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卖不动就摘牌?交行旗下这家村行第六大股东重启股权转让,却被交易所另类“友情提醒”

全文1662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青岛崂山交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5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重启挂牌转让,挂牌转让底价为1,562.022万元。

02由于未能征集到意向方,该项目将于2024年06月29日00:00挂牌期满一年将被强制摘牌或撤牌。

03崂山交银村镇银行为交通银行主发起人设立的第四家村镇银行,也是青岛市唯一一家由国有大型银行作为主发起人设立的村镇银行。

04除此之外,中原银行、安顺农商行等其他中小银行股权挂牌转让也即将满一年,但尚未征集到意向方。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财联社6月25日讯(记者 邹俊涛)意向方难寻,中小银行机构股权挂牌转让又要面临被产权交易所强制摘牌的窘境。
6月25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青岛崂山交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崂山交银村镇银行”)105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重启挂牌转让,挂牌转让底价为1,562.022万元。
图片
公告显示,此次挂牌起止日期为2024年6月25日至2024年7月8日。但值得关注的是,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提醒,该项目将于2024年06月29日00:00挂牌期满一年,将被强制摘牌或撤牌。
为何会被强制摘牌?6月25日,财联社记者咨询上海联合产权交易相关工作人员后获悉,这主要是因为该产权转让挂牌期满一年且未能征集到意向方,按照该平台相关规定会被强制摘牌。关于后续能否再在该平台上架,该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主要看产权方的意愿。
财联社记者查询上海联合产权交易相关规定发现,“转让项目自首次正式披露信息之日起超过12个月未征集到合格受让方的,应当重新履行审计、资产评估及信息披露等产权转让工作程序。”
在业内看来,出现上述情况通常是由于相关股权转让长期遇冷所致。光大银行金融市场研究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部分中小银行股权遇冷,原因来自多个方面,例如目前银行股权交易市场处于发展初期,交易不够活跃;投资交易门槛高,股权定价不够合理;投资者对部分中小银行经营前景担忧等。
他表示,近年来,部分银行经营业绩波动大,与区域宏观经济波动,银行经营难度普遍面临压力挑战,行业竞争加剧,以及各类型银行经营管理方面差异等。投资者投资少数银行股权,不可避免会关注部分中小银行经营与发展前景,股权是否存在重复质押,股权市场流动性等,进而为其合理定价。
崂山交银村镇银行7%股权转让面临强制摘牌
公告显示,上述股权转让方为青岛鸿瑞电力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鸿瑞”)。公司当前总计持有崂山交银村镇银行7%股权,为崂山交银村镇银行的第六大股东。
天眼查数据显示,青岛鸿瑞为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成员,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集团”)通过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对青岛鸿瑞100%持股。
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信息透露,青岛鸿瑞此前挂牌转让崂山交银村镇银行7%股权已有一段时间,但迟迟未能征集到意向方。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此次重启挂牌之前,青岛鸿瑞也曾主动申请终结挂牌。
6月24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公告,经青岛鸿瑞电力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的申请,鉴于未征集到意向方,转让方申请终结项目。根据相关规定,本所决定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终结青岛崂山交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5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项目。
此外,据中国电建集团于2023年04月24日核准备案的资产评估报告显示,崂山交银村镇银行的净资产约2.33亿元,整体评估价值约2.48亿元,转让标的对应评估值为1,735.58万元。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相较于去年的评估价值,此次重启挂牌转让底价相当于打了9折,实际降幅并不算大。此外,迫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强制摘牌,留给青岛鸿瑞的时间也已不多。
公开资料显示,崂山交银村镇银行为交通银行继四川大邑、浙江安吉、新疆石河子之后,作为主发起人设立的第四家村镇银行,也是青岛市唯一一家由国有大型银行作为主发起人设立的村镇银行。截至目前,交通银行对崂山交银村镇银行持股51%。
意向方难寻 多家中小银行股权转让挂牌也将满一年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除了崂山交银村镇银行,中原银行、安顺农商行等其他中小银行股权挂牌转让也即将满一年。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2023年6月29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旗下的新乡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挂牌转让中原银行274.833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0.0075%);同日,该集团旗下的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也挂牌转让中原银行4294.8635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0.12%)。
此外,2023年6月30日,中国华电集团旗下的贵州乌江水电成套设备有限公司挂牌转让安顺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166.9665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94%)。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产权交易所显示,截至记者发稿,上述股权转让公告依旧还在,意味着也尚未征集到意向方。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北京产权交易所同样在其制定的《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操作规则》中规定,产权转让项目自首次信息披露之日起超过12个月未征集到合格意向受让方的,转让方应当重新履行审计、资产评估及信息披露等产权转让工作程序。
(财联社记者 邹俊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