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员有条件的社会资本做“耐心资本”

全文2480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李春临表示,将引导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投资创业投资,解决行业“缺长钱”和“无米下锅”的问题。

02国资委鼓励央企利用创业投资基金“投早、投小、投长期、投硬科技”,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

03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将研究提高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基金集中度比例上限,以引导更多保险资金参与创业投资。

04证监会正在开展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实物分配股票试点,拓宽多元化的退出渠道。

05此外,证监会支持行业提升综合实力,建立差异化和前瞻性研究、筛选和估值能力,强化风险管控和合规能力建设。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广东金融高新区。 南都资料图
  6月26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李春临和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有关负责人介绍《促进创业投资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简称促进创业投资“十七条”)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国家发改委:
  引导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投资创业投资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李春临表示,相关政策措施旨在优化创业投资发展环境,进一步激发创业投资活力。在募资端,引导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动员有条件的社会资本做“耐心资本”,解决行业“缺长钱”和“无米下锅”的问题。在投资端,针对很多创投机构反映“有钱也难投出去”的问题,将为广大创投机构提供一批优质的、符合国家发展方向的好项目,解决钱往哪里投的问题。此外在退出端,重点是拓宽退出渠道,优化创业投资基金的退出政策。
  李春临表示,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完善工作机制,加强统筹协调,还要出台配套措施。看得准的就尽快出台,需要试点的在适当范围要扩大试点范围,形成支持创业投资高质量发展的综合性体系,并加强各项《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跟踪监测,形成工作闭环,以务实有效的措施稳定市场预期、激发创投市场活力。
  李春临表示,当前,我国金融规模体系已经很大了,但融资结构还有待改善。耐心资本的培育对于促进我国创业投资高质量发展和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至关重要。
  耐心资本应该如何培育发展壮大呢?除了充分尊重市场规律以外,政府这只“有形的手”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引导各类资本摒弃“急功近利、快进快出、挣快钱”的浮躁心态,坚持做长期投资、战略投资、价值投资、责任投资。
  下一步,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多措并举,增强创业投资机构筹资长期稳定资金的能力,为发展新质生产力和服务实体经济提供长期稳定的耐心资本。  
国资委:
  鼓励央企利用创业投资基金“投早、投小、投长期、投硬科技”  
  国务院国资委资本运营与收益管理局局长王海琳表示,近年来,中央企业围绕增强核心功能、提高核心竞争力,有序开展了有关基金投资业务,充分利用基金聚集资本、决策灵活、分散风险的优势和特征,通过有效投资积极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截至目前,中央企业共管理了126只创投基金,认缴规模529亿元,已投资金额313亿元,主要投向了先进制造、能源、电子信息等领域,在推动科技攻关、加大科研投入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
  王海琳表示,下一步,国资委将立足自身职责定位,加强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协同,在放宽规模限制、提高出资比例、注重整体业绩和长期回报考核,明确尽职免责容错条件等方面,给予中央企业创投基金更大支持。
  同时,国资委也将指导中央企业用足用好现行相关政策,聚焦主责主业,结合自身优势和条件,利用创业投资基金加大对行业科技领军企业、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的投资力度,鼓励投早、投小、投长期、投硬科技,发挥长期耐心资本作用,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助力培育发展新质生产力,进一步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将研究提高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基金集中度比例上限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政策研究司司长李明肖表示,金融监管总局将持续优化保险资金运用的规则,研究提高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基金集中度的比例上限,更好引导保险资金和相关资管机构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加大创业投资基金的配置力度,积极促进创业投资高质量发展。
  李明肖表示,近期,很多初创期科技企业反映,希望在资本方面获得金融支持。金融监管总局高度重视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小微科创企业的融资诉求,积极顺应市场呼声,正在按照有关安排,研究论证工作方案。深入梳理总结前期上海试点开展的直接股权投资经验,研究扩大试点地区范围,充分发挥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在创业投资、股权投资和企业重组等方面的专业优势,加大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   
证监会:
  正在开展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实物分配股票试点  
  证监会市场监管二司司长吴萌表示,今年一季度末,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管理人有1.25万家,管理的基金有5.5万只,管理的基金规模约14万亿元,其中在信息技术、半导体以及生物医药等重点科创领域在投项目有10.4万个,在投的本金有4.6万亿元,可见我们创投行业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吴萌表示,中国证监会始终高度重视立足资本市场,为创业投资营造更为有力的市场环境,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持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提升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服务覆盖面和精准度,努力为创业投资发挥作用提供更加有效的工具和平台。《关于加强监管防范风险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之后,证监会深入贯彻落实,在各方的支持下加快完善资本市场相关配套政策体系,有针对性地丰富资本市场工具、产品和服务,努力为畅通创业投资的“募投管退”循环提供更加好的市场基础和支撑。
  二是做好差异化监管安排。首先从制度层面来看,去年7月份《私募投资基金的监督管理条例》正式发布,其中明确对创业投资基金实施分类监管,并且还专门设置了专章,在投资范围、投资期限、投资策略等方面都明确了应该符合的相关条件,在登记备案、资金募集、投资运作、风险监测、现场检查等方面也明确了要实施差异化监管和自律管理,对于主要从事长期投资、价值投资、重大科技成果转化的创业投资基金在投资退出方面提供便利。前期证监会也指导中基协进一步完善有关自律规则,比如,对于《登记备案办法》作了修订,其中对创投基金的首期最低实缴资金做了差异化安排。
  三是积极支持行业不断提升自身综合能力。中国证监会加强与有关方面的协同,围绕“募投管退”全链条优化支持政策。引导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投早、投小、投长”,更好体现和发挥耐心资本的作用;同时支持行业提升综合实力,包括建立差异化和前瞻性研究、筛选和估值能力,强化风险管控和合规能力建设,不断提高风险管理和规范运作水平。
  吴萌表示,多措并举,拓宽多元化的退出渠道。比如,证监会正在开展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实物分配股票试点,允许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通过非交易过户的方式向投资者进行分配,这样既丰富了退出的渠道,也有利于缓解对市场的冲击。
  再比如,证监会在七个地方,包括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宁波、江苏、安徽的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私募基金的份额转让试点工作,目前已经完成私募份额转让232亿元。私募份额的质押融资316亿元,这项试点工作也将会有利于支持二手份额转让基金,也就是S基金的进一步发展。
  吴萌表示,会继续保持境外上市通道的畅通。《境内企业境外发行证券和上市管理试行办法》是去年3月份实施的,到上周五(6月21日),一共有158家企业赴境外上市完成备案,其中85家在香港上市,73家在美国上市。
  综合新华社、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