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捷IPO四大事项被证监会追问,涉及股权腾挪、未决诉讼

全文1811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证监会对博尔捷人力资源集团提出四大事项补充说明,涉及股权腾挪、未决诉讼等问题。

02博尔捷主要业务是为一家即时消费服务平台招募并管理骑手,2023年客户A为博尔捷贡献了8.18亿元收入,占营收比重达86.3%。

03证监会要求博尔捷就股权激励计划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出具合规性意见,并说明主要境内运营实体及其子公司运营的APP、小程序、公众号、网页等产品情况。

04此外,证监会对博尔捷的股权结构及股权变动情况、主要境内运营实体情况进行了详细询问。

05目前,博尔捷尚有80宗为了结法律诉讼,绝大部分与涉及配送骑手的交通事故有关。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2024年6月21日,证监会发布了新一期《境外发行上市备案补充材料要求公示》(下称《公示》),对近期多家准备境外上市的境内企业做出了材料补充要求。不久前递交了港交所《招股书》的博尔捷人力资源集团正是其中之一。
证监会要求博尔捷就四大事项进行补充说明,其中第三、第四项相对简单明了,分别是要求公司及核查律师“就股权激励计划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出具合规性意见”;“说明主要境内运营实体及其子公司运营的 APP、小程序、公众号、网页等产品情况,涉及的收集及储存个人信息规模、个人信息收集使用情况,是否存在向境外传输数据或向第三方提供个人信息的情形,并说明上市前后信息数据保护的安排或措施。”
博尔捷的主要业务是为一家即时消费服务平台(下称“客户A”)招募并管理骑手,提供配送服务,2023年客户A为博尔捷贡献了8.18亿元收入,占营收比重达86.3%。此外,博尔特还有着“交易型SaaS解决方案”“符合用工管理系统”等业务,客户群体涵盖了逾10个垂直产业约3000名客户,掌握着较多的居民个人信息及交通道路信息,信息安全问题自然需要重视。
证监会对于其他两个事项询问得比较详细。
第一是股权结构及股权变动情况。
南都记者此前稿件就曾对博尔捷及相关公司股权变动情况进行过详细梳理(详见此前报道>>>)。
博尔捷业务的来源可以追溯到苏州欧孚网络科技(下称“苏州欧孚”)。2013年,博语稻集团(原“博尔捷人才服务”)投资成立苏州欧孚,2016年,苏州欧孚申请新三板挂牌,公司主营业务为人才招聘和外包服务,有着正东企业管理服务外包(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正东企业管理”)、欧孚人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等主要子公司。同年,又投资设立了欧孚网络科技(宁波)有限公司(下称“欧孚宁波”),从事劳务外包。
博语稻集团与如今的博尔捷为“兄弟公司”,实控人皆为侯正宇。
2017年底,苏州欧孚终止新三板挂牌,并开始了一系列资本运作。
苏州欧孚即为博尔捷业务运营前主体,摘牌同年,博语稻成立上海收稻及义乌收稻,后均转至苏州欧孚。
2019年8月,正东企业管理母公司由苏州欧孚变为博语稻集团,同时,欧孚宁波母公司由苏州欧孚变为正东企业管理。
2020年,苏州欧孚成立广西欧楠,主要提供定制化服务(标准配送及自营本地服务),同时成立上海欧楠,提供复合用工管理系统服务;2021年,苏州欧孚正式收购义乌收稻,业务范围延伸至交易型SaaS解决方案。
2021年,博尔捷数字科技成立,陆续从苏州欧孚手中接过上海欧楠、博尔捷咨询、上海收稻、广西欧楠股份。2023年,苏州欧孚50%股份被陆续转让至博尔捷数字科技手中。
至此,博尔捷数字科技正式取代苏州欧孚成为一系列业务新的承载主体,同时原同属苏州欧孚的传统外包业务,被剥离至博语稻集团。
同样是在2021年,BridgeHR公司(即本次港股上市的“博尔捷”公司)成立全资子公司上海杰而博;2022年1月24日,上海杰尔博以0.25亿元收购博尔捷数字100%股份。
可以看到,从苏州欧孚到博尔捷,诸多股权、资产转让基本是“左手倒右手”的内部梳理与腾挪。对此,证监会对于“上海杰而博收购博尔捷数科相关股权转让的定价依据、价款支付、税费缴纳情况”,“博尔捷数科收购上海欧楠、博尔捷咨询、上海收稻、北京博尔捷、苏州欧孚公司股权,以及博尔捷咨询收购海宁博尔捷,相关股权转让的定价依据、价款支付、税费缴纳情况”,“Bridge HR Co.,Limited 认购博尔捷数科、北京博尔捷、海宁博尔捷、苏州欧孚股权,相关价款实际支付情况”均进行了追问。
第二是主要境内运营实体情况。
如上文所述,博尔捷诸多业务分散在不同的细分运营实体公司中,且经历过多次转让、剥离。因此,证监会要求博尔捷进一步补充说明“境内运营实体设立及历次股权变动合法合规性出具明确结论性意见”,并对上海博尼克、北京博尔捷经营范围及相关资质进行了点名询问。
另据《招股书》,截至2024年5月20日,博尔捷尚有80宗为了结法律诉讼,绝大部分与涉及配送骑手的交通事故有关。证监会要求其“说明最近进展情况,以及上述诉讼是否构成本次上市的实质性障碍”。
南都记者注意到,2021年至2023年,在扣除从保险公司收回的金额后,博尔捷为解决纠纷及诉讼支付的赔偿金额分别为620万元、610万元、1980万元。其中2023年赔付金额大幅增加,是因为“解决了前几年发生的交通事故引起的大量纠纷及法律诉讼”。即IPO前夕,博尔捷对积压多年的诉讼纠纷进行了突击处理。
不止于此,启信宝显示,目前博语稻集团存在832个风险提示,来自博语稻自身及正东企业管理、欧孚宁波等子公司、孙公司。这些风险提示中,存在较多案由为“劳动争议”的纠纷。博语稻集团不仅仅是博尔捷的关联方,还是其第二大供应商,为之“输送”了较多骑手,进而为客户A等下游客户服务。
在《公示》中,证监会即要求博尔捷“结合标准配送服务的客户及其业务种类说明该项业务的具体经营模式。” 
采写:南都记者 缪凌云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