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亿少女的梦变噩梦?林更新“渣男”全网喷,万茜却烂牌打成王炸

全文3755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电视剧《玫瑰的故事》今晚结局,方协文(林更新饰)成为众矢之的,而苏更生(万茜饰)则受到观众同情。

02两人的成长环境都影响了他们的自卑心理,方协文来自单亲贫困家庭,苏更生在童年时期遭受性侵。

03然而,两人处理自卑的方式不同,苏苏选择冲破性格枷锁,超越自己,而方协文则沉迷于控制欲。

04在爱情中,苏苏和方协文都表现出强烈的自卑感,导致他们在关系中表现出不健康的态度。

05最终,方协文在最后一集仍无法走出玫瑰离开他的阴影,而苏苏则勇敢地面对自己的过去,努力改变自己。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玫瑰的故事》今晚结局,玫瑰的四个男人已悉数登场。
方协文(林更新 饰)最遭恨,但显然是其中讨论度最高的男嘉宾。
图片
追剧的肯定能发现苏更生(万茜 饰)对方协文的同病相怜,两人都有糟糕的原生家庭,都有自卑敏感的灵魂和坚硬的盔甲。
玫瑰刚认识方协文就觉得他和苏更生挺像,都努力上进,外冷内热;
图片
苏更生更是可以轻易破解方协文的内心。
图片
但为什么两个相似的人,在亲密关系里一个活成了令人窒息的控制狂,一个在超越自己中惹人怜惜?
图片
先结合方协文和苏更生的成长环境,来聊聊两人的自卑成因。
先说苏更生。
剧中对苏苏性格影响最大的事件,是少女时期在浴室洗澡被继父性侵。
当时绝望的她大声呼喊亲生母亲,没有回应,事后告诉母亲,母亲打了她一巴掌,骂她“胡说八道,不要脸”“是小婊子”。
图片
其实母亲一直都知道真相,等苏苏长大再去问,得到的答案让她生理性作呕:
他好歹看上的是你
他要是被外面那些贱货给勾搭走了
咱们母女俩怎么活啊
图片
遭遇侵害,亲妈非但不站出来保护她,还将错误归咎于她,可想而知整桩事带给苏苏的心理阴影。
她没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得不到爱护,为什么被恶劣对待,她似乎怪不了任何人,除了怪自己——怪自己是个女孩,怪自己无能,什么都做不了。
在得知玫瑰要和方协文领证后,苏苏提醒方协文的话,也是她自己的内心写照:
不要被自卑控制
自卑可以激发人上进
也会让人敏感脆弱
图片
的确,因为没有退路,没有安全感,或者出于对无能的恐惧,方协文和苏苏都是异常上进的人。
苏苏就不用说了,凭自己能力当上外企总经理,玫瑰跟方协文第一次去图书馆发现他学计算机的还在看市场营销的书,跟苏苏夸奖方协文“有近乎于强迫症的自律和好学”。
图片
不像苏苏,剧中没有太多对方协文成长环境的描摹,只知道他父亲早逝,跟母亲相依为命,家住东北延吉,本硕都是在上海复旦读的,上学期间勤工俭学,认识玫瑰后,还需要变卖家当自行车,来维持生活。
方协文的不自信,应该是来源于小县城单亲穷困家庭的出身。
第一次见到苏苏,方就向苏坦诚:
我总觉得我配不上她
图片
如果自卑于自己的出身,对穷富、地位耿耿于怀,当然会觉得配不上出身北京高知家庭的黄亦玫。
两人虽然自卑的来源不同,但都被自卑影响——
把自己看得很轻,觉得自己配不上好东西,就算勉强配上了,对方总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图片
其实自卑从来都不是问题,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自卑,真正能够伤害身边人的是处理自卑的方式。
苏苏一开始的方式是逃避。
表面上的苏苏生活独立,事业女强人,不需要男人,不需要朋友,一个人可以生活得很好。
生活中有类似苏苏这样的人,总把“我不适合亲密关系”“我就适合一个人生活”挂嘴边,很强调边界感和独立空间,画个圈把自己框住,不放外人进入。
车上睡着的黄亦玫靠到她肩膀上,她跟领地被入侵一样别扭难受。
图片
其实苏苏不是不想要亲密,而是在需要爱护的时候没有得到,为了适应这个现实,便催眠自己不需要,不想要,甚至瞧不上、厌恶。
如此便成了渴望亲密关系又害怕亲密关系的回避型。
实际上那些拒绝逃避,“我不要”的背后是“我不配”。
苏苏觉得,如果别人了解真实的我,就不会喜欢我了。所以她时刻准备着逃跑,准备着别人随时会离开她,她能全身而退。
剧中苏苏和黄振华(佟大为 饰)热恋期间有次危机——苏苏背着黄振华自己买了房,一点没有告知对方。
黄振华生气的点是苏苏没有把他当自己人,一开始就做了各种准备,给自己留足后路,总而言之怪她不够投入,不信任自己。
按照苏苏在亲密关系里的别扭性格,作妖必事出有因。
仔细看会发现,买房这段情节发生在玫瑰交了新男友方协文,黄振华查了方的背景,很瞧不上他之后。
苏苏是联想到了自己,自卑心理又开始作祟。出于自保,又想跟黄振华划清界限,刺激他:
对于我来说,除了我,其他人都是别人
图片
如果说在亲密关系里,苏苏擅长回避,方协文则是追求自己配不上的,从而有自信的错觉。
苏苏在见完方协文后,跟玫瑰说,“他的自卑让他对你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这点我不行”。
这是好听的话,难听的话是知道自己配不上,所以跪舔讨好。
恋爱期间,让玫瑰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公主,饭他做,碗他洗,黄亦玫的房租他偷偷出一半。
相信对方协文来说,他在追逐玫瑰的时候是快乐的,虽然时常心情忽高忽低,在低落与狂喜之间徘徊,但那种貌似赢了国际精英庄国栋,能够着月亮的感觉实在太令人迷恋。
虽然这份自信来自幻觉,十分不稳固。
他跟苏苏一样,都觉得真实的自己是不会被喜欢,所以内心不会轻易示人。
不同的是,苏苏是逃避——只要我不需要,就不会不被喜欢;他是包装——会迎合别人,变成别人喜欢的样子。
去玫瑰家见家长,在黄妈面前聊自己做菜心得,在黄父面前聊读书心得,送礼物也能送到老人心坎。
女婿这么用心,黄父却担心他好得不真实,像在伪装。
图片
人情的事倒也罢了,情感上他也会迎合拿捏。一开始,玫瑰因为他别有用心,从而疏远他,方协文马上说上学期间我不想谈恋爱,觉得自己没资格谈恋爱。
第一次卖惨得到玫瑰的信任和让步后,此后这一招没少用。
对苏苏也是,他一定从玫瑰那里听过自己跟苏苏像,面对对自己了如指掌的苏苏,他从来都是主动交心,当然苏苏出于同病相怜,没少在玫瑰面前替他解释。
当然方协文的工于心计,是为了让别人喜欢自己帮自己,这个时候还没有损人利己。
可以看出,两个天生不会爱人的人,面对喜欢的对象,苏苏的态度——我不配,我不祸害别人,我祸害自己行不行;方协文的态度是——我不配,我强行得到让自己有配得上的错觉。
其实这两种心态都不健康,苏苏意识到了,她选择冲破性格枷锁,超越自己,方协文事业成功,却一直无法走出玫瑰离开他的阴影,最后一集还在求复合。
图片
图片
图片
黄振华在意识到他跟苏更生家庭、性格都巨大差异时跟黄妈聊过一次,黄妈说:
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是大
但也没那么大
有的人停留在从小被塑造成的样子
有的人彻底改变、脱胎换骨
小苏应该是后一种
图片
苏苏实在是生活的强者,那么差的出场牌,硬是被她打成了王炸。
苏苏起初跟黄振华在一起,并不一定有多爱,甚至不妨说有权衡利弊的成分。
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选择伴侣时,就像在黑夜里蹚水过河,一定会先伸脚探一探深浅,才决定用什么姿势,放多少重心在那人身上,原因是她太害怕失控。
苏苏先认识的玫瑰,她知道兄妹俩都是在充满爱、温暖和安全感的环境下长大,物质、精神、情感都是被富养的。
黄振华知道如何恩爱到老的答案,爸妈就是这样,照抄就好了。他人性的最低处,不过就是人情时有点黏糊,跟苏苏闹矛盾时跟白晓荷还有点牵扯不清,但知道愧疚,知道改正,之后也没有再犯。
黄振华的家世品性让她放心,关系里她可以处于上位让她安心。
图片
图片
图片
苏苏愿意在这段关系里克服自身问题,一定建立在对黄振华考察合格的基础上,也就是说黄给了她一定的安全感,并且随着矛盾一次次被解决,安全感再累积加深。
现实中很多像苏苏这样的性格,即使面对黄振华这样的伴侣也会一次次用逃跑、失联、分手、忽冷忽热等来试探对方——是不是无论怎样对他,他都会坚定不移地选择她?
苏苏没有用这样的方式试探对方底线,她跟黄振华发生关系后消失了好多天,直到对方跟她表白,她顶着伤疤和骄傲,做好了被嫌弃,被断交的准备,跟黄振华坦白少女时期的遭遇。
“我不需要同情,不需要男人,我这人呢就是这样,你要是受得了,我们继续做朋友,受不了,你把我电话删了吧。”
图片
图片
从十六岁到现在,从“我不好,我的错”,到“这不是我的错”,再到可以跟喜欢的男人讲,我不知道苏苏在这其中经历了多少挣扎。
等过了半个月,黄振华捧着鲜花出现,苏苏是高兴的,但黄振华可以接受她,却实在不懂苏苏的心理,他以为苏苏既然不讨厌他,喜欢他,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试试?哪怕先试用六个月?
其实对苏苏来说,正是喜欢才会害怕,喜欢意味着要选择是否把自己交付出去,这对苏苏的困难程度,可以用她回复玫瑰的话来形容:
“一个人孤独的时间长了,长出一身厚厚的鳞片,丧失了跟人亲近的能力。一旦渴望温情,就要忍着疼痛,亲手将鳞片一片一片地撕去。”
图片
苏苏就是这样忍着鳞片被撕去的疼痛和不安,一点一点敞开自己,直到完全奉出自己被层层保护的真心。
图片
图片
对比苏苏的口头禅“你是不是可怜我”“我不需要同情”,方协文的口头禅是“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他是不是看不起我”。
两人都不想被看低,只是苏苏倾向心理上的平衡,方协文倾向外部世界的肯定,有钱、有地位,让世俗高看他。
丢工作那一夜,他淋雨回来要跟玫瑰分手,在他心里,没工作没钱,他都不配为人了,怎么还有脸跟玫瑰恋爱。
图片
这样把尊严、自信建立在经济地位上的方协文,苏苏好心劝他的“玫瑰选择你,你已经没有对手了”基本不起作用。
和玫瑰结婚后,他带着胜利的姿态去见庄国栋,宣布:我没有竞争对手了。
图片
然而刚建立的自信,瞬间被庄国栋一句话击溃:
吃过法餐的也能吃路边摊,是因为包容性强,不代表不知道什么是好的。
图片
他把庄国栋点的,他从来不知道玫瑰爱吃的食物带回去,假装说是自己买的,玫瑰果然说好吃,于是这根刺就深深地扎在他心底。
其实玫瑰也不一定爱法餐,她是跟谁在一起,就喜欢谁的食物,她是感觉、精神至上的。
可惜方不理解,或者说他目之所及、皆是自己,总以为自己看重的东西,全世界都看重,自己自卑就以为全世界都看不起他。
黄亦玫提离婚时,给的理由是“我不爱你了”“彼此给不了想要的东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说“你什么烂理由”,你就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你还瞧不起我,我这几年挣的钱,你们全家一辈子都挣不着。
图片
连离婚的理由都无法互相认同,再次印证了两人三观、兴趣、追求都不在一个世界。
不是同一世界是分开的主因,方协文因控制欲对玫瑰造成的伤害是催化剂。
把玫瑰圈在家里生小孩,不让她出去工作,不让她穿裙子,连美甲都介意玫瑰涂。
美其名曰:害怕失去你。
听起来多么卑微,实际上像前期卖惨一样在绑架玫瑰的同情心。
我向来反对用“自卑”这个词汇为人物开解,其实方协文、苏更生从面对亲密关系一个向外进攻、一个向内逃窜,就注定两人的底色到底是不同的。
苏更生太善良太为别人着想,不忍将自身阴影宣泄给别人,将枷锁套在别人身上来解救自己,她要自己成为强者。
图片
方协文太自恋,自我中心了,他享受周围世界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他要控制弱者。
他不会像苏苏一样主动反思、道歉,他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委屈,看不到自己对别人的伤害,大结局了也没为曾经的控制欲道歉,依然执着于:
你并不是主动选择了我
而是被动接受了我
图片
对于方协文我只有一句,试图叫醒一个在自己世界里沉醉不愿醒的人多半是徒劳的。
对于苏苏,好好珍惜她伸出的示好的触角,你永远不知道她从壳里钻出来,重新站在你面前,耗费了多少气力。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