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卖惨式”直播,青蛙人偶下的主播,值得同情吗?

网络直播花样百出,虽然有很多优秀的正能量作品,不过也存在不少虚假宣传、刻意炒作或者摆拍卖惨等低俗作品。很多时候大家难以分清哪些是在表演剧本,哪些又是真实故事,有时自己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由此在社会上造成严重的信任危机,这才是相当可怕的后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网上多了不少“面具人”主播。他们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开始直播卖惨装可怜。因为有了面具的掩护,这些主播不再羞涩胆怯,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别人认出来,终于能够放心大胆地向观众要礼物。
在众多“面具人”当中,青蛙人偶是相当火爆的一款道具,很多主播都会选择藏在这款人偶下开启直播。
比如有位主播“只想让妈妈过的好些”,就会在大晚上给大家直播,配上文案“我想多努力一些”。直播间里还打上了一段心酸台词:“白天送快递,晚上兼职开播,只是希望让老妈过的更好一些。兼职如有更好选择,没人愿意高温穿这身。”
还有一位网名“山区蛙蛙”的主播,他的直播间也差不多,配文“我想让父母过得好一点”。直播间也有一段类似的台词:“白天收废品,晚上兼职直播,只为了让爸爸妈妈过得好一点。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没人愿意当小丑。”
图片
从文案上来看,两位都给自己创造了孝子人设,自己直播的目的都是为了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且他们都是白天工作,晚上兼职,似乎非常努力的样子。
两位的表演方式相当简单,无非就是跑步、比心或者敬礼等,相比于唱歌跳舞的主播容易许多。
相信这种主播应该还有不少,他们的情况和以上两位都差不多。那么对于类似的“卖惨式”直播,大家怎样看待?
“没人愿意高温穿这身”“没人愿意当小丑”,如果跑步比心就能赚钱,而且又不会被人认出来,相信会有人愿意这样做。
这种主播不能创造任何价值,顶多是给大家带来一些娱乐而已,不过也没有什么意义。谁的生活都不容易,所谓的“惨”也都是他们主动自找的,而且把“惨”当成一种营销赚钱手段,本身就非常不合理。
这就相当于自己主动当众扇自己耳光,然后要求观众们给自己打赏,这和道德绑架、街边乞讨有何区别。
以前网上出现过一位百万粉丝网红“凉山孟阳”,她编造“父母双亡”人设卖惨装可怜,谁知背地里却卖着假冒伪劣商品,最终被判刑11个月。
图片
当然青蛙人偶主播没有那么坏,不过他们的真实面孔又是怎样的,确实也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头套一摘,自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头套一戴,就能实现零成本创业。买个头套开直播,不用担心面子问题,虽然自己会累一点,但是却没有技术含量,没有入行门槛,怎么看都是一笔“好买卖”。
不过“卖惨式”直播并非正常现象,也不应该成为年轻人谋生赚钱的手段。年轻人还是得脚踏实地好好干,不劳而获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