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故事》:直到看到黄亦玫被丢在下雨的半山上,才懂傅家明的爱才最残忍

图片
文/鹿子陌
如果说方协文的爱是窒息的,庄国栋的爱是自私的,那么傅家明的爱才是最残忍的。
黄亦玫带着傅家明去爬山,两人却因为一场雨发生争执,一个想登顶,一个想放弃。
爬山之前,爬山是傅家明的遗憾;开始爬山后,登顶成了黄亦玫的执念。
但傅家明不懂,因为争吵几句,傅家明便丢下黄亦玫,独自离开。
看到这一幕,不禁想到傅家明此前的种种行为,才发现,他给黄亦玫的爱才是最残忍的。
图片
01
黄亦玫认识傅家明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有心脏病,更不知道这么严重。
傅家明也并没有打算坦诚。
某天两人相拥醒来时,黄亦玫是被闹铃吵醒的,但她并不知道,那是傅家明的生命警铃,他必须定时吃药,所以才设了闹铃。
黄亦玫也没当回事,听傅家明随口敷衍,也没多想。
两人如胶似漆地倾诉情感,感受灵魂的共振。
直到在弟弟傅家敏的婚礼上晕倒,黄亦玫才知道,傅家明的真实病情。
如果是普通的病,争取治疗也没什么大问题,但傅家明的病情太严重了,而且没有转好的余地,只会越来越糟。
哥哥黄振华并不同意,黄亦玫继续跟他交往。
黄爸爸却表示支持黄亦玫的任何决定:
“如果你选择和他在一起,我们不会棒打鸳鸯;如果你选择放手,我们也不会说你无情。”
图片
这就是人性,黄亦玫怎么选,都会有压力。
放手是无情,接受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傅家明从一开始选择隐瞒,就很残忍,毕竟分手和生离死别,后者更让人接受不了。
人没了,那些爱恨情仇,那些牵肠挂肚,又能对谁发泄?又由谁来接住?
而傅家明在倒下后才不得不坦白,躺在医院时才拒绝玫瑰,对玫瑰来说更是残忍。
02
黄亦玫选择了最难走的那条路,陪傅家明一起走完这3个月的旅程。
两人明明可以平平淡淡地,度过最后的时光,傅家明又给黄亦玫来了个炸弹。
明知道自己不能爬山,从小就不行,非要在黄亦玫面前说,这是自己的遗憾。
好家伙,黄亦玫知道后,爬山便不是傅家明的遗憾了,反而成了黄亦玫的执念,一定要带他爬上山顶,录下风吹的声音。
为此,黄亦玫做了很多功课,自以为为爬山做了万全的准备,但依旧没有办法避免意外的到来。
半山腰的时候遇见大雨,黄亦玫想要继续登顶,而傅家明呵斥她,必须学会接受失去、学会告别,学会面对死亡。
真离谱。
明明就是他表达了对不留遗憾的渴望,黄亦玫帮他实现,他转头却又埋怨,黄亦玫不肯好好告别,不肯接受现实。
图片
中间还有个插曲,让人觉得他比方协文还自私。
傅家明在黄亦玫精心准备的露营环节里,通知大家他死后会捐献遗体,不是商量,而仅仅是告知他的决定。
傅家敏受不了,黄亦玫更受不了。
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他却决定不给身边的人,留下任何一丝念想,完全不考虑活着的人,会不会痛苦,只是想让他们彻底忘记。
不仅如此,傅家明还让黄亦玫说服自家弟弟,接受这个事实。
看到这里真的好生气,觉得他真的好自私。
从头到尾,傅家明都只是想让自己安心,而不是让身边的人放心,特别是黄亦玫。
不管他的追求,他的任性,他的配合,都是图一个安心。
包括他选择这时候说出没爬过山是遗憾,也只是对黄亦玫的残忍,他明知道黄亦玫会不惜代价为他达成,就像她不顾一切也不和他分开,想尽办法为他找医生一样。
图片
03
有人说,傅家明才是黄亦玫最爱的人,是她真正的灵魂伴侣。
我觉得并非如此。
傅家明懂她,恰好是因为两人懂的东西,有太多的共同性。
黄亦玫喜欢画画,傅家明喜欢音乐,都是艺术创作,都需要很细腻的情感,而他们都有这个共同点。
庄国栋和方协文不是做不到,只是因为他们无法感同身受艺术的魅力,所以无法完全共情。
而且,能轻易发现黄亦玫那间秘密画室的人,傅家明也不是唯一,庄国栋也发现了。
傅家明发现后的做法,是为艺术锦上添花,因为他有这方面的能力。
当初黄亦玫画下的玫瑰,庄国栋也很珍视,只是无法搬走,随身带到自己去的地方。
方协文的心思也很细腻,但他不理解这种精神追求,所以黄亦玫送他同款花瓶,他的选择是拿来种菜。
每个人都有自己表达珍视的方式。
傅家明用一辆摩托车,一次爬山,一次生命的告别,把最深刻的爱和痛,都留在了黄亦玫的生命里,也彻底住进了黄亦玫的回忆里。
绝望又残忍。
图片
他在黄亦玫最爱的时候离开,没有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他甚至不肯结婚,不给她曾经彻底拥有的机会。
不像庄国栋,多往返法国几次,黄亦玫就释怀了;也不像方协文,多做几件控制她的事情,黄亦玫就彻底死心了。
但傅家明在黄亦玫的回忆里,永远是鲜活的,因为爱得太深,又爱得太痛。
生命的诀别,每个活着的人都难以承受。
所以在后来的六年里,黄亦玫每天都骑着他最爱的摩托车,穿梭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像是一次一次迎风告别过去,又像是惩罚自己,不肯离开那段回忆。
而这才是傅家明给黄亦玫的爱,最残忍的地方。
—END—
图片来源/《玫瑰的故事》剧照截图,侵删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