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相山》:刺痛不是目的,疗愈才是 | 特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