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州一地农合社突然关门跑路!村民存款上哪要?

据霸州王先生说:我是信安人,2011年前后,我们镇上开了一家“信*农合社”,对外承诺有钱存到这儿年利息10%,比同期银行存款利息和民间贷款利息都高。
信*农合社”宣称农合社的钱全部放入“河*农合社”工程的银行金融机构,有银行金融机构负责投资理财,资金安全收益有保障,当时“信*农合社”对外宣传是存款,由于利息高,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信*农合社”生意越来越好,吸引了很多人到这里“存款”。
经朋友推荐,2016年,我在“信*农合社”也存了几笔钱,当时给我开了“存单”,上面有机打的“户名、冀农合、存单号、人民币帐户、账号、存入日、存期”等字样,与银行存款单一样,看着挺正规,到期后我没有取钱,继续转存,“信*农合社”把利息加上,再给我开一张新“存单”。
图片
2023年3月27日,我又在“信*农合社”存入了70多万,前前后后投入的钱加起来总共100多万,其他村民少则几千元,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上百万元,大多是信安及周边一些上岁数的老人。
图片
图片
从2023年5月,有村民急需用钱到“信*农合社”取,工作人员一直推脱,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一直没有取出来,后来又有多位村民去取钱都没取到,后来营业点突然关门了,负责人也联系不上了,“信*农合社”营业点在信安存在10来年了,法人马某增是信安本地人,也算知名人士,经过多方打听和漫长的等待,还是没有得到相关信息。
图片
我们多次找到信安镇政府反映此事,现在还是没法取出钱来,最后政府工作人员建议我们报警。
从2023年7月“信*农合社”关门后,初步统计有170多户,涉及资金大概有3000万元上下,这都是我们一辈子的钱呀,我们这些受害者建了一个群来维权,里面成员有50多人。
图片
据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我在“信*农合社”存了13万元,我认识的村民里,有存30多万的,有存10多万,最多的存了180万,我们都误以为是正规单位能放心,没想到钱就这样没了。
另一位村民周女士说,我们家在“信*农合社”存了本金29万,我亲戚在那存了50多万,希望还能取出来。
图片
当初“信*农合社”开业庆典,市里镇里来了很多有头有脸人,谁知道最后还是个坑,我们看中的是他的高额利息,他看中的是我们的本金。
我们维权群里有人通过网络查询,“霸州*意快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2021年注册,注册资金只有40万元,现在是存续状态,但连续两年未按规定向工商上报企业年度报告,于2022年7月和2023年7月,被霸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
图片
我们也咨询过,这家合作社没有发布招股书招股的权利和资质,就大肆招股,吸收公众巨额钱款,而且是以“农合社”的名义运作,明摆着就是混淆概念,误导群众,最后又跑路,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违法?
图片
我们在网上看到京华时报、长城网、新闻晨报等权威媒体对多家河*农合社跑路事件进行了报道:河北一合作社卷走800余户村民2600万;河北邯郸广平县伟*蔬菜种植合作社法人跑路,卷走资金1.4亿多元;临漳俊*食用菌合作社跑路,3000万元无法兑付;邯郸馆陶*信合作社老板失联,1.24亿元资金无法兑付。我们所遭遇的和媒体报道的情况一样,都是基于本地熟人之间的信任,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吸引我们社会上这些大额资金存到这里,没想到最后血本无归。
现在拨打“信*农合社”负责人的手机,语音提示是空号。
图片
据政府工作人员说:“信*农合社”应该是个人经营的,不归政府部门管。
网上和身边大额投资理财被骗的事实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在这充满诱惑与风险市场中,希望大家不要心存侥幸被高收益所迷惑,提高警惕,远离骗局,小心上当受骗。
图片
针对上述村民反映的情况,建议收集证据通过司法程序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