任就不是他们能够担负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