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当年最正确的选择,我读了新闻

摘要:大学毕业工作已经20多年,学新闻,教新闻,研究新闻,我深受新闻专业精神的滋养,一直觉得,当年最正确的选择就是读了新闻,让我能在工作岗位上与广阔的社会和世界有如此紧密的联系,能有不同的思维,走那么多地方,写那么多文字,认识那么多人,并让自己的文字与如此多的人产生奇妙的连接。
图片
吐槽青年出品
新闻专业的衰落和凋零在于,得不断为自身存在的合法性而辩护,为“新闻无学”辩护,为网红随口一句“千万别报新闻学”而辩。问题可能不在那些言论,而在于当下的新闻专业太缺乏自信,虚弱自卑到连这种言论都要辩驳。
去年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主要作者胡福明先生逝世,杜骏飞教授谈起一段往事:昔年,南大曾有某理科权威拿着KPI轻薄文科,谓文科不过是几张稿纸而已,文科副校长当即毫不客气地回答:没有文科的胡福明那几张稿纸,恐怕你连做科研的机会都没有。此人就此噤声。——真是一剑封喉!一篇“社论文章”就能把所有轻薄和鄙视怼回去,这就是自信。可如今,我们可以甩出什么样的作品?那些妖艳的10万+爆款吗,那些新黄色新闻吗?
谁要是说“千万别报经济学”“千万别报医学”“千万别报哲学历史学”,人家专业的人,可能头都不会抬一下,懒得理你,你爱报啥就报啥,专业价值无须去辩护,辩护只会拉低专业品质。谁要是说“哲学无用”“文学无用”“史学无用”,人家会快乐地承认,是的,哲学就是无用之学,无用而有大用,大学通识课每个人都得学,你不学毕不了业。新闻专业听不得“新闻无学”“千万别报”,是因为这个专业被人戳中了脆弱的痛点,踩到了短处,很容易就叫起来了。
多年前有媒体采访一位人文学者,问他:人文学科的成果,无法像自然科学学科那样易于量化,那我们如何看到看待它的价值。那位学者说:人文学科就像是城市外面的一片森林,人们日常生活中看不到它,但它默默调节着城市的温度、湿度和氧气。另一位教授说,说到有用,家里最有用的地方好像就是厕所,最没用的是客厅里挂的那幅画,但客人来了,你是带他欣赏厕所,还是欣赏那幅画?很有意思的比喻。
无论如何,我非常庆幸自己当年的选择,读了新闻。让自己无论身处何种境地,能够感受到那种温度、湿度和氧气的思想滋养。不怯、不慌、不盲从。
图片
这几天复旦中文系的严锋教授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了新闻系,对“新闻系不吃香了吗”这个问题,他说:
读大学的时候,新闻系是文科里最热门的。复旦新闻系当时又是国内最好的,几乎没有之一,新闻系学生的头也是扬得最高的。我后来认识了新闻学院不少师生,确实非常优秀。首先写作能力非常突出。因为写作一贯是新闻专业特训的传统技能,而中文系却有着长期轻视写作的传统,偏重文学史和文学理论。但中文系现在也转向啦,越来越偏向写作。新闻学院师生表达能力也很强,这也是和专业的设置有关,包括朗诵播音这方面的课程,写作和表达,这是一体的两面,也是任何职业发展的基础。新闻学院师生的观察和行动能力也很强,新闻就是要会看,会听,会闻,会跑。这可不是像网络营销号那样坐在家里敲敲键盘,复制剪切黏贴就行了的。如果新闻全出自于网络而不是田野,那这个世界就完了。
旁观者的陌生化视角,常常能洞见某个事物的本质,严锋教授的这个观察,确实是对新闻专业特质的精当概括:能写、表达能力强、观察触角敏感、会跑。这几个方面,正是新闻系的核心知识和专业特质。大学毕业工作已经20多年,学新闻,教新闻,研究新闻,我深受新闻专业精神的滋养,一直觉得,当年最正确的选择就是读了新闻,让我能在工作岗位上与广阔的社会和世界有如此紧密的联系,能有不同的思维,走那么多地方,写那么多文字,认识那么多人,并让自己的文字与如此多的人产生奇妙的连接。
并不是学新闻的非得做新闻,新闻专业的开放性,就在于它有一个开放的选择空间。这个专业所致力于训练的核心知识,让一个人能适配很多高端、高维、高复杂和挑战性的工作。新闻并非无学,而有其他专业不可替代的“大学问”。学新闻和做新闻这么多年,我觉得我起码受益于新闻专业的这三种核心知识:媒介素养、批判性思维和“快思快写快传”的高效输出能力。
图片
其一,媒介素养。尼采说,我们的眼睛就是我们的监狱,而目光所及处,就是监狱的围墙。怎么跳出围墙?需要有开放的媒介视野,现代社会越来越成为一个新闻化、社交化、媒介化的社会,信息方式取代生产方式,“在任何情况中,10%的事件引起了90%的事件,我们忽视了那个10%,却被那90%震惊。” ——如何才能让自己看到那关键性的10%?信息通道决定命运,媒介不仅构成了一种生活的环境,还结构化为一种利益,越能利用和掌握媒介,越与好媒介为伴,便越能获得媒介信息利益。如何Save time而不是被算法Kill time,如何跳出信息茧房和过滤泡看到真实的社会,如何识别“用实话拼凑出的谎言”,如何获得能给自己带来帮助的有效信息,这就是媒介素养所包含的专业知识。
为什么阴谋论如此盛行,是因为阴谋论可以让头脑简单的人觉得自己头脑不再简单。生活中常见的谬误是,人们总认为,两个对立的观点,肯定有一个是对的,半对嘛,也是对。——信息铺天盖地的社交媒体空间,跳出这些认知谬误,需要媒介素养。事实不是在眼前吗?不是有图有真相吗?可事实从不是现成的东西,从不摆置在那里,由静观的认识论来发现。——我们观察世界、认识世界、与人交往,都需要依赖作为中介的媒介。人对世界的认识异常复杂,有不少中介环节,而这些中介环节常常会改变客观实在本身的形态。没有经过媒介素养和新传训练的人,往往没有中介认知,因为现实主义文本的危险正在于,其形式上的透明感,使公众误以为自己接触到了真正的“现实”。
经济学家罗宾逊夫人说:我学经济学,是为了不上经济学家的当。学新闻,看到新闻生产和媒介运作过程,首先也是“不上媒体的当”,在了解支配新闻生产过程的种种框架中揭示媒介的秘密,不被媒介表象所惑。了解媒介运作的机理,新闻传播的框架,新闻生产的机制,舆论传布的规律,才能对媒介信息作出批判性分析,才能看到“真假与对错,是各自独立的”。媒介素养,应该成为人文素养、公民素养、通识知识不可缺少的核心组成部分。
图片
其二,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不是批评、批判和杠精,而是让人明智、通透并做出独立判断的思维,它包括不被人带节奏,不轻易接受没有论据、未经论证的判断,能在别人停止思考的地方多思考一会儿,对观点后的框架有认知,能平等地面对权威,有证据地质疑。当一切都朝一个方向进行时,能够朝相反的方向深深地看一眼。可以说,批判性思维是创造和创新所必备的高阶思维,每个专业领域的创新和突破,每一次科学技术革命,每一个行业的知识迭代,多有批判性思维的贡献,对传统、权威、偏见、主流范式的“批判”。创造型的人格对社会化或文化适应有一种高度的抗拒力,从创意、策划到表达,日常工作也离不开这种思维。
伏尔泰说得好,质疑固然令人不快,但信誓旦旦才更有问题。批判性思维,指向的正是那些经不起质疑拷问的“信誓旦旦”。人们生活中可能都有这样的体验,最怕的可能不是没文化的人,而是脑子里有很多标准答案、自以为很有文化的人,只知其一,固执而愚蠢,无知而自负。知识就是力量,但现实是,无知,却似乎有一种更大的力量,那是一种未经批判性思维训练的无知蒙昧之蛮力。
批判性思维是什么?这可能是我们的文化语境中被误解最深的一个词,它的本质不是反对,而是“不接受”,不接受那些未经思考检验的结论。相比冻结于直觉、惯例和常识中的日常思维,这是一种高级思维,如果说日常思维只是停留于“作出判断”这个一阶层面,那么批判性思维则是一种“二阶思维”,飞跃到第二个阶段,对那些未经审慎思考的判断保持警惕,从而能够“对判断进行判断”。埃隆•马斯克说,批判性思维就像一堵精神防火墙,当有人告诉你一些事情时,你要真正思考,这些事情是否有说服力、是否真实。“精神防火墙”的比喻很形象,这是一种“阻断”的能力,阻断未经思考的结论。批判性的本质,就是“阻断”。
很多学科都能培养人的批判性思维,或者说,批判性思维需要多学科的知识交叉,而新闻学正是这样一个可能专注于训练人之批判性思维的知识交叉地带,具备养成批判视角所有的交叉优势。一个有着强理论框架的专业,比如经济或者法律,由于专业框架过于强大,容易形成专业主导性的、固化的思维框架,形成经济学帝国主义、法律化思维、社会学想象力,“专业化”压倒“批判性”,专业形成知识封闭,拿着“专业”这个锤子去敲敲任何东西。而新闻作为交叉地带,在文学哲人文社科的多元知识混杂中形成了一种开放认知,这种开放性的心智结构正是批判性思维最好的知识背景。
图片
其三,快思、快写、快传的高效输出能力,在时效压力的训练下,成为三位一体的快思手、快枪手、快传手。读书要进得去,还要出得来,很多专业都训练人的写作能力,不过中文训练的是文字功底,法律、经济、社会学的写作都带着自身专业的学院胎记,而围绕着新闻的写作训练,则是一种最接近公众日常表达的公民表达实用写作:交流、说服、效率。比如新闻实务课程中的评论写作,就是一种通识化的写作,高考作文、考研、申论等,都需要写作评论,因为评论能综合地体现一个人的理论、思维、分析、判断和表达能力。面对一个问题,快速思考快速成文,倚马可待,有效率地实现传播和说服,这正是新闻训练的核心能力。
作家叶开一句话说得很好,为什么我们需要写作?它是打破人生瓶颈的最好工具,是人生的通用能力。在现代教育体系中,基本上大家都被框定在一个职业范畴内,很少在固定之后再打破,写作是人类文明的底层技术,它是通用能力,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写作和表达能力都是给人加分的。只有这个通用能力,能够在我们成年职业固化之后,突破你的天花板,让你跨过职业之间的鸿沟。写作是新闻训练的核心内容,公共写作是新闻专业的优势。
图片
学经济的当记者,外专业能进入新闻业,学新闻的也能进入其他专业啊?拥有媒介素养、批判性思维和写作能力的,做经济领域的工作,会比纯经济学毕业的有一定优势。掌握这三种核心知识,可以驾驭很多专业工作。新闻是一个开放的专业,欢迎其他专业进入,也能够自如地“进入”其他专业,这才是平等的开放,而不是“只能别人干你的工作、你干不了别人工作”的单向开放。
广外的陆扶民教授做了一个研究,值得学新闻的孩子们参考,他的研究表明,新闻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职业,但却是一个好的“起点职业”,把这个职业作为起点,积累了媒介素养、人脉资源和传播资本后,可以在很多高端职位更有竞争优势,作为跳板转型时有更好的职业前景。专业决定就业,就业决定命运,在跳槽频繁的语境下,这种认知可能需要改变了,职业选择很多时候不是一步到位,需要长远规划。
常有人说学新闻缺乏专业自信,容易有专业上的挫败感。如果你寄望着这个专业能给你很硬的专业知识从而去树立自信,那就错了,这个专业的自信,需要你自己在大学开放的知识场域中去树立。新闻专业给你创造了自由宽松的氛围,开放的实践平台,“见什么都不怯”的专业气场,还有专业主义精神的启蒙和熏陶。――但更多的专业资本和学问架构,需要你自己去填充。一所大学的新闻学院,往往是这所大学选课最自由、管理最宽松、最尊重学生自主选择的学院,这种自由用得好,能通过四年的培养塑造出一个有自由灵魂的通才,用得不好,那就是什么也没学到、到媒体就业时被其他专业学生碾压的庸才。
这些想清楚后,在人生重大选择的那一栏写上:新闻。到大城市,到最好的新闻学院,与一群自由奔放、心系公共的灵魂相遇。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欢迎你!森林大学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