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行自营理财黯然离场

无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淘汰,中小银行的自营理财业务终将成为历史。
上周,多家中小城农商行收到监管对未成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理财业务风险的提醒,要求部分省份相关城商行与农商行于2026年末将存量理财业务全部清理完毕。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报道,各地要求有所不同。浙江一农商表示收到口头通知,要求2026年末将存量理财业务全部清理完毕。而江苏某城商行则表示,要求今年内将理财规模压降至不超过2021年8月时的规模,但是没有提要求在2026年前实现清零。
记者了解到,实际上,由于监管要求和人力配备、市场规模等客观条件的限制,部分中小城农商行早就放弃了自营理财的业务,转向代销。而部分仍在发行产品的银行则规模有限,不能给银行整体带来营收增量。
规模小,不赚钱,银行求转型
多位农商行人士对记者表示,监管对中小城农商行压降规模的要求在2022年就有过,但不是强制性的。本次各地监管集中处理,有具体的时点要求,将会加速清退。此外,城农商行理财业务本就处于自然衰落的阶段,面临着规模小、收入少、管理难等问题。
目前,中小银行自营理财呈现规模小、占比低的特征,并且仍在持续下降中。根据中国理财网数据,截至2023年末,非理财子公司理财规模为4.33万亿,占总理财规模的19%,较2022年末继续压缩了1.08万亿。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数,还额外涵盖了有理财公司牌照的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农商行母行资管的规模。
此外,非理财子理财产品的规模也相对较小。南财理财通数据显示,截至6月24日,非理财公司存续理财产品有17892只,涉及198家机构;而理财公司存续的理财产品有21844只,全市场理财公司一共才31家。
进一步观察5月底数据,根据普益标准统计,截至2024年5月末,全市场理财规模28.98万亿,理财子理财规模25.27万亿,则非理财子理财规模为3.71万亿,粗略测算,非理财子理财规模较年初继续压降6200亿元。
相较于头部理财子的客户,中小银行自营理财产品的客户相对风向偏好更低,更加保守。一位长三角地区农商行的副行长告诉记者,当地客户在本地农商行的财富管理业务的首选是储蓄类产品,占到了80%,其次才会考虑理财。
这位行长表示,其所在农商行自营理财已经完成了净值化转型,配置结构主要以信用债为主,还有部分二级永久债。因此,在债市波动的时候,净值波动也会比较剧烈,特别是2022年11月债市的波动给他们的流动性带来了极大挑战。在此之后,他们开始发力代销业务,用精选产品、培训客户经理等方式进行财富管理业务转型。
某地区城商行人士同样表示,在收到压降规模的通知之后,行领导正在研究对策,目前比较确定的是会开始推进理财自营到理财代销的转变。
记者整理了7家城农商行的理财业务报告发现,大多数中小城农商行的自营理财规模都在1000亿以内,仅上海农商银行一家规模在千亿以上,规模小者甚至不到100亿。据上述长三角银行副行长介绍,在2022年底之前,他们的自营理财日均规模在700亿左右。
图片
此外,在存续规模方面,大部分银行也出现了较大程度的下滑。比如,去年吉林银行下降20.10%,新疆汇和银行下降32.75%,上海农商行下降1.68%,顺德农商银行下降9.24%。
在资产配置方面,中小城农商行90%左右的自营理财投向债券及同业存单,部分银行的委外及非标规模占比较高。
中小银行自营理财的压缩同样也带来的下游机构资管规模的锐减。一位券商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很早就要求中小银行自营理财规模只减不增,因此其所在券商资管的城农商行委外规模也一直在萎缩,信托也是如此。不过,目前,中小城商行的客户已经在其业务规模中占比极小。现在,农商行已经不能通过券商资管委外,而城商行可以委外购买公募基金。
部分银行放弃城农商行的自营业务也是综合考虑了投入产出比。在极低的规模技术下,自营银行理财也无法逃过资管领域降费的大潮。去年以来,部分中小城农商行也响应了理财产品降费的要求。近期,汉口银行就发布了费率优惠公告,多款产品管理费0.20%,销售费0,记者查询发现,类似的降费公告该行6月以来已经发布了3条。
理财牌照将加快发放?
根据银行理财登记中心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23年)》,目前,共有27家商业银行成立理财子公司,全市场未获得理财牌照的商业银行仍有3.4万亿元的理财规模敞口。
部分观点认为,监管将加快新理财子牌照的发放。中泰证券研报预计,未来,一方面小银行理财压降的节奏加快,另一方面或许意味着监管同步将加快新理财子牌照的审批。
目前,A股上市银行中未获得理财子的银行有19家,资产规模大于5000亿的有8家,分别是沪农商行、成都银行、苏州银行、贵阳银行、齐鲁银行、重庆银行、长沙银行、兰州银行。其中,不少银行在资管新规之后就申请过理财子牌照。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顺德农商行、重庆银行、长沙银行、吉林银行便发布公告称拟设立理财公司。此后,威海市商业银行、朝阳银行、甘肃银行、西安银行、贵阳银行、上海农商行、乌鲁木齐银行、成都银行、齐鲁银行等机构也曾相继宣布将申请理财子牌照。记者了解到,部分外资银行仍在争取理财子牌照。
的确,理财子牌照具有极大优势,业务包括公募、私募、理财顾问和咨询顾问服务,无投资起点,可以投资非标资产,较其他监管机构颁发的资管牌照拥有更加广泛的业务与投资范围。此外,它的监管要求也相对更高,比如注册资本要求为10亿元,远高于公募基金的1亿元和信托公司的3亿元。
虽然稀缺,但此时获得理财子牌照并不代表着万事大吉。目前理财市场竞争激烈,马太效应加剧,头部的先发优势难以追赶。目前32张理财牌照已涵盖87%的银行资管市场份额。
中金研究认为,资管业务对于资源投入和风险管理具有较高的要求,监管对理财牌照数量的收紧体现出其对银行表外风险管控具有审慎的态度;大多数规模较小的中小银行机构目前可能尚不具备完善的投研能力与风险隔离能力,过多发放牌照反而可能导致影子银行风险进一步发生。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