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大党的“逆袭”?印度国会下院将迎10年来首位反对党领袖

全文2639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印度国大党宣布拉胡尔·甘地将成为第18届印度人民院反对党领袖,成为10年来首位国会下院反对党领袖。

02拉胡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反对党和执政党应在信任基础上开展合作,允许反对派声音在院内代表。

03由于国大党在2024年大选中提名的候选人中有99人进入人民院,占比达到18%,成功获得任命反对党领袖资格。

04作为反对党领袖,拉胡尔将出席重要会议,如任命选举委员会首席专员和印度中央调查局局长的会议。

05专家分析认为,拉胡尔的任命将提供更大的辩论空间,使政府难以在未经讨论的情况下通过法案。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当地时间2024年6月4日,印度新德里,印度主要反对党国大党领袖拉胡尔·甘地举行新闻发布会。 澎湃影像 图
6月25日,印度国大党宣布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已同意担任第18届印度人民院反对党领袖。他将成为印度10年来首位国会下院反对党领袖,也被认为是国大党复兴的标志。
过去10年,作为最大反对党的国大党在前两届议会选举中分别取得44个、52个议席,在人民院议员总数所占比例不足10%,未达到任命反对党领袖的条件,人民院的反对党领袖一职因此一直空缺。
据印度《印刷报》6月25日报道,国大党秘书长K.C韦努戈帕尔向媒体表示,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的母亲索尼娅·甘地已将由拉胡尔·甘地担任反对党领袖这一决定转达给人民院临时议长。此前,6月8日,国大党工作委员会一致通过决议,要求拉胡尔·甘地担任反对党领袖。
拉胡尔“新的信心”
拉胡尔26日首次在新一届人民院亮相发言时说道,反对党和执政党“在信任的基础上开展合作非常重要”,“允许反对派的声音在本院有代表,也非常重要”。
2024年大选中,国大党提名的候选人中有99人进入人民院,在人民院议员总数中占比达到18%,成功获得了任命反对党领袖的资格。人民院反对党领袖是一个宪定职位,并依据“1977年反对党领袖工资和津贴法案”得到正式承认。这是一个相当于内阁部长级别的职务。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拉胡尔现在将担任能做出关键任命的委员会的成员,并充当制衡总理的角色。
作为反对党领袖,拉胡尔·甘地可以出席一些重要会议,包括任命选举委员会首席专员和印度中央调查局(CBI)局长的会议。出席选举委员会首席专员任命会议的官员还包括总理莫迪和一位内阁部长;印度中央调查局(CBI)局长的任命会议的出席者则包括总理莫迪和印度首席大法官。
在国大党工作委员会6月8日做出决议后,拉胡尔·甘地在出任反对党领袖上仍显犹豫。拉胡尔曾于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他尚未做出决定。国大党消息人士称,拉胡尔是希望在做出决定之前仔细考虑,因为他也是国大党的领袖,需要集中精力加强该党在印度全国的影响力。
拉胡尔于2004年首次当选人民院议员。2009年,国大党执政期间,拉胡尔被邀请入阁担任部长,但他拒绝了,强调他希望专注于提高印度年轻人对政治的参与度。
据BBC报道,曾撰写有关拉胡尔著作的印度政治记者苏家塔(Sugata Srinivasaraju)表示,拉胡尔的新角色也将帮助他恢复自身身为政治领袖的形象。苏家塔告诉BBC,这份新工作带来了巨大的责任。他期望拉胡尔在人民院中展现出更有条不紊、勤奋和耐心的品质,这是他在过去20年里甚少展现的。苏家塔分析说,接受新角色的决定表明拉胡尔有了新的信心。
据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拉胡尔是印度著名政治家族“尼赫鲁-甘地家族”的继承人,他2004年初涉政坛之际就被视为印度的未来领导人。拉胡尔1970年出生,他的祖母英迪拉·甘地当时是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是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的女儿。
1984年,英迪拉·甘地死于刺杀。7年后,拉胡尔20岁时,父亲拉吉夫·甘地被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暗杀。当时在哈佛大学求学的拉胡尔因此辍学。拉胡尔后来到美国佛罗里达罗林斯学院完成本科学业,之后在剑桥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他在伦敦担任过管理顾问,随后回到印度从政。
作为家族政治传人,拉胡尔常被政敌攻击。比如,他用印地语发表演讲时经常词不达意,曾被莫迪嘲讽为“傻瓜”。 在2019年大选中,由于印人党政治新星斯姆丽蒂·伊拉尼的出现,拉胡尔输掉了过去一直属于国大党的北方邦阿梅提的席位。
据半岛电视台3月报道,此前,为了宣扬国大党以及反对党联盟“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INDIA)”的理念,拉胡尔从印度东部一路徒步到西部,横跨6600公里。他在全国游历期间提出承诺,要为妇女、青年、农民、劳动者提供 “正义的支柱”,实现公平正义。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刘宗义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拉胡尔的这些行动让外界对他“刮目相看”。
政治评论员乔杜里(Neerja Chowdhury)对BBC说,更强大的反对派将提供更大的辩论空间,使政府难以在未经讨论的情况下通过法案。她补充说:“对于执政的多数派来说,暂停和取消议员的资格也将更加困难。”去年,143名反对党成员因抗议议会出现“安全漏洞(a security breach)”而被停职,之后议会几乎没有进行任何辩论就通过了一些重要法案,其中包括旨在取代印度现行刑法的法案。
国大党终于摆脱颓势?
参考消息网报道引述印度《商队》杂志政治编辑哈尔托什·巴尔的话说,最新的选举结果“意味着人们将以更严肃的政治态度看待拉胡尔·甘地……但这个胜利是有限的,(毕竟更多的原因是)印人党的表现不及预期。”
据《卫报》报道,政治分析家阿西姆·阿里(Asim Ali)说,“国大党自1994年以来一直在衰落,所以这次结果是一个重大的例外。”阿里分析说,即使拉胡尔仍然远不及莫迪受欢迎,但与2019年不同,在这次大选中,拉胡尔已能够向人们传达信息,表明他将长期留在民众身边,并为他们而奋斗。据参考消息网报道,新德里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研究员拉希德·基德瓦伊说:“这次拉胡尔获得的选票至少增加1700万张,这是非常可观的。”
外界曾以为国大党和其他反对党很难在2024年大选中获得好的成绩。据《卫报》报道,莫迪和印人党政府被指以国家权力打压政敌,包括使用骚扰、监禁、恐吓等手段。国大党作为反对党阵营中的唯一全国性政党,有着组织涣散、软弱无能、缺乏领导力等负面标签。
然而,国大党等反对党在本届大选中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与2019年大选不同,反对党尤其是国大党、社会党等政党通过讨论失业、通货膨胀和种姓制度等议题,成功从莫迪阵营那里夺得了一些话语权,甚至在印度政治影响力最大的两个邦——北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从印人党手中夺走了大量选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张书剑对澎湃新闻表示,北方邦本被认为是“印度教民族主义治理方式的试验场地”,北方邦首席部长约吉·阿迪亚纳斯更被认为是莫迪可能的继承者。“这里有中央政府提供的民生福利方面的财政支持,政府推动了打击少数宗教控制的非正规组织的叙事,还有很多印度教民族主义立场的‘护牛’、‘风纪检查’民间行动,形成了对印人党很大的支持声浪。然而,印人党2024年大选却在北方邦打了败仗。”
分析指出,北方邦的社会问题压过了印度教民族主义的热潮,反对党成功抓住了有关议题拓宽力量。据《卫报》报道,拉胡尔和社会党领袖阿基莱什·亚达夫(Akhilesh Yadav)强调北方邦存在长期失业、落后种性保护丧失等问题,最终成功赢得了许多民众的支持,让过去曾投给印人党的落后种性背景选民转投反对党。
国大党、社会党等反对党近来也在加强联系。据《印度教徒报》(The Hindu)报道,拉胡尔在6月19日迎来了54岁生日,反对党领导人纷纷表示祝福。作为北方邦国会议员,拉胡尔在回应社会党领袖亚达夫的祝福时表达了对两个政党加强合作的意愿。《卫报》报道说,在很多人看来,拉胡尔将成为反对党联盟“INDIA”的正式领导人,接过维持联盟团结这一“棘手的工作”。